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小說 大數據修仙笔趣-第兩千四百八十九章 暴露了讀書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冯君回到了下京,大佬还在唠叨,它很有点不忿,“我之所以给他肚子一下,就是要让他抢枪自杀,还用你教我?害得我差点失败!”
“我没有别的意思,”冯君也只能赔礼了,谁让他把大佬当成了傻瓜?“我只是觉得,这可能是个机会,应该抓住……棋从断处生嘛。”
“你这也太小看我了,”大佬忍不住又抱怨一句,然后才问,“什么叫棋从断处生?”
“就是……”冯君有点好奇,“你没有下过围棋吗?”
天琴可是有围棋的,那个跟他不太对付的棋道,主要玩的就是围棋。
令冯君感到意外的是,大佬虽然也懂推演,还真的不懂围棋,它钻研的是大衍之棋,是一种立体推演的棋,冯君对此也相当感兴趣,这二位终于找到了打发时间的好办法。
当天晚上,九哥的人终于把能量石转换了完毕,半夜时分将能量块转运到了地上的仓库——等到明天傍晚的时候,陈家人会零散地过来领取一些能量石,以往他都是这么做的。
运走能量块,九哥心里开始打鼓:不知道那些货物,天亮前能不能到?
他知道对方能快速地把货物运来,但是……他们知道我现在腾空了库房吗?
不过,就算心里再好奇,他也不会让人监视地下仓库,只是把仓库的门留下一条缝,就招呼所有的人撤离。
都市异能 大數據修仙笔趣-第兩千四百八十九章 暴露了鑒賞
等到天色微亮的时候,一夜没睡的九哥打着哈欠过来,却看到库房的门关住了,整个人的精神就是一振,然后走上前敲门,进入了库房。
果不其然,库房里满当当的全是箱子,整个地下库房塞得基本上都很难通行,九哥愣了一愣,才低声嘀咕一句,“这不会是……把所有二十四万吨货全运过来了吧?”
他当初跟对方商量好,是分两批运送的。
然后九哥一转身,就招呼人过来看好库房,接着又联系了覃姐。
覃姐最近的日子也不容易,就等着这一批货救急呢,虽然她很晚才睡着,但是接到他的通讯之后,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直接驱车来到了金属回收站。
她过来的时候,九哥已经大致把货估算了一下,说这次的货差不多到齐了,你看怎么运输一下,如果不尽快运走的话,我可是不保证它们没有损毁。
覃姐早就想好办法了,呼叫了一下,二十辆载重汽车就开了过来,车上全是各色的废弃金属,看起来就是卖废品的样子。
载重汽车离开的时候,就支起了车蓬,不过它们来的时候,巡查人员就已经注意到这个车队了,回程自然就没人关注了。
有一个刚上岗的小伙子,还想拦住查一下,结果身边的老队员马上就拦住了他,“别闹,马上天就大亮了,保持交通顺畅是重中之重。”
有惊无险地,覃姐运回去了二十车物资,虽然因为比重的原因,只装了一千吨,不过就算这点物资,也足以让商场支撑几天了,甚至还可以重点回馈一些老客户。
当天夜里,商厦的车又去卖废旧金属,终于有人忍不住拦一下,想检查他们还运送什么。
不过覃姐的人也很机警,在最外层的箱子里,放置了一些弹药,表示说我们用废旧金属换一些弹药,商场的弹药消耗量极大,而陈九那里提供这种服务。
至于说为什么把车篷撑起来,谁家运输弹药的时候会不做防护呢?
这个理由很强大,所以当天晚上,这支不起眼的二十辆载重卡车的车队,来回跑了足有十趟,也没有人再去盯着。
这天晚上,冯君也没有闲着,他再次进入了军部,继续冒充萨琳娜下载资料。
他也知道揪住一只羊薅羊毛有点不合适,但是没办法,军部里也就这女人合适一点。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大數據修仙 起點-第兩千四百八十九章 暴露了
今夜又花了三个小时,选定了一批维修资料,继续带回去,虽然使用终端拷贝比使用“附近的资料”要慢一点,但是好处是,他不用费心去具现了。
而且他使用“附近的资料”复制的时候,必须是有纸质或者黑曜石之类的载体,而他想复制电子版的话,那也依旧得下载到终端上,否则他还得先找到承载相关数据的服务器。
不管怎么说,目前最合适的选择,就是借用终端加带走复制。
这已经是冯君第二次复制了,并没有碰到上次那个骚扰的家伙,而且还有一个好消息,剩下的资料虽然还得要四到五次才能复制完毕,可是权限就都很低了。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大數據修仙 txt-第兩千四百八十九章 暴露了讀書
简而言之,就是权重的资料冯君基本都拿走了,剩下那些“水论文”的资料,能拷贝多少算多少,基本上不会有太大遗漏。
不过第二天夜里,冯君再来的时候,不光是他觉得有点不对,大佬也发出了警告,屋里起码多了八个摄像头,而且还有两个喷雾器。
优美都市小说 大數據修仙 陳風笑-第兩千四百八十九章 暴露了鑒賞
不用想就知道,喷雾器能喷出的,肯定是麻醉气体,而联邦在捕捉人犯的时候,最喜欢用的就是麻醉气体,很多麻醉气体无色无味,连虫子都抓得住,就别说人了。
冯君忍不住问大佬一句,“哪里暴露了?”
“不知道,”大佬也很纳闷,不过它倒不觉得此事不正常,“暴露也不意外吧,每次都这么长时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那就这么离开?”冯君想一想,还是有点不甘心,“总要试一试才好。”
“我觉得还是不要试了,”大佬喜欢刺激,但是不喜欢失败,“大不了换个军部。”
“我换成戈巴夫的形象试试,”冯君想挖掘出一些深层次的原因,而戈巴夫正是那个信奉虫神教的工程兵,“失败了也无所谓。”
“换成别人当然可以,”大佬的好奇心又起来了,“但是你先抓起来他,还是暂时不抓?”
先抓起来,就是没有以后了,不管失败与否;而暂时不抓,以后还可以打这张牌。
“先抓起来吧,”冯君对今天的行动有相当明确的认知,“肯定是一次失败的尝试,我只是想知道原因,所以这家伙……没有留着的必要了。”
大佬也没有拦着他,只是嘟囔一声,“但愿吧。”
戈巴夫只是列兵,作为工程兵,他不用顶到第一线,但也是位于军部的外围的外围,而萨琳娜活动的地方,都是位于军部核心区域,他甚至没有资格直接进入。
不过这难不住冯君和大佬,外面有资格直入军部核心的军官并不少,而有些军官已经阵亡了,但是通行证并没有收回。
当然,仅仅没有收回是不行的,万一虫族捡去了怎么办?所以得是军官的遗物里有通行证,但是作为军人的遗物,军部还不好迅速收回。
对大佬来说,这不是什么问题,很快地,它就锁定了一枚通行证,那是行正星军部九号人物的第六个孙子,上尉军衔,死在了两天前的防御战中。
九号因为战事紧张,精疲力竭之下,一个多月前就住院治疗了,而他的诸多孙子中,有人战死,有人退出了军队,目前第六个孙子,就是他非常在意的——马上就要晋升少校了。
这种噩耗,谁也不敢通知正在住院的九号,想着就是慢慢传递消息,让他有个接受的过程——一直没有信息反馈,也没有直接联系,您老应该逐渐猜测出一些什么。
上尉的手上,是有直达核心区通行证的,他很少用,就装在身上,但是也没谁敢建议报废了这张通行证。
在大佬的探查下,冯君找到了这张通行证,然后毫不犹豫地收起,接着找到了戈巴夫。
戈巴夫住的是列兵宿舍,一个房间里有十二个人——这不是军营里住宿条件不好,行正星的地盘很大,但是军部拱卫的地区有限,士兵们肯定要保持适当的密度。
戈巴夫在平常不会特立独行,留宿在外的情况极少,不过他经常会出去个把小时——他是信奉了虫神教的,就算不能天天祭拜,隔一天总要祭拜一次吧?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數據修仙 起點-第兩千四百八十九章 暴露了展示
不过同屋的都是工程兵,没谁怀疑过他,因为工程兵从来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战场上随时可能维修,战争间歇期也可能随时被喊去——突发故障实在太常见了。
没错,这是一个很苦逼的兵种,虽然不用上前线,但是前线的战士未必有他们辛苦。
所以戈巴夫时常不在,大家不会在乎,甚至都很少有人问他,你去做什么了——战争中有太多不能说的事情,何必自寻烦恼?
今天戈巴夫又出门了,甚至有人笑他,“戈巴夫,昨天关饷了,今天回来睡不?”
戈巴夫看他一眼,“我不是去你说的那些地方,要不……你跟着我走?”
说笑的这位哪里敢跟着他走?军队里讲究的就是不要乱打听——你没有接到军令,就不要打听别人打算做什么。
然后又有人开玩笑,“戈巴夫,我跟着你好了,我喜欢断腿的妹子……不用举着。”
戈巴夫狠狠一摔门,“那你可以跟你老婆说一声,看她愿不愿意断条腿!”
“果然似乎玩不起的家伙,”宿舍里有人轻笑,“这家伙最近脾气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