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uru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都市最強狂婿 愛下-第四百三十七章 故意上當相伴-t7ft8

都市最強狂婿
小說推薦都市最強狂婿
听到这话,再想到已经剩余不多的时间,夜樱开始着急了。
虽然她知道这样的行为是种冒险,但想到不冒险的后果,她想想最后还是给出一些边缘消息。
“不仅仅是这些,还有一个玻璃容器,里面有个人。”
陈天意外这女人的回答,尤其听到容器,他更是下意识追问。
“是不是一个圆形的罐体,里面装着一个缺失心脏的人?”
面对追问,夜樱犹豫,可看到陈天的认真,她就点了点头。
“没错,但剩余的我不会再告诉你了,除非你能帮我。”
夜樱的回答很认真,可陈天却收起刚刚的惊喜,转而思考起来。
虽然在放走陈兴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一切都是一场局,但想到夜樱是黑影请来的外援杀手,以及这女人之前做过的一些出格事情,他就觉得这应该是个突破机会。
只是就算这样,他也没有轻易相信对方。
毕竟黑影的狡猾他已经不止一次的领教过,尤其是在这个关键时候,他就算相信这是个机会,此刻也不会这么轻易的答应,所以对于夜樱的着急,他就直接选择了忽视。
霸道冷酷总裁的小娇妻 子妞
“如果你真看到了这个罐体,接下来我的确可以帮你,但我刚刚已经说过,我需要两个条件同时满足才能答应你,所以你现在还需要回答我另外一个问题。”
陈天的话让夜樱变脸,尤其想到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她更是下意识露出不悦。
“你在为难我?还是你不想跟我交易?”
面对质问,陈天先看了一圈周围,在确定没有出现危险之后,他跟着露出冷笑。
邪王狂妃:絕色聖靈師 月洛梟
“我想不想跟你交易是我的事,而不用你来质问我。”
“还有,我最后给你一次坦白的机会,告诉我今天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找我,否则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也不会出手帮你。相反,如果你说不出理由,接下来可能用不了十分钟,我就会先将你擒获,之后再慢慢询问你消息。”
陈天的话让夜樱生气,可她却没有去反驳。
尤其在她清楚陈天的确这样做之后,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争取这一次交易的机会。
“原本的计划的确不是这样的,我原来在得知你今天会来这个酒吧之后,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过来杀你,可没想到就在我即将出发的时候,我却意外得知今天的计划根本就是一个针对我的局。”
“我不知道你清不清楚我的身份,但在我连续违反他们命令的情况下,我已经让他们极度不满了。”
“我以为他们会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上,不会对我怎么样,可我却没想到他们的底线却远超我的想象。”
听到这话,陈天惊讶,但却没有没有相信,而是继续询问。
尤其是这女人在临走前才知道消息,这就更让他怀疑了。
“你刚刚说你是临时得到的消息,那么这消息是谁给你的?还有,你说要来这杀我,你凭什么确定我今天一定就会出现?”
面对反问,已经再次妥协的夜樱没有犹豫,当即开口回答。
“消息是我通过特殊渠道知道的,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但他的作用也只是通知我消息,而不能救我。”
擒妻36计
“我之所以确定你今天会来这,不是因为的,就是跟依柔有关。”
“我知道依柔跟你走的很近,可同样她也认识我,并给我提供了几次杀你的消息,鉴于之前的信任,这次我相信她也没有骗我。”
陈天再次惊讶这个回答,尤其是最后那句,更是让他瞬间明白夜樱这女人为什么每次都能准确找到自己的位置进行刺杀了。
虽然他不知道依柔这样做是不是有理由的,但想到这女人的做法,他立刻冷哼一声。
“看来你们的关系不简单啊,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让她救你?”
面对质问,夜樱为难,但很快却摇头回答:“我从来没有相信过她,尤其在我得知这次他们要杀我的时候,我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她。”
帝子江湖
夜樱这女人虽然执拗,但却不傻,尤其在明白这是一个局之后,她很快就明白这可能是依柔设计陷害她。
虽然陈天不知道这消息可不可靠,但想到依柔很可能这样做,他就立刻点了点头。
“这个理由勉强算过了,但后面你还没说为什么要找我?难道你就不怕我会直接出手抓你吗?”
终极花王
天天壹笑
听到这话,夜樱没有高兴,反而再次露出认真。
“不,你不会杀我,尤其在你之前差点得手的时候,你原本有着可以直接杀我的机会,你不但没有没有这样做,反而还因此让我得救,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应该对我有什么目的。”
“至于我为什么找你,最大的原因就是我当时已经没有了选择,只能通过你来解决这件事,所以我就装作故意上当,然后提前在路上甩开他们的眼线,这才争取了十分钟见面的时间。”
筆屍 漿糊兄
夜樱的思维很清晰,完全匹配不上之前她的冲动。
尤其想到之前对这女人的判断,他想想就追问一句。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杀我?或者换句话,如果这次我救了你,后面你会不会杀我了?”
听到这话,夜樱先是一愣,就跟着皱起眉头。
虽然她没想到陈天会这么去问,但想到这次只有交易,她就跟着摇摇头。
“我杀你不是因为他们命令我,而是师父的嘱托。”
“还有,我们之间只有交易,以后如果还有机会,我也一样不会放弃杀你。”
陈天意外这个回答,尤其在这女人处于极度被动的时候,对方还能这么说,就已经证明了之前的倔强不是装出来的。
虽然他现在仍旧怀疑夜樱的目的,但想到整件事最关键的是她嘴里的师父,跟着他就多提出一个问题。
“你的理由不算完美,但还算说得过去,我可以考虑跟你交易,不过在交易之前,我还需要知道最后一件事。”
听到这话,再加上马上就到的时间,夜樱不由开始着急。
“什么事情,我已经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还想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