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起點-第290章 九月懲處名單相伴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话分两头。
李素回到成都后,转眼也过去了十天,时间已经是七月过半。
南方气候温暖,到了这个点,蜀郡和犍为郡、朱提郡的秋收都已经完成。百姓们都在忙着晒粮——粮食不是一收下来就能储藏的,要花几天时间晒干,否则会糜烂。
不过因为汉末的人买卖粮食都是拿斗量的,算容积而非重量,所以正在翻晒的粮食也已经能进入交易环节,因为晒粮只会明显减轻重量,却不会明显减小体积。尤其是那些买来直接吃的粮食,不晒干也行,新米直接煮还香一些。
相对偏北一些的广汉郡,以及巴郡靠近大巴山区的几个县,如今还在收割中,还要几天就能割完,然后也会进入晒粮仓储交易。
往年这个时间,粮价应该会开始降低了,但今年却降得非常低,完全不正常。
显然是有一些心怀抵触的家伙,联手起来倒腾物价了。
……
七月十六日,犍为郡的僰道、自贡两县。秋税的征收工作还没全面开始,确有几十队络绎不绝的粮车、粮船往来运粮,很多豪门大户、当地土豪家的管事,都急着来主动缴税。
犍为郡的户曹官员看了,一开始都是瞠目结舌:这是何等的盛世景象啊!朝廷受百姓拥戴至此?居然还有“纳粮缴税,争先早办”的盛况?
哪怕李素这个穿越者在场,看到这一幕,都要感慨:这种事儿,只有罗贯中的演义里敢这么写吧?罗贯中不是说诸葛亮治蜀的时候,百姓心悦诚服,交钱纳粮服役统统争先抢着来。
现任户曹掾名叫赵敏,是太守陈实的心腹,当年跟着陈实一起出卖王商投降赵云的,所以虽然没升官,却捞了个肥缺,管一郡的收税。
这天,他亲自在本郡第一纳税大县自贡县巡视,就遇到了一个老熟人来缴税。
来者名叫陈流,是太守陈实的堂侄儿。陈流的父亲陈建,字盛康,是陈实的堂兄,也是蜀儒四宗陈氏现任的族长,犍为郡头号大地主大土豪。
众所周知,蜀儒四宗的董扶家被刘备以教唆某犯罪夷灭三族了,任安一门则是以勾结刘备的罪名被刘焉灭了,死的还有杜琼、杜微兄弟和谯周他爹。
所以只有蜀郡杨氏和犍为陈氏留了下来,杨氏也有一定的损失,只剩下杨洪等拥汉派忠心之人保全了产业,其他土豪也被打掉了几个。而陈家则是因为陈实主动帮赵云拿下犍为郡,基本没有受损。
刘备入川之前,陈实并不算陈家的头号实力人物,也不是族长,他只是一个旁支。但因为带路带得早,现在陈实已经是陈氏家族官位最高的人了,家产却依然不是最多。
赵敏看到太守的堂侄儿亲自来缴税,当然要陪着笑脸迎接:“陈公子,尊府上不愧是朝廷股肱,公忠体国,缴税这种事儿都争先早办,为何还要劳您亲自来呢?你们这些人,还不快快清点,还要多耽误陈公子时间不成!
多有怠慢,实在是往年没那么早收税,百姓的粮都还没晒干呢。咱这儿人手准备不足。”
陈流也手持着如今流行的翡翠柄折扇,扇着风唱高调:“那不是支持大王和右将军倡导的租庸调变法么,今年当然要赶着缴税,显示咱的拥戴了。
家父听说今年因为新法实施,升斗小民多为逐利、毁田种桑、以养蚕缫丝织锦为主业,怕是会出现粮荒,所以咱今年全都缴粮食!把缴纳钱、锦赚取巨利的机会让给那些逐利小民。”
这番话说得着实漂亮,加上赵敏今年秋税才刚开张,所以也没听出问题,不能怪他业务能力不行。
赵敏只是好心提醒地确认:“哦?今年可是实行了新法了,您说的‘全部缴纳粮食’,可是说除了田租本来就该交粮外,还要连带着用粮食充抵价值一石米的户调和价值三石米的庸役?那可就是族中每有一个人口,要缴六石米了,族里今年的存粮还够吃么?”
陈流微不可查地狞笑,然后诚恳地说不必担心。赵敏也就按着收税了。
看着粮船一条条被搬空、运进官府的常平仓,税务账目也都登记好了,陈流心中暗暗得计:呵呵,大户土豪人家的私仓里,谁家没个能吃好多年的粮食积蓄?就算把今年的收获全部交了,陈氏家族也够吃。
鲁肃那种人,当年当乡间土地主的时候,家里都有“存粮数囷,每囷三千石”呢。
何况,他今天拉来缴税的粮食,本来就是自家仓库里往年囤积的陈粮,就当清出一下滞压库存了。
而官府的常平仓储能是有限的,只要联合起来的土豪大户一下子把往年私仓里的存粮都放出来,把官府的常平仓挤爆,后面普通穷百姓再来缴税的时候,想缴粮食都缴不进去了,只能卖了粮食换成钱和锦,走租庸调法的“调”。
因为“租”的配额是会被占满的,而“调”配额占不满。锦和钱体积小得多,也不会腐败变质,存储条件要求低,不管收多少锦和铜钱,都不存在官府仓库塞爆仓的问题。
《史记.平准书》记载文景之治最后的繁荣景象,也只敢说“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
可见钱再多,只有“贯”的绳子会烂断,导致一贯贯的钱散落,不存在钱多到放不下。粮食多了才会陈陈相因到腐烂。
汉朝士大夫没多少别的书可以读,但多半能知道点史记典故,太史公都教过怎么挤兑朝廷的“平准恶法”了,有心之人怎能不利用呢?
司马迁当年怎么谴责桑弘羊,今天的奸商就可以学习怎么对付李素。
赵敏忙活了整整一天,最后把自贡县的常平仓塞满了,还有一小部分装不下,连忙跟陈流请求:“陈公子,没想到你们今年纳粮那么多。这儿实在不行了,要不去郡治江阳县缴吧?我看您这上报的户册,有些族人应该属于江阳县的,缴到那儿官仓正合适。”
谁让陈氏人口多呢,他们上报的族人、家奴、佃农这些全加起来,能折合七八万应税人口。所以赵敏核算后按租庸调法全缴粮食,得缴四十六万石!也真亏得他们家拿得出那么多存粮。
陈流也不为难赵敏,跟他多耗了一天,总算是把税缴完了。
但赵敏见到的奇葩事儿,还远远没完呢。此后连续数日,他又把江阳县、僰道县的官仓也都塞满了。
而贫穷的百姓们根本不急着缴税,消息又闭塞,往往是能晚则晚,往年都等着税吏下乡催逼才能给粮,浑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不知道他们就算想缴粮食都缴不了了,官仓放不下了。
赵敏这边处理的,还仅仅是相对富庶的犍为郡的情况。而同样的戏码,还在蜀郡、巴郡、朱提、牂牁、广汉,到处上演。
七月十八,牂牁土豪朱褒为首的一伙当地豪族,就率先垄断了牂牁人民缴粮食完税的份额,而牂牁郡还不产蜀锦,没有什么纺织品可以输出,所以牂牁百姓更惨,如果没有政府出手干预,他们就只有缴纳铜钱这一个选项了。
七月十九,朱提郡的几个郡吏,都是庞羲手下原本的东州士故吏庞乐等人,还有之前刘焉时期当过官、投刘备后郁郁不得志的巴郡土豪赵韪,那也都是有数千户、上万人家奴佃户势力范围的当地土豪,也抢着把朱提那点缴粮完税的份额占了,朱提那几个粮仓全部塞满了粮食。
七月二十,巴郡土豪大族沈弥、娄发带头租庸调全缴粮。可怜巴郡太守蔡邕、李素的岳父大人,醉心文治,不懂财务,也丝毫没感觉到危险,还为了“今年百姓纳粮积极主动”给刘备写了封贺信呢。
再然后,广汉郡有“刘备入川后的失意名士”代表王商、龚扬,跟当地豪强奸商一起,也这么干。
最后连李素的大本营蜀郡,都有一些人跳了出来。李素看到名单时,还微微有些奇怪——因为跳出来的大地主大土豪里,居然有饱学名士,一个名叫何宗的宿儒。
何宗这人,在蜀汉历史上也不算出名,没多少记载,但说他深谙礼法图谶、饱学之士,肯定是没错的。此人原本历史上跟着杜琼、谯周一起,用过图谶之言给刘备成绩称帝造过势,只不过做完这事儿之后,也被刘备当成鸿胪寺的礼法官供起来,再无记载了。
这何宗也是任安的学生,跟杜琼、谯周的爹是同学,据说学问不如杜琼,但名声比杜琼还好一些。但因为何宗此前没有劣迹,历史上也没做坏事,所以当年李素设计清洗任安学派时,没有动他,只是借刘虞的刀杀了杜琼、谯周的爹。
所以李素看到名单时,也是不禁感慨:“我这事儿干得,怎么把一个历史上都没有反汉的吉祥物和事老,都逼得反对新法了呢?难道每年青黄不接时放放高利贷、秋收时压低粮价盘剥一下百姓,就那么有诱惑力吗?
嗯,这何宗还是郫县人呢,那是我封地上的子民啊,怎么会反对我?嗯?这写着啥?他们何家在郫县原本有些地产,因为无力掩藏,所以寄在同学杜家和郫县杨家名下?后来郫县杨氏和杜琼被炒家的时候,那些田产就成了逆产变成我的封地了?啧啧啧,原来这里还有误伤,真是不好意思了。”
李素看到最后,还是发现自己的属吏查到的那几条隐情,才觉得这事儿好理解一些了。
罢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他自己在郫县封地这千顷良田,肯定有不少是本地大地主拐弯抹角被误伤的逆产,既然如此,也没什么好下不了手了。
反正他们自己跳出来送人头的。
“犍为:陈康。牂牁:朱褒。朱提:庞乐、赵韪。巴郡:沈弥、娄发。广汉:王商、龚扬。蜀郡:何宗……”
李素统计着各郡“积极纳粮大户”、积极抛售粮食压低粮价的大户名单,准备给他们来点真正的考验。
当然有一点必须声明:这个名单上的所有人,并非全部都抵触新法,囤积炒作抗拒。说不定有些是“真心为国分忧”,只是经济知识不够,所以好心办坏事了。
優秀玄幻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起點-第290章 九月懲處名單看書
但是不要紧,因为李素也不会用刑罚手段去惩治他们,李素只会用市场的手段解决市场的问题。只要李素全面抛售蜀锦、托盘粮价之后,看这些人有没有真的损失,就能知道他们有没有坏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