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四十一閲讀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欧阳与薛瑜,二人的进展之快,快到令人瞠目乍舌。“介绍下,这是我女友,薛瑜。”我和萧邦忙起身,笑着。“你好,温贝。”我说道。
“萧邦,欧阳的朋友。”
“来晚了,对不住,临下班被老板按住改了个方案,不好意思啊。”许飞急匆匆的走进来,他一边脱着外套,一边说。
优美玄幻小說 我想留下來 ptt-三百四十一
“好久不见,老同学,”薛瑜先开口,许飞抬头,一愣。“我去!你!你!”他摸着头,脸泛红,“你从哪儿冒出来的?”他看了一眼薛瑜身旁的欧阳,恍然大悟,“你们?你们”他拍手,“懂了!”
“什么情况?你们是同学啊?”萧邦好奇的问许飞。
“大学同学,只是后来那什么嘛,你懂的,她被迫退学了,我记得当时是大一都没上完,是吧?”学许飞向欧阳确认。
“你倒记得清楚,怎么?你是对我有意思还是对他有意见?”薛瑜开玩笑。
“不敢不敢。”许飞忙起身,上前给薛瑜倒了一杯水,“你俩是不知道啊,她当时可是我们班的班花级别的人物,也不知道这小子给她下了什么药,他俩竟然成了一对儿,你说,是不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薛瑜,你当时怎么会看上欧阳啊?”我好奇的问,又看了一眼欧阳,他竟然害羞起来,一个近四十岁的男人,害羞起来还满招人怜的。
“那时候傻呗,你们别看他长得不怎样,但是他可是很会哄人开心呢!体贴!”薛瑜提起当年,还是一脸幸福模样。
“什么?!”我吃惊,失态地大喊,“他体贴个屁啊!我认识他十几年,从没见过他对谁体贴过呢!”
“温贝,”萧邦扯了下我的衣角。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欧阳此时,脸上带着些许尴尬。“为喜欢的人做任何事,都是值得的。”
精彩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 涼月芳菲-三百四十一展示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 ptt-三百四十一熱推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四十一閲讀
我不再接下话。许飞、欧阳和薛瑜,三人既然是同学,那自然这顿饭局有的聊了。萧邦偶尔会插一句话,大部分时候,我和萧邦都在听他们三人讲当年他们学校、他们班级里的趣闻。
这顿饭,虽是欧阳请的,确实薛瑜结的账。我肯定她这些年,心里一直是想着欧阳的,我也敢断定,她才是拿的住欧阳的那个女人。
爱一个人,眼神是不会骗人。她的心里和眼里一直都吃欧阳。欧阳的满脑子里装的也全是她吧。真是羡慕。原来,一个男人看自己真正爱的人,是这样的眼神。苟艺慧输了,赵颖输了,她们俩加起来,都抵不过这个叫作薛瑜的女人。
“我出钱,”薛瑜淡定的说。“几十万,不是问题。刚好我有。”她看着欧阳,笑着说。“你做任何事情,我都会支持,我信你,只要你用心,一切都能好起来。”
欧阳一直看着薛瑜,并未说话,他心里一定爱死了这个女人吧?
“瞅瞅人家,”萧邦突然那我开涮,“再看看你。我创业,你除了嘴皮子上说了两句,何时像这位姐这样大方过?哎呀呀,欧阳,哥们儿真是羡慕你啊!”
“我也没钱啊,你心里没点逼数吗?你要羡慕,你也去找你的初恋情人去啊!”我生气。
“吃菜,吃菜,”薛瑜见我脸色有变,忙夹了许多菜放在我面前的碗里。“你儿子上幼儿园了吧?”她问我。
“嗯。”
“真是可爱。自己带还是有老人帮衬?”
“自己带。”我笑着。“小宝,快吃,碗里的饭菜吃完,妈妈就奖励你看一集动画片。”
“好吧!”
“孩子还是自己带比较好,你看你儿子,被你带的多好。”她夸赞,不知是真心这么认为还是随便敷衍。
“许飞,你们老板找到姜航的突破口了吗?”
“没有,哪就那么容易啊?你呢?有什么进展?”
“哎!”萧邦摇了摇头。
“你们说的姜航,可是那个xxx公司的姜航?”薛瑜突然打断许飞与萧邦的聊天。
“对啊,你认识啊?”许飞随口问。
“何止认识啊,他是我姐夫!”薛瑜漫不经心的说,许飞和肖邦听到,忙停下筷子,都看向薛瑜。薛瑜见状,紧张起来,“真的是我姐夫啊。我姐,薛雪,当年上学时,也是咱们学校的,只是她跟咱们不是一个系的,你们好像还见过呢?没印象了?”她问许飞和欧阳。
“我想起来了,当时上晚自习,你姐经常在咱们班门口等你,是吧?”
“对啊。她毕业又去读研了,跟我姐夫是研究生时期的同学,一毕业她俩就结婚了,现在他们女儿都上幼儿园了。”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许飞激动得就差蹦跶起来。“你可知道姜航,不,你姐夫,现在是做什么的?”
“废话!我当然知道。项目总监啊。逢年过节的,他家的大门都被送礼的人塔破。怎么?你们难道跟他也有业务往来?”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四十一鑒賞
“嗨!你去苏市打听打听,这边的人,谁不想与他有业务往来?”许飞说了,突然蔫儿了,“哎,可惜啊我们根本接触不到他。就算是接触到了,他也是严格按照章程办事,一点都不顾及人情的。”
“他就是那么个人,不过要是你们的产品啊、服务啊真的不错,他还是会考虑的。”
“你这么一说吧,我感觉自己又有希望了。”萧邦举起酒杯,“来,贵人,我先干为敬!”
“哎呀呀,太客气了,既然你是欧阳的哥们儿,那以后也就是我的哥们儿了,不用客气。干了!”薛瑜的豪爽,是我所未能料到的。“我姐最近一直在为他们两地分居而发愁呢。要是来苏市吧,孩子上学又是个大问题。没房子没户口的,又是插班生过来,难办哎!我姐夫最近估计也为这事着急呢!”
“这样,薛瑜,你可方便讲你姐姐和你姐夫还有他们孩子的事情,讲详细些?我看看我这边是否能帮得上忙。”萧邦像是抱上了一棵摇钱树似的,低声下气。
薛瑜从她姐姐薛雪与姜航相识讲起,一直讲啊讲,半小时、一小时、俩小时...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我们在坐的所有人都在听着一个我们并不感兴趣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