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eqz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大明流匪 腳踝骨折-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安排分享-mlhwv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扎木合为坎坎塔达打开蒙古包的门。
走进蒙古包的坎坎塔达见到坐在床上的卜石兔,快走两步,来到近前,开口说道:“大汗,各部的台吉都去了我那里,想要一个交代。”
“他们要什么交代?”卜石兔眉头一皱。
坎坎塔达说道:“大汗您想要与虎字旗和谈的事情泄露了出去,各部台吉知道此事后,没能见到大汗,便去了我那里。”
“哼,若他们肯用心对付虎字旗大军,本汗又岂会与虎字旗和谈。”卜石兔冷哼一声,心中对这些来台吉越发的反感了。
坎坎塔达说道:“各部台吉暂时被我劝回去了,不过,顶多明日又会找过来,到时候需要大汗您出面才能安抚住他们。”
“行了,本汗知道了。”卜石兔略显不耐烦,旋即又道,“大板升地的事情素囊考虑的怎么样了?”
坎坎塔达抿了抿嘴,说道:“没来得及问他,要不然明天我把给大汗您带过来。”
“你去告诉素囊,无论他同不同意,大板升地都必须拿去与虎字旗交换青城,这一点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卜石兔冷冷的说道。
校园鬼事:鬼异602宿舍 天芒
坎坎塔达迟疑了一下,最后点点头,说道:“大汗放心,回去我再劝劝素囊,让他以土默特部的大局为重。”
“好了,本汗累了,老台吉回去吧!”卜石兔拿起毯毡盖在了腿上。
坎坎塔达后退了一步,道:“属下告退。”
卜石兔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
从蒙古包退出来的坎坎塔达来到察喀克等人身边,接过缰绳,翻身上了马。
——————
皇後心計 子濛
“台吉,大汗怎么说?”察喀克在一旁打听。
坎坎塔达看了他一眼,说道:“大汗决意要与虎字旗和谈,这点不容改变,至于各部台吉的不满,明天再说吧!”
说完,他一甩手里的缰绳,后脚跟磕了一下马腹,催动胯下马跑动起来。
絕對狂暴
察喀克等人带着亲卫跟随坎坎塔达身后,朝自己部落驻扎的那片区域行去。
坎坎塔达从去见卜石兔,到回来,中间并没有用多长时间。
可他回来的时候,几个大部落的台吉也都已经离开。
“老台吉。”素囊从蒙古包里面走出来,喊住正要经过的坎坎塔达等人。
坎坎塔达勒住缰绳,控制身下马匹停下,这才看向素囊说道:“这么晚了,有事?”
“还请进来说话。”素囊挪动了一下身子,让出被身体挡住的门,同时用手指了指门内方向。
坎坎塔达翻身下马,手里的缰绳丢给了一旁的亲卫。
上古传人在都市 天堂羽
两个人进到蒙古包里,分别落座。
重回初三
塞纳班冲泡了两碗茶水,放在两个人身前,然后双手垂立站在一旁。
“卜石兔被虎字旗打怕了,如今铁了心要与虎字旗和谈,你就算去了也没用。”素囊隔着茶碗中飘起来的热气,看着面前的坎坎塔达。
坎坎塔达淡淡的说道:“我不去大汗那里,各部的台吉现在还堵在我的蒙古包里,怎么可能像现在这样全都回去。”
“这种事情拖延不了多久,明天要是没有交代,他们肯定还会来找你的。”素囊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坎坎塔达吹了吹茶碗里的热气,嘴里说道:“回来的时候,大汗让我好好劝劝你,让你同意用大板升地换回虎字旗占领的青城。”
“他倒是挺急,崽卖爷田不心疼,土默特部落到今天这个份上,他推脱不了干系。”素囊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行了,再说这些已经没用,明天是大汗给你的最后期限,不管你同不同意,都要给大汗一个交代。”坎坎塔达说道。
素囊转了转面前的茶碗,道:“关于大板升地的事情我会和卜石兔面谈,但我需要你把卜石兔带到营地外面。”
穿越时空的修道人
“外面虎字旗大军,这个时候大汗不会轻易离开营地。”坎坎塔达皱着眉头说。
超级送宝系统
素囊说道:“要想把事情做周全了,卜石兔必须离开营地,不然的话你我都不容易洗脱嫌疑。”
“一定要这么做吗?”坎坎塔达眉头深皱。
素囊没有说话,只是用目光深深的看在坎坎塔达的脸上,眼睛一眨不眨。
“我想想办法,但未必能成。”坎坎塔达的视线从素囊的脸上挪开,自己也站了起来。
素囊盘坐着没有动。
“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情。”坎坎塔达目落深意的看了素囊一眼,随后转身往蒙古包外走去。
素囊的嘴角微微朝上一挑,端起面前的茶碗,放在嘴边喝了一大口。
一夜过去。
转天天色刚亮不久,坎坎塔达带着察喀克等人再次去了卜石兔的那里。
他见到卜石兔的时候,卜石兔正在用饭。
“大汗,素囊那边我已经劝了,他说需要和您见上一面。”坎坎塔达在一旁说道。
卜石兔喝掉碗中的油酥茶,拿起边上的布擦了擦嘴,这才说道:“既然要见本汗,他怎么没来?”
毒手遮天
“大汗若同意见他,现在我带大汗过去。”坎坎塔达说道。
夢裏的天堂 千松00
听到这话卜石兔眉头一蹙,道:“好大的架子,还要让本汗去见他。”
语气中,露出不满之意。
“大汗莫急,去见素囊是属下的决定。”坎坎塔达说道,“各部台吉今天随时都有可能来找大汗,而大汗您见素囊说的正是有关与虎字旗和谈的事情,所以属下觉得大汗暂时不宜留在这里见素囊。”
卜石兔微微点点头,道:“你说的倒也有些道理。”
“只要素囊租户同意拿出大板升地交换虎字旗占据的青城,想来各部台吉就算知道了,也不好在说什么了。”坎坎塔达见卜石兔有了意动,继续说出了离开的理由。
卜石兔想了想,道:“就按老台吉安排的去办。”
“大汗,咱们现在就动身,我担心耽搁时间太久,各部的台吉很快回找上门。”坎坎塔达劝卜石兔动身。
卜石兔冲着帐外喊道:“扎木合。”
话音落下,帐外的扎木合从外面走了进来。
卜石兔对他说道:“带上本汗帐中的甲士,随本汗出行。”
“是。”扎木合点头应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