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 起點-三百四十七分享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什么?!”欧阳一下子从凳子上摔下来,他顾不得身上的痛,捂着胳膊,大吼,“萧邦!你小子怎么能做出这么混账的事情啊?你!”欧阳摇摇头,“你就等着遭报应吧!”
“她那脾气什么样子,你们都知道的,我不怕遭报应。再说了,她就一点错没有?她心毒着呢,你们知道她这些年都对我做了什么吗?”
“做什么?”薛瑜卷了卷袖子,又继续替欧阳揉胳膊。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想留下來笔趣-三百四十七看書
萧邦欲言又止,“算了,没什么不能说的。她送我一份大礼!这十几年来,我一直活在她的眼皮底下哎,她监视我!呵!真是最毒妇人心呐!”
“看样子,一定是你伤她太深,不然,她怎么会这么做呢?还有啊,爱你才这么做呢!”
“她这哪是爱啊,她这是绑架,道德绑架!难道我结婚了就不能社交了?不能跟别的女人说一句话?”萧邦倔强,“与其那样,早知道我就不结婚了。”
“别犯混!现在去找她,还有挽回的余地,快去!”
“不去!挽回不了了,”萧邦说。“她应该是外面也有人了吧!
“什么?”薛瑜吃惊,“不可能,温贝很是个思想很保守的女人,绝对不可能。我告诉你萧邦,你可不要乱讲!”突然,她的手机铃声响起,她拿起手机,“是我姐姐。”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四十七讀書
“姐?怎么了?你别哭你别哭,慢慢说。”许久,薛瑜,挂了电话。她气冲冲的走来,瞪了一眼萧邦,“说,姜航跟那个女人的事,你知道多少?”
“哪个女人啊?”萧邦装作不知。见薛瑜真的生气了,“奥,你是说我那个朋友希亚是吗?”
“我不管她是希亚还是东亚的,叫她立刻、马上从姜航的世界里消失。我告诉你,萧邦,还有你,许飞!不管你们怎么样想与姜航套近乎,那是你们自己的事,但是,你们的手段要是伤害到我姐姐,我跟你们没完!”说着,她解下围裙,朝外走去。
“你干嘛去?”欧阳问。
“去陪我姐啊,她都要寻死了!”薛瑜第一次在这几男人面前大喊。
“什么?我陪你!”
“不用!你们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这儿!”萧邦、欧阳、许飞没人敢动弹一下。
“萧邦,你们,是真的?”许飞终于开口问。“你这样做,忒不厚道。”
“我哪有不厚道啊?她什么样的人,你们最清楚。我要是死皮赖脸的就不离婚,她不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呢!等着吧,离了也好,让她一个人洪浩感受下挣钱、顾家的难处。到时候,她工作做不好,孩子也照顾不好的时候,就会想到我的。”
“你真是脸皮够厚!”
“没办法啊,女人,她不撞南墙都不回头,那我得叫她撞一回南墙。你们说,哪个男人在外不玩啊,人家媳妇都能忍,她怎么就不能忍呢?”萧邦替自己辩解,“还有你们俩,好意思说我啊?之前不也,”他看了一眼他们,欧阳与许飞正在瞪着他。萧邦不再说下去,“那什么,我现在也知错了,等找个合适的机会,我会亲自跟她道歉的,放心,我们还会复合的。”
姜航与薛雪的临时住处,距离欧阳和薛瑜的新画室,仅一条马路之隔。薛瑜到姐姐家时,姐姐薛雪正泪流满面的瘫坐在沙发上。客厅里,一片狼藉额。“小姨!”薛雪的女儿姜依依见小姨来了,一头扎薛瑜的怀里。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我想留下來-三百四十七分享
“怎么了,宝贝?不怕不怕啊!”她一边安抚姜依依,一边问沙发上沉默不作声的姐姐,“姜航呢?”薛瑜一向这么没大没小,她从不把姜航这样的男人放在眼里,甚至,她不会将任何一个男人放在眼里,除了欧阳。
“爸爸上班去了,”依依小声说,“小姨,刚刚妈妈发疯了,她到处乱扔东西,她把爸爸气走了。妈妈还吼我了。”
“不怕,乖乖!”薛瑜抚着依依的头,“去,你去房间里玩小姨上次给你买的芭比娃娃,我跟妈妈说说话。”依依看了一眼妈妈,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怎么回事啊姐?你们最近怎么老是吵架呢?”
“小瑜,他外头有人了!真的,他外头有人了!我亲耳听到他早上躲在洗手间跟那个女人打电话。你去帮我查清楚,那个女人到底是谁?我亲手撕碎她!”薛雪像是发疯了一样,摇晃着薛瑜。
“姐姐姐!你冷静一下!”薛瑜见薛雪的情绪依旧不好,她忙抱着薛雪,“姐,你真傻啊!你怎么能当面儿质问他呢?你不该揭他短的,男人都是要面子的,你得让他心里永远因为这个件事,愧对于你。这些下好了,你这么一闹,他肯定心里更加烦你啊!你这不是逼着他往人家那边去吗?”
人氣玄幻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四十七相伴
“我没逼他!是他逼我的!我毕业到现在,为这个家,为他,付出了多少?你是知道的!我研究生毕业,一天班没上。当初是他叫我不要去上班的,是他叫我回来当全职妈妈的,他说过他要养活我一辈子的。现在是他先做了对不起我的事的,你怎么还站在他那头替他说话呢?”
“姐!”薛瑜大喊,“你冷静一下,好不好?”她将薛雪的头发往耳后捋了捋。“现在不是追究当初谁怎样的时候。当务之急,你要想办法,将他的人和心,再拉到家里来。你这个样子,整天不是吼就是嗷嗷的,哪个男人受得了?别说男人了,就是我,见了也得躲着你啊!”
“你躲啊!你走啊!你还来看我干嘛!你走啊!你走!”薛瑜的话,再一次刺激到薛雪的神经。“你们都走!走!”
“姐,我是你妹妹,我不能看着你变成这样子。听我的,这样,你最近,不要与他联系,好好打扮自己,出去多逛逛街,行吗?”见姐姐不说话,薛瑜又拉起她的手,“姐,无论你发生任何事,跟我说任何难听的话,我都不会不管你的。”他抱着薛雪。“你是我姐,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给你讨回个公道来。”
“小瑜,”薛雪失声痛哭。“我真后悔嫁给他,后悔当初听了他的话。”
“姐,不难过啊,姐,你放心,我一定帮你,好吗?”
“好,”薛雪低声说。薛瑜看着自己的姐姐受委屈,心里万分恼火,她极力压抑着这份火气,不在姐姐面前发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