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qsm熱門連載小說 玄渾道章-第三百四十四章 震音劍斬形推薦-vbtxc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张御分身这一声言印喝出,虚空竟是随之一个震荡。
陈白宵、虞清蓉二人身上都是携有炼空劫阳之气以作护持的,可哪怕如此,两人都是不自觉的浑身一震,法力气息出现了一刹那的停滞。
這座高校由我來守護 老施
这就好似原本奔涌向前的大浪,忽然被一股力量强行阻住了一般。
在这个时候,两人身上光芒一闪,却是那劫阳之气自行应发,在试图将两人法力重新推动起来。
可还不待后续法力被推上来,他们又是听到或者说感受到了那第二道声音:
“敕封!”
两人身上本还未曾续上的法力,像是被一层更为坚实的力量阻碍封住,而劫阳之力虽也在试着将之瓦解破除,但显是没可能在顷刻间冲开束缚。
而此时此刻,那第三声道声却又到来:
“敕夺”!
轰!
这一声仿佛是前面两声的积累延续,或者说是总得爆发,在这一瞬之间,两人法力直接从表面退还回了心神最深处,并被死死压在了那里。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投资好文】,现金/点币等你拿!
张御分身在喝出第三声言印之时,心意一激,那一十二道剑光从手中长剑之上复又跃跳了出来,剑光于中一分,向着两人分斩而来!
黑金豪門:早安,老婆大人 初七
若在以往,那些法力心光不如他的修道人,一旦受得三重言印敕声,必然是失去斗战之能了,只能任他宰割。
可是陈白宵、虞清蓉二人此刻虽无法驾驭被压迫至深处的法力,但在炼空劫阳照耀之下,他们的自身气机心意却并没有断绝,意识也是清醒的,此刻也仍是有一丝反抗之力。
他们见得飞剑斩来,意念转动之下,身上所携带可以应急的法器法符纷纷飞起抵御,可无论何物,只一接触那斩诸绝的剑势,就如易碎琉璃般破散崩毁,虚空之中一时间灵光闪烁爆碎,好若绚烂烟火。
而就是这么短暂的一刻,在劫阳之力相助下,两人法力稍稍恢复了一些出来,甚至能稍稍动用一些手段了。
混沌神逍遙人生 欲做逍遙人
然则这一切并无法对眼前局势起到太大作用,因为被一名擅长剑器的修士逼到近处,并且还被其抢占了先机,那么下来也几乎是没什么悬念可言了。
在剑势逼迫之下,任何神通道术变化都没有剑光斩落来的快,更何况这还是攻伐至上,以力、疾著称的“斩诸绝”剑势。
而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两人在见到剑光之际,那飞剑就已然落到了身上,快到已是无法分辨了。
他们此刻唯一能倚仗的,就是那劫阳之气了。
甜妻追夫:总裁深深爱
此是围裹在他们身上的最后一道屏蔽。
不愧是镇道之宝,剑光如此迅烈,却依旧没能破开那一层看似十分单薄的气光阻碍,每一次剑光落去,两人虽是被震得浑身气息紊乱,法力崩散,但偏偏就是不曾被剑光所攻破。
张御在方才在化出剑光之际,就微微一挣,这具化身之上有灿光一阵闪烁,从手持剑器,从那一层道箓封困之上解脱了下来。
他目光一顾,先是落到了陈白宵身上,在玉雾星光飘荡之中,身形先是消失,再是出现在了其人近处,一派淡然神情之中,举剑而起,对着其人就是一斩!
陈白宵此刻被剑光迫住,全副力量都是无法施展,连元神都是崩去不及恢复,只能看着剑锋落下。
剑刃破光而至,先是触碰到了那一层劫阳之气,然则剑刃之上同样也有清穹之气附着,一触之下便即化解,旋即一道横掠剑光一闪拂过,陈白宵身躯霎时断为两截,而这副景象只是持续了一瞬,就在随后到来剑气冲击之下爆散成了一团光雾!
一剑斩杀陈白宵在世之身,张御身影又一次从原地消失,下一刻,已是出现在了虞清蓉近处,后者此刻同样没有什么反抗之力,他挥剑一斩,光芒过处,其人顿时崩散为一团无数五颜六色的气雾。
一息之间连斩二人,张御手中惊霄剑光芒流转,刃身似是更见犀利。他回转身来,把剑往斜处一挥,虚空之中好似一个闪过一道霹雳。
初时好似没有什么,可是远处那个“喏神”神像之上却是出现了一道裂纹,生出毕剥之声,先是细碎的石砾掉落下来,再是更多的裂纹生出,并向周围蔓延,最后轰然爆裂,崩裂成无数碎片!
星際獵手
此神像破灭之后,还有一道白烟气飞出,似乎里面拘禁之物被释脱了出来,可因为无有依凭,旋转了几圈之后,便是自行消散了。
而在这等时候,两界通道之中那一道被招引过来的烈阳光芒终是到来,并猛然落在了张御的身上。
囧女木糖醇 Highlander綜合征
即便这只是一具分身,可上面同样也是有着清穹之上护持的,不然也冲闯不到这里,而那劫阳之光虽至,因为失去了招引御主的驾驭,故此刻两气只是互相冲撞消磨,并没有能对这分身造成什么太大冲击。
可张御也知,此刻只能到此为止了,在此光照耀之下,想要在这里堵住那两人再度化落的在世之身,显是没可能了。
他估量了一下,以分身所携的清穹之气,足以在耗尽之前冲闯了出去,不过心思一转,却是没有这么做,而是直接化散了这一具分身。
而那遗落下来的惊霄剑则在最后一缕清穹之气围裹中倒飞而回,倏地冲透那一层气光屏障,遥渡虚空,往正身所在归来。
张御正身持剑立在虚空之中,身外玉雾星芒灿烂无比,如星日临空,他眸中神光闪烁不已,似是在分辨着什么,这刻见此剑回转,就由其投入了自己那辉耀心光之中。
而在两界通道门前,过去许久之后,像是由虚化实一般,陈白宵、虞清蓉二人身影重又显现出来。
他们在世之身被斩灭之后,照理说是可立时化入世间再做斗战的,可他们也怕张御守在原处不走,那样无疑是白白送死,直到神气与劫阳沟通,确认无碍之后,这才再把世身落定,且落下之后,立刻接引得更多劫阳烈气用以遮护自己。
两人此刻都是心有余悸,他们事先根本不曾想到,张御居然还能使出那等神通来。
那声音喝出之际,他们并没有能听清楚那是到底什么,只觉好似语声之中好似蕴含着某种大道至理,这令他们身心法力自然而然的屈从,这就像自己本身愿意去这么做,而非是来自外力的强迫。
那一刻,他们有种感觉,自己仿若是被来自更高层面意志主宰了身躯,自身的意志反倒是成了旁观之人。
在一阵沉默之后,虞清蓉却是捂嘴轻轻一笑。
陈白宵冷声道:“虞师妹,你笑什么?”
虞清蓉好整以暇道:“陈师兄,虽然方才败了一阵,可师妹却觉得,这是好事呢。”
她悠悠言道:“方才我等虽败了一场,可也不过舍弃了一个在世之身罢了,于我根本无损,可是那张道人,他本可以继续与我周旋,可他太过急于求胜了,为了破我手段,却是将自身厉害手段给显露了出来。
师兄你想,这等能震慑我辈的本事,那是何等厉害,本该用在更为紧要的时刻,可如今呢,却是用在了一次不足以决定胜败的交锋之中,这难道不是好事么?”
从迦勒底开始的救世之旅 咸鱼型咕哒君
科技傳播系統 哥是老三
她自信言道:“怕那神通再是了得,可我等下回有所提防就是了。”
陈白宵如白玉雕琢的脸上依旧是一片冷意,话是如此说,可他犹自记得一指点杀丹晓辰,总觉得自己在世之身被对方斩杀不是什么好事。
他道:“虞师妹你比我更擅长神通法术,你以为此人若是再用此法?我当该如何对付?”
虞清蓉神情严肃了些许,她略一沉吟,方才道:“这神通也不知是何家数,师妹以前从未有见过……”
虽然以往接触过的修士之中也有以言攻人之术,但以她的道行自能分辨出张御的路数是和这些人完全不同的,若有一句评语,那就是近乎于道。
她稍作思量,才道:“师兄可曾察觉到么?这张道人在远处不曾用这等手段,来至近侧之后才是施展,说明此法很可能并无法及远,若是这样,我等只需不令此人近身便好。”
陈白宵却是冷声言道:“但这也可能是他故意惑我之策。”
虞清蓉认同道:“师兄顾虑,也不无可能,师兄可有见解?“
陈白宵抬首向虚空上方看过去,道:“我们需要更多劫阳之气,在无更多劫阳之气护持之前,我等暂不可轻动。”
他方才能清晰感觉到劫阳之气与那股力量之间的对抗。
他觉得自己要是能得足够多的劫阳之气护持,适才就不会被轻易动摇身躯之内的法力气机了,那下来结果或许就截然不同了。
虞清蓉想了想,点了点头,道:“师兄也是稳妥之言,现下的确不是攻伐良机。”她往后看有一眼,“左右那张道人也不敢放任我攻杀阵机,也算是被我牵扯在这里了,我等可再上等一等,稍候再攻就是。”
陈白宵却是握紧了手中的剑器,凝视着那一道卓立于虚空之中的持剑身影,冷言道:“不会的,此人若见我不动,必当主动来攻,虞师妹,且做好准备,此人攻袭稍候必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