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最強狂兵 烈焰滔滔-第5037章 地獄王座,永生傳說!看書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最强狂兵
如果此人就在李基妍的身边,那么……李基妍的大脑就处于随时被植入记忆所激发的状态!
这可真是细思极恐的事情!
一名科学家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埃尔斯的这些说法,他摇着头,说道:“我必须要承认的是,这对我来说,简直像是小说,太不可思议了。”
埃尔斯看了他一眼:“昆尼尔,你拼命摇头的样子,像极了在拒绝未来。”
这个昆尼尔还辩解了一句:“不,埃尔斯,拒绝未来,是我最不擅长做的事情,只是,你所描述的未来,甚至还发生在二十多年前,你的那些说法太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了,我实在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去相信它。”
说完之后,他甚至还转向了旁边,对其他几个科学家说道:“你们呢?你们是不是也完全不相信?”
然而,其他人并没有回应他,反而是一片沉默。
显然,他们都选择相信了埃尔斯!
“你们别这样啊,真的要相信埃尔斯的鬼话,然后扼杀掉那个美好的生命吗?”看到众人的反应,昆尼尔的脸上终于控制不住地出现了愤怒:“我们本是说好了的,要一起来看看她,可是,怎么结果变成了要杀死她?我绝对无法接受这一点!”
他简直快要气疯了,然而,对于结果,却是无济于事的!
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的老科学家名叫蔡尔德,是遗传学领域的超级大牛,在这群老科学家里的地位并不次于埃尔斯,然而,他看着昆尼尔,却说道:“我选择相信埃尔斯,他代表了人类脑科学的最高水平。”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最強狂兵 愛下-第5037章 地獄王座,永生傳說!分享
昆尼尔抱着头:“你疯了,我看你们都要疯掉了!”
而蔡尔德却转向了埃尔斯:“你刚刚的意思是,那个有着特殊血脉的人,此刻就在那个丫头的身边?就在我们下方的这艘船上?”
“没错。”埃尔斯说道:“这也是我为什么这么着急赶来的原因。”
“你真的是个混蛋,埃尔斯!”昆尼尔冲上前,揪着埃尔斯的衣领,下一秒就要挥拳相向了!
“昆尼尔,你冷静点!”两个身穿迷彩服的男人走上前来,把昆尼尔给轻轻松松拉开了。
这两个看起来像是雇佣兵的人物,对付一群老态龙钟的科学家,实在是没什么难度。
其中一名雇佣兵说道:“都别打架,不然信不信,我把你们都给丢到大海里面喂鱼去!”
昆尼尔顿时不出声了,他愤怒地望向窗外,满脸涨红,额头上都青筋暴起了。
而其他的科学家,也同样没有反驳这两个雇佣兵的话,也不知道这两个雇佣兵到底代表着谁的意志。
埃尔斯环视了一圈,随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那,我们毁了她吧。”
这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件很需要勇气的事情。
“其实,那个孩子,不仅是我们毕生最惊艳的作品,同样也是你这辈子最完美的‘科研成果’,你为什么就不能再考虑考虑?”蔡尔德说道。
埃尔斯摇了摇头,眼睛里面满是郑重:“因为,以前我是一个眼睛里面只有科研的人,现在,我是个真正的人。”
这句话似乎大有深意,其中的每一个字好像都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昆尼尔又气的骂道:“真正的人?你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是不是在说我们不是人?现在整个飞机上,只有你一个人类,我们其他人都是禽兽,是不是!”
其实,这也是其他科学家想说的话,他们也并没有出声制止昆尼尔。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最強狂兵 愛下-第5037章 地獄王座,永生傳說!看書
蔡尔德伸出一只手,放在了埃尔斯的肩膀上,说道:“埃尔斯,你应该知道,记忆移植的成功,对于整个人类群体来说,是多么巨大的科学进步,我们可以让很多消失在时光长河里的人复原,我们可以由此解开那些历史上的未解之谜,甚至……”
说到这里,他摇了摇头,眼底闪过了一抹复杂的神情:“甚至,我们可以让意识永存。”
让意识永存!
还有比这更震撼的事情吗?
如果让意识永远不消散的话,这就意味着什么?
长生不死!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最強狂兵 ptt-第5037章 地獄王座,永生傳說!閲讀
身体可以腐朽,但是,意识将永远不会!
临死之前,把自己的记忆移植到别人的脑海里,这就是另一种形式的永生!
埃尔斯所迈出的这一步,绝对是可以让很多领域都取得无限突破的!
之前,在场的几位科学家都是被埃尔斯要毁掉李基妍的想法给气到了,并没有就这这个问题往下面深想,但是,此刻思路转过弯来,他们发现,这所谓的记忆移植如果能够保证成功率的话,将会成为整个人类群体的瑰宝!
“这个口子不能开,一定不能开。”埃尔斯再度摇了摇头:“在多年以前,我并没有想到,我的这个举动可能会释放出来一个魔鬼,更何况,我们这样做,是违背人伦的,所有的道德边界都将变得模糊。”
“所有的道德边界都将变得模糊?”蔡尔德琢磨着这句话,眼睛里面顿时流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神色!
“你说的没错,的确是这样,一旦真的开了这个口子,那么,这个星球上的太多事情都将变得不可控了!”蔡尔德说道,此刻他的声音都有些隐隐约约的发颤了!
优美都市言情 最強狂兵 愛下-第5037章 地獄王座,永生傳說!看書
在场的都是遗传学方面的专家学者,以他们的层面所能够了解到的信息,自然由此事想到了很多可怕的后果!
昆尼尔依旧不赞同这一点,他很是愤怒地说道:“我不赞成因为这种虚无缥缈的担忧而把那个姑娘给扼杀掉,况且,埃尔斯只是在她一个人的身上进行了记忆移植,这扇门充其量只是被打开了一条缝隙,我们承诺以后不再进行类似的实验,不就行了吗?何必要让过去的心血全部都白费呢?”
“算了,我们直接举手表态吧。”蔡尔德说道。
“现在还不是表态的时候!”另外一个科学家看着埃尔斯:“你难道不能告诉我们,你到底给那个姑娘植入了什么人的记忆?你为什么说那个人是魔鬼?”
这才是关键点!
你移植谁的记忆不好,偏偏移植这种人的?你不是存心搞事情的吗!
看了看同伴,埃尔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很抱歉,我当时真的没得选,若是不尝试移植他的记忆,我可能就要死了。”
埃尔斯也是被胁迫的!
蔡尔德看着埃尔斯:“告诉我们,记忆的主人……到底是谁?”
埃尔斯的声音变得更加沉重了:“他是……上一任地狱王座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