hhbw6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逢春 ptt-第265章 不見讀書-b154q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
“为……为什么?”静纯竭力拽着勒住脖颈的汗巾,艰难问道。
慈宁师太冷笑着收紧汗巾:“还是到了地下找你静怡师姐问问为什么吧,看她想明白没。”
也许是面临死亡激发了人的潜能,静纯睁大着眼睛,一下子想到了静怡师姐是谁。
那时她才六七岁,印象中静怡师姐与静心师姐关系很好,总是形影不离。
后来静怡师姐被选中去打理药园,静心师姐还失落了一阵子,没过多久静心师姐就进了药园。
因为年纪小,她从没想过静怡师姐去了哪里,等三年后静心师姐出来,更是忘记了静怡师姐的存在。
这一刻,她全想了起来。
原来静怡师姐早就死了吗……
静纯双手死死扒着汗巾,发出痛苦的呜咽。
————
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扭曲狰狞,正是她这些日子噩梦的源头。
如果死掉就不用再见到这张脸,也很好吧——这个念头晃过之际,慈宁师太从静纯眼前飞了出去。
一个蒙面黑衣少女出现在静纯面前。
冯施主?
小尼僧眨眨眼,以为临死出现了幻觉。
补天传说之扑朔迷离
“快跑,往庵外跑。”小鱼语气平静提醒。
听到声音,静纯反应过来这不是冯施主,可等她想仔细瞧一瞧,那黑衣少女已经不见了。
她再次觉得出现了幻觉,而脖颈处少了束缚重获自由,令她求生本能爆发。
静纯迅速冲出小楼,一直跑到院门口。
院门竟然是敞开的,静纯一阵风跑了出去。
慈宁师太从眩晕中缓过来,顾不得思考怎么飞起来的,急慌慌追了出去。
静纯在前边跑,慈宁师太在后边追。
路过的尼僧看到这情景,一时不知发生了什么。
“拦住她!”慈宁师太指着前方的静纯,厉声喊道。
两名路过尼僧下意识去拦。
作为梅花庵主事,慈宁师太的权威毋庸置疑。
静纯被一名尼僧拽住了胳膊。
“慈宁师叔要杀我!”静纯大喊。
那名尼僧惊得松开手,待回神,静纯已经跑远了。
慈宁师太追上来,瞪了尼僧一眼:“废物!”
眼见慈宁师太跑过去,那名尼僧怔怔看向身边尼僧:“师姐,慈宁师叔怎么了?”
平日慈宁师叔虽严厉,却有高僧风范,可现在竟然脱口骂她废物,这与俗世中人有何分别……
另一名尼僧面露不安:“跟上去看看吧。”
首席保镖,柔心噬骨 秋,风吹过
自从静心被带走,庵中尼僧心头就笼罩了一层阴云,见这情形便预感有不好的事发生。
静纯几乎是豁出命奔跑,许是上天眷顾,竟一路跑到了庵门处。
紧闭的庵门没有令她停下脚步,她直直冲过去用力拉门。
“拦下她!”慈宁师太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喉咙似有火烧。
守门尼僧一把抱住了静纯。
九脈劍神 早起的大蟲
单薄瘦小的身子被一双大手死死按住,挣脱不得。
静纯脸上露出绝望。
还是逃不掉吗?
萌寶當家:驅魔媽咪酷爹地 艾米梨
慈宁师太停下来喘着粗气,满脸狠戾。
就在这时,庵门被敲响了。
咚咚咚的敲门声令静纯眼中迸出惊喜光芒,却令慈宁师太面色大变。
因为无人应答,敲门声变成了拍门声。
“开门,开门!”
静纯张口要喊,被守门尼僧一把捂住嘴。
慈宁师太平复了一下气息,问道:“谁?”
“官府的,快开门!”外面的声音带着不耐。
慈宁师太眼神一紧,低声交代跟过来的那些尼僧:“先把静纯带去思过堂看好。”
地下荒陵 野草要睡
几名尼僧不明所以,自是听从吩咐。
“呜呜呜——”静纯被堵住了嘴喊不出来,冲着庵门方向挣扎。
慈宁师太紧紧盯着静纯,防止再出意外情况。
就在众尼注意力都被静纯吸引时,紧闭的庵门突然开了。
拍门的人一个趔趄险些栽倒,看清庵中情形喝道:“你们在干什么?”
一队官差快步走了进来。
后面跟着不少百姓,站在门口往内探望。
慈宁师太强作镇定,淡淡道:“庵中正处置犯错弟子,不知各位施主前来何事?”
“你是庵中主事?”领头官差问。
御君有术,重生嫡女不打折 佰千禾
慈宁师太点头:“正是。”
“那就跟我们走一趟吧,贵庵弟子静尘状告你等把弟子困在药园割肉放血。”
此话一出,庵中尼僧大惊,按着静纯的尼僧下意识松手。
静纯带着哭腔高喊:“救救小尼,慈宁师叔要杀我!”
跟来看热闹的百姓立刻七嘴八舌议论起来。
明日歌·山河曲
“怎么样,官老爷一说那名小尼姑妖言惑众,我就知道是真的了。”
“可不是,这些话都得反着听。”
“真没想到一个看起来与世无争的尼姑庵竟是个吃人的狼窝……”
……
庵中尼僧听着这些议论,个个手足无措。
领头官差得过上峰交代行动要速战速决,不能闹大。
他一挥手:“都带回去!”
卿本如花
看热闹的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那个小尼姑不是状告庵主吗,怎么只带走主事呢?”
领头官差看向人群,只见乌压压一片全是好奇兴奋的脸,根本找不出喊话的人。
他略一犹豫,问慈宁师太:“贵庵庵主呢?”
到了这时候慈宁师太心知顶不住,交代了庵主住处。
“麻烦请庵主出来。”
慈宁师太撑着平静表情吩咐尼僧:“去把情况告诉庵主吧。”
眼见一名尼僧往内走去,领头官差交代几名衙役:“你们在这里等着,人出来后就直接带回衙门。”
“是。”
领头官差带着慈宁师太与静纯赶往衙门,留了数名衙役等着庵主,这可把看热闹的百姓为难住了。
到底是跟着回衙门看热闹,还是留下看热闹呢?
犹豫了一会儿,绝大部分人都跟着走了,只有不多的人留下来。
反正庵主会被官差带回衙门的,错过旁听审案就太可惜了。
留下的几名官差久久不见庵主现身,不耐烦问:“怎么还不来?”
一名年纪稍长的尼僧念了声佛号:“几位稍等,贫尼去看看。”
尼僧往里走了一段路,那名去请庵主的尼僧就迎面匆匆跑来。
“庵主呢?”尼僧不安问。
跑来的尼僧面色发白,气喘吁吁道:“庵主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