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0xeg优美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討論-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展示-f0hcd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魏征知道,当恩师让自己来主持这交易所的规章贯彻开始,就说明恩师已经痛下决心,要整肃交易所的乱象了。
他倒是心里对恩师钦佩起来。
因为有些话他是没有说的,陈家乃是交易所的庄家,许多股票的涨跌,都和陈家息息相关,就算不少恶意的操控并非是陈家故意为之,可陈家总是能从中谋取大利。
而恩师既然愿意壮士断腕,可见恩师是个谋虑长远之人,他轻松起来,听这陈正泰感慨着当初的陈家与自己从前坎坷的身世,便不禁苦笑道:“良禽择木而栖,若遇明主,便竭力辅之,才不枉此生。”
这便是这个时代的价值观。
倘若换做是在宋朝,像魏征这样的二五仔,跟了谁之后便投降,降了之后便重新获得重用,在这个道德观念之后,依旧不失成为贤明的臣子。
这样的际遇,在理学昌明之后,怕是少不得背负上三姓家奴的骂名。
陈正泰听着却是陷入深思,忍不住道:“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此言正合我心。只是……我有些想不明白,谁为佳木,谁又是贤主呢?玄成心里可有论断吗?”
第九卷 第08章~ 完結
魏征毫不犹豫的就道:“赢的那个。”
陈正泰:“……”
见陈正泰有点懵逼,魏征却是耐心地道:“恩师,谁贤谁暗,这本就是没有定论的事,同样的一件事,开拓运河,隋炀帝做出来,那便是鞭挞天下,百姓苦不堪言。可运河的重要,在我大唐又何尝没有显见呢?而今我大唐不也尽力在此基础上,坚持不懈的疏浚、修整和开凿?可是这样的事,当今陛下做出来,就成了奠万世基业,大惠天下了。可见不同的人,做同样的事,会有不同的定论。而最终定论是什么,不是看其初心,也非看其成果,而在于成败。贤臣跟着赢的一方,去施展自己的抱负,建立自己的功业,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陈正泰立马翘起了大拇指,笑道:“你这样一说,我心里便舒坦多了。”
魏征微笑道:“只是别人可以跟着赢的一方,恩师与学生,现在却没有选择了。良禽可以择木,良臣可以择主,可做人的女婿即为半子,为人的弟子,便要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所以而今恩师必须对陛下忠臣,而学生只能对恩师忠臣,如若不然,天也要厌了。”
“咳咳……”陈正泰道:“这确实不一样,好啦,听了你的议论,令我茅塞顿开,你且去忙吧,好好的干。”
魏征行了个礼,瞥了一眼武珝,武珝立即跪坐的更直一些,魏征这才施施然地走出了书斋。
陈正泰不禁唏嘘道:“好歹我也是他的老师,他倒好,却来教训我,还令我茅塞顿开。我感觉玄成不尊重我。”
有时候……好像是会有这样的感觉。
武珝便道:“三人行,必有我师。”
“这是胡话。”陈正泰站在自己的阶级立场,毫不犹豫抨击这个思想,一脸认真地道:“师就是师,弟子就是弟子,怎么能这样胡乱论断呢?这样说来,岂不天下人人都是我师,人人也都是我的弟子?武珝,你到底是站哪边的?”
武珝歪头,想了想:“赢的那边。”
武珝见陈正泰隐有动怒的迹象,便连忙解释道:“恩师,玄成师兄只是随意发出一些感慨而已,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他对你可是敬佩了,一直教诲我,说是事师如父,切切要像子女一般的侍奉着自己的恩师。”
陈正泰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倒不是他小气啊,这就好像一个人端了十年盘子,切了十年的菜,在新东方烹饪学院进修了十五年,最终成为一代厨神,而后一个杠精跑过来,特装逼的来一句:这个世上根本没有厨神,或者来一句:人人都是厨神。
丐世英 sisimo
你说这样的人该不该打?
陈正泰不过略有牢骚而已,已经很有修养和道德了。
武珝随即道:“只是恩师,你不是说要用看不见的手来操控吗?这看不见的手呢?”
陈正泰一脸无语,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她道:“都说了是看不见的了。”
武珝想了想:“我的意思是……”
“我懂你的意思。”陈正泰道:“你还没明白吗?玄成就是我那看不见的手啊,你等着瞧吧,下一批极精瓷的数目,再加一倍,给我送一万件来……我不但要大卖,还要让市面上的精瓷统统都涨起来。”
师兄就是看不见的手?
难怪恩师说得了师兄,如得一臂呢?
只是……这又与师兄有什么关系呢?
大明不可能這麽富
可是武珝见陈正泰自信满满的样子,又越发觉得恩师深不可测了。
大武神
魏征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此前他对交易所已经进行过仔细的调查,对于交易所中的乱象一清二楚,于是得了陈正泰的委派后,便立即坐镇交易所,开始进行整治。
而另一边,那卢文胜已经开始变得犹豫了起来,因为他察觉到……最近的精瓷价格好像略有回调的迹象。
自己的手里,还有一只鸡瓶呢。
卖不卖呢?
不卖,谁晓得将来还会不会继续价格下跌?
可若是卖,又实在舍不得。
他是亲眼见证自己七贯买来的瓶儿,价格一下子涨到了十七贯,此后这十七贯,又变成了现今的二十贯。
这样的好事,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着的啊。
再加上自己的好友,那陆成章,因得了虎瓶,如今已是置办了新的大宅院,家里雇请了十几个奴仆,出入都是最新的四轮马车。
从前陆成章这么一个八九品的小官,在他的面前还颇显寒酸,而如今阔气了不少,隔三差五的就请他去喝酒,开的酒,还都是陈氏二十五年的闷倒驴佳酿。
当然,这二十五年佳酿,卢文胜觉得有些可疑,陈家已经酿了二十五年的酒了吗?这闷倒驴,也才出四五年吧?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其实市面上也出现了许多理智的声音。
现如今,已有不少人家拥有精瓷了,而且现在看来,陈家精瓷的产量并没有大家预料的那样低下,这精瓷,根本就是陈家用来诓骗大家的。
当然,这种声音虽是出现,现在却非主流,只是或多或少让卢文胜心里有些犹豫罢了。
还是再等等看,再等等吧……
紧接着,新的一批精瓷……又准备开售了。
卢文胜决定去观望一下风向。
这一天,他清早就出了门,直接到了那平安坊,一门心思的想着在此守候,能买到固然要买的,不能买到,也没什么所谓!
破滅諸天
毕竟现在价格还是在二十贯,而陈家这里,只卖七贯而已。
到了平安坊这里后,他觉得这里虽已来了许多人,可看样子,热情却消散了许多,这令他更是忧心忡忡了。
………………
在宫中。
李世民清早就将太子李承乾叫到了紫薇殿。
李承乾到了李世民的跟前,规规矩矩地朝李世民行了个礼,道:“父皇身子好些了吗?”
“已好的七七八八了。”李世民显得很精神,现在他的伤口几乎已经愈合,此时他的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自己的儿子,道:“朕听闻,你现在和陈正泰合伙起来,做陶瓷的买卖?”
“是精瓷,不是陶瓷。”李承乾很认真地纠正李世民。
开玩笑,一字一差,价格差之千里的,好吧!
李世民则是皱眉道:“收获不小吧。”
李承乾想了想道:“也不算多,上月纯利十一万贯吧。不过随着产量不断的增长,今岁有望能分三十万贯的红利,将来……可能更多一些。”
李世民心里立马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岂不是说……只一个买卖,若是能长久做下去,随随便便一年都有数百上千万贯?
不过心里震惊归震惊,李世民淡淡一笑道:“可以长久吗?”
李承乾想也不想便道:“师兄说未来可以长久的。”
李世民觉得匪夷所思,忍不住道:“朕听闻,一个精瓷,你们也就卖七贯,若是这个月,你们能有六十万贯的纯利,岂不是打算这个月要卖十万件瓷器?这还不算人工和转运的成本了。”
“精瓷本就不值钱,不过是挖了土,烧制出来的。”李承乾认真的道:“至于水运,也可将价格降到最低,这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李世民道:“朕要问的不是这个,朕要问的是……这长安才多少人,就算是全天下,会舍得花七贯钱买精瓷的人,又有多少?一个月下来,若是能卖十万件,只怕用不了几个月,该买的人都统统买了,那你们的利润,能维持几月呢?”
“这……”李承乾直接被问懵了,这个问题,他还真的没有想过,最后却是嘴硬道:“反正师兄说有的是人买,想来他一定有道理的。”
李世民一脸无语!
自己的儿子,连简单的算术都不会啊,张口闭口就只说陈正泰如何如何!
于是他不由气恼地道:“这等事,只需懂得简单的加减便可心里了然,你就只会说陈正泰说的都有理,那要是陈正泰让你吃粪,你吃不吃?”
李承乾犹豫了一下,艰难的道:“如若师兄有理由的话,儿臣吃。”
李世民:“……”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张千在旁呵呵干笑道:“陛下不要动怒,今日……陈家不是又有一批精瓷要上市了吗?奴听说,现在精瓷的价格已略有回调了,而今又上了这么多的货,听闻有上万件呢,奴心里在想……这么多新货上来,这市场上的精瓷只怕要暴跌了,到时候……一旦暴跌,大家就会都急着将手头上的精瓷卖掉了,这价格只怕就要一泻千里了吧。”
李世民颔首,根据他的计算,大抵也是如此。
于是他瞪了李承乾一眼,恼怒地道:“今日就让你知道,到底是父皇对,还是你师兄对。你师兄固然聪明,这一点,朕也是赞赏的,可朕戎马一生,治理天下多年,什么世面不曾见过?你们两个人哪,还是太嫩了一些,以为买卖就是加减这样简单吗?给朕好好坐在此等着,张千,你去打探一下。”
张千便笑嘻嘻的道:“喏。”
他心里则是想着,要不,咱这里还有不少精瓷呢,是不是趁此机会赶紧卖了得了。
…………
此时,在精瓷店的外头,依旧还是大排长龙。
卢文胜就在其中。
只一会儿的工夫,这队伍已越排越长了。
等到开售的时候,众人纷纷进去,卢文胜的队伍前头,则还有二里之长,他自己也不知自己是否能买到。
倒是在这个时候,却是在出入店门的门口,已有不少的商贩在此蹲守了。
但凡是买了瓷瓶的,这些商贩便立马上前搭讪:“兄台买的是什么瓶,这瓶儿卖不卖?十九贯八百文,我要了。”
那买了瓶的人显得有些犹豫,有的人抱着瓶匆匆就走,也有人留下来,和那些商贩谈价钱。
可这样的商贩,突然越来越多,见买瓶的人愿意停留,居然许多人凑了上去,另一个道:“罢了,我出二十贯吧,要卖便卖。”
“是我先来的。”
“这等事,哪里有什么先来后到呢?”
这时候……买了瓶的人觉得诡异起来,因为此前市场上的许多流言蜚语,在此时似乎有些不堪一击了。
很显然,大家依旧还在疯狂的求瓶子啊。
于是这人索性抱着瓶,转身便走,只不冷不热地丢下一句话:“不卖了。”
也有不少商贩,一个个的给排在前头的人发名帖,口里道:“我是周氏精瓷铺的,客官若是买了瓶,可到我那铺子去兜售,价格好商量。”
以至于排到了二里外的卢文胜,此时也觉得匪夷所思起来。
不对呀,怎么这些精瓷商,又开始大肆收购精瓷了?
按理来说,听闻这一次陈家运来了许多的货呢。
便连他,竟也收到了三四张名帖,上头有姓名,有他们店铺的地址。
暗蚀
卢文胜越发的觉得不可思议。
却在这时,那陈家的恶奴陈福,已带着一群人,提着棍子来了,边走,边口里大骂着:“谁再敢来这里收瓶子,便打断谁的腿。狗一样的东西,瞎了眼吗?敢将买卖做到了我们陈家的门口来了?队伍都排好,谁插队,就问问爹爹我手里的铁棍答应不答应。”
那些商贩吓的脸色铁青,立马一哄而散。
到了傍晚时分,卢文胜沮丧的发现,排到了自己前头七八个人时,这精瓷已经售罄了,而自己的后头,更不知排了多少人,一听闻店里挂了售罄的牌子,顿时骂声一片。
修真归来
却在此时,数不清收瓶子的人见陈家关了门,不管事了。却是一个个见缝插针的出现,口里吆喝着:“收瓶,收瓶,鸡、牛、兔、狗、马二十贯一个,龙蛇加一贯,有没有虎瓶,谁有虎瓶……”
二十贯……
似乎价格有开始回升的征兆了。
虽然只是略有回升。
甚至……还有人直接喊出:“二十一贯,二十一贯,全长安,只此一家了,二十一贯,有没有人卖的?”
卢文胜的脑袋又发懵了。
这……市面上如今有这么多的瓶子,大家还在疯抢?
當時年少經年不遇
他头晕乎乎的,百思不得其解,只是在此时,却只一个念头,家里那瓶儿,一定要藏好了。
不卖,打死都不卖,虽然这回没买到瓶儿,心里略有遗憾,可他很清楚,现在能到陈家买瓶的,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事,可无论如何,自己家里还有一个瓶儿,总也没吃亏的。
…………
这时候,各家的精瓷店里,已是人满为患了。
因为店家都在拼命的想收瓷瓶,收到越多越好。
这一次陈家供了这么多的货,按理来说,会有许多人买了瓶儿来脱手的。
只不过……他们悲哀的发现,市面上能收到的瓶子并不多,绝大多数人买了瓶儿,还是回家藏着去了。
虽偶有一些人,希望换成现钱,可见商家们收购的急迫,却也拼了命的谈价:“隔壁都二十一贯收了,你这才二十贯七百文,我去隔壁去。”
“客官留步,那我也二十一贯。”
“不,二十一贯五百文。”
“这……你四处去打听打听……根本卖不到这个价。”
黑道校草的黑道校花 冷依依
“那我不卖了。”
“等等,等等……好,二十一贯,再添五百文,我要亏死了。”
“我改主意啦,二十二贯你买不买?”
“你……言而无信。”
“二十一贯五百文你都收,可见你一定有利可图,我才不卖呢,其实我就是带我瓶儿来四处问问价的,哈哈……我发财了。”
“来人,来人,将这混账打出去。”
这一切都显得匪夷所思,可偏偏,满长安大抵都是如此,人们像疯了一般,而商家们,则想尽办法的去收购,此时……市场已经开始变得狂热起来。
………………
第一章送到,五千字大章,咱们继续坚持,求点订阅和月票,你看老虎从不求人打赏的,但是订阅和月票是读者的本份,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