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二十八章 定親二展示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凰久儿违心的点头。
墨夫人得遇知音,眸光一亮,遥望远处的队伍,指着最前面的墨君羽,“久儿,你看,我儿子今天是不是特好看,特帅气。”
凰久儿嘴角微抽,总感觉墨夫人这样子像是墨君羽头号迷妹。画风有点奇怪,怎么回事?
这话她只在心里过了一遍,没有说出来。继而也将眼神投到了骑在骏马上,一袭白衣飘飘的墨君羽身上。
不得不说真是养眼,天天看都看不腻,每次看都是惊艳。
或许是心有灵犀,墨君羽也正好将眼神转到了她身上。
四目相对,视线相碰,凰久儿惊的立马将眼神移开。
有点心虚怎么回事?好像偷窥被抓了个现形的既视感。
偏偏,墨夫人还伸出手,朝墨君羽使劲的摆手,“儿子,我们在这。”
这一嗓子吼出来,所有人都转过头,仰着脖子望着围墙上的两人,眼里盛满了震惊与探究。
凰久儿尴尬的真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拈起袖子挡住自己的脸,懊恼的眉眼都快皱成了一团。
丢脸啊丢脸,她堂堂神族公主,居然爬围墙偷看男人,还被发现了。这么蠢的事绝对不是她干出来的。
墨君羽眉目舒展,嘴角始终沁着淡淡的笑。
茫茫人海中,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围墙上的久儿,出凡脱俗,隽秀如仙,撩动着他的心弦,心里节奏也开始失律,狂乱跳动。
她抬袖遮面的动作小女人样十足,他甚至能想象的出袖子后面的俏脸一定如三月桃花盛开,绯红一片。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二十八章 定親二熱推
三分娇羞,三分懊恼,还有三分尴尬,表情应当相当精彩。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二十八章 定親二展示
“呵呵。”一声愉悦的低笑,自墨君羽性感薄唇中溢出。
没想到久儿为了看他居然爬围墙,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见他,他很高兴。
趴围墙上的凰久儿表示误会,要知道墨夫人拉她来是干这事,她一定躲的远远的。
“久儿,久儿,快快,我儿子看你了。”墨夫人一个劲的扒拉着凰久儿胳膊,见她不好意思的遮着脸,打趣道:“久儿,看自己的男人,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用遮,光明正大的看。”说着,一把拂掉她面前的袖子。
恰巧此时,墨君羽正好行至她面前,一抬眼就对上了他含笑的凤目,心蓦地露跳了半拍。
妖孽,真是个妖孽。
长得好看,笑的也这么好看,身材也好看……
思绪飘远的凰久儿,猛的一回神,小脸霎时一红。哎,她居然想到了那天晚上扒了他衣服,看了他身体的一幕。不仅看了,还摸了……
她还没完全从自己的思绪里出来,墨夫人的声音又响在耳畔,“久儿,走去大门。”
凰久儿愣愣的从梯子上下来,又愣愣的被墨夫人拉去了凰府大门外。
只是她们刚到大门外,墨君羽几乎也是同时到了那里。
一袭白衣的矜贵公子,坐于马背上,身姿挺拔,背如青松。他潇洒的翻身下马,提步款款而来,眸含春水,眼里仿佛只容的下那一身红衣,惊艳绝绝的女子。
这身红衣是他今早特意要求久儿穿上的。效果比他想象的还要美艳。
“久儿,你真美。”墨君羽一上来,就低声在她耳边喁喁私语。
声音虽小,但在场的哪个不是耳聪目明,将这话听了个真真切切。众人只觉得瞬间被塞了满嘴,这狗 粮真是无处不在。
清风四人也在列,他们可以说是一路见证了主子跟久儿姑娘的爱情,如今,主子要定亲了,怎么能不来给主子撑场子。天大的事都没有主子的事重要。
如今,听到主子一来就秀恩爱,真心觉得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操作,居然让他们倍感亲切。难道是他们已经被虐习惯了,不虐一下,就浑身难受。
离他俩最近的墨夫人自然也听见了,她款款一笑,附和道,“久儿当然美了,这世上无人能及久儿的美。儿子,可真是便宜你了。”
本来就被墨君羽那句话弄的有些燥红的凰久儿,听到墨夫人这话,脸上更是火烧般又红又热。
旁边的苏子陌,看不下去,出声解围,“墨公子,既然来下聘,还是先进去再说吧。”
今日府里的事都交由他来打理,他责任重大啊,可不能丢了久儿姑娘的脸。
态度不卑不亢的将一伙人迎了进去,命人上茶,又安排一应人等将聘礼摆放在指定的位置。
原本是让莫空大师作为久儿的娘家人来接待墨君羽。没想到,进到大厅的一刹那,看到首位上坐的人,众人都惊呆了。
连凰久儿都愣了半晌。
彦辰的眉,云淡风轻。抬起修长如玉的手朝凰久一招,“久儿,过来。”他的薄唇,冰冷淡漠,他的嗓音,无波无澜,没有一丝情绪变化。
凰久儿呼吸一凝,提步上前,“辰叔叔,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欢迎?”彦辰挑眉,望着她。
“没有,怎么会,我只是担心辰叔叔不喜……”喧闹。话没说完,就被彦辰打断,“确实不喜。”
他说的不喜跟凰久儿说的不喜,自然不是一个意思。
凰久儿简直要给跪了,“咳咳…”她尴尬一咳,“辰叔叔,你……”要不要这么直白啊,给人留点面子吧。
反观厅内的众人仿佛自动将他这话过滤了一样,脸上居然没有半点不满的情绪。
大佬脾气怪一点无可厚非,他们不会放在心上的。
凰久儿不免暗暗松了口气,又抬眼朝墨君羽望去,见他嘴角上扬,沁着一抹似有若无的弧度,也不知他是生气还是不生气。
“不过,既然久儿喜欢,那我也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彦辰抿了一口茶,润了润喉,续道,“只是,我有一句话必须得说到前头。”顿了一瞬,抬眼看了一眼墨君羽,又砖头看向凰久儿,“久儿可是我一手带大的,她现在还没成年,你不可逾越了规矩,做了伤害她的事明白吗?”
话落,又将眼神犀利的扫到墨君羽身上,定定的看着他。
墨君羽知道他说的规矩是什么意思,抱拳行礼,恭敬的道,“辰前辈交代的事,我自然遵从。”即便是对上彦辰他仍是傲骨矜矜,态度谦卑有礼,但绝没有卑躬屈膝。
“嗯。”彦辰交代完该交代的,又恢复成他一向言简意赅的作风,懒懒的道了句,“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