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諸天古卷 獨醉空歌-第七百零九章:變數相伴

諸天古卷
小說推薦諸天古卷诸天古卷
“长安君,请接剑。”
章邯将手中七杀剑凌空一掷,发出阵阵剑鸣声,向着长安君的方向飞去。
“好剑,真是一柄好剑。”
七杀剑入手了,长安君仿佛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浑浊的双眼恢复清明,浑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莫名的剑道气息。
“长安君满意就好。”
章邯微微一笑,长安君果然不凡,的确有几分实力。
“看来长安君与章邯将军是铁了心想要与我等一战了。”
李沧云面色凝重,看得出来,他是真的不想出手。
“沧云师兄,多说无益,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天权一改唯唯诺诺的样子,主动唤出天权剑,他心里很清楚,这一战不可避免。
“天权师兄说的没错,这一战谁输谁赢,犹未可知。”玉衡也恢复了冷静,认真地说道。
“说的不错,我等五人齐在,而他们只有两人,又怎会是我等的对手?”天相见自己没能阻止此次战斗,也是为几人鼓气道。
“他们是三人。”天同目光如天剑般锋锐,死死的注视着站在小女孩身旁,面色冷漠的韩信。
“咳咳!就算是三人又如何。”天相面色有那么一些尴尬,随后又恢复正常。
“不错,我想如果我们赢了,那位陛下应该不会如此小气,怪罪我等。”天权内心想法比较多,想要给自己留个后路。
“诸位请放心,如果你们这次胜了,本将军可以做主,不会继续找你们麻烦。”章邯非常自信,给了蜀山五人自信。
“既然如此,那便战吧!”
李沧云手捏印诀,青索剑光芒大方,凝聚出一方青色剑域,覆盖了方圆百里范围。
“蜀山剑域之法,倒也有几分实力。”长安君轻轻挥动七杀剑,好似无穷无尽的杀气化作无数枚血色小剑,轻而易举的将其四周的剑域空间洞穿。
下一刻,血色小剑轰然炸裂,化作淡淡地血雾,侵蚀了李沧云的剑域,将其化作自己的主场。
几个呼吸间,剑域由通体青色变为半青半红,两股至强剑道分庭抗礼,互不相让。
李沧云面色无比凝重,他没想到这位长安君竟然能够逆转他的剑域,将其转化为自身的优势。
“久闻青索剑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长安君柔和一笑,手中七杀剑轻轻挽了记剑花。
“想不到长安君竟有此实力,倒是我小瞧你了。”李沧云不由得感慨地说道。
“青索剑主谬赞了,雕虫小技,不足挂齿。”长安君态度谦逊,比之他皇兄要柔和太多。
“长安君,请。”李沧云微微行礼,给予对方足够的尊重。
“青索剑主,请。”长安君同样还了一礼。
现在两人暂时抛却了身份,以剑客的名义一战。
“韩信,你选哪个?”章邯见长安君将最棘手的李沧云选走了,便看着韩信说道。
未曾想此时,韩信却摇了摇头,松开了手中玄铁剑,收回了自身力量。
顿时间,玄铁剑化为飞灰,消失于天地间。
原来韩信刚才与天同对拼了一剑,虽然看似平分秋色,但凡剑又岂能与名剑相比?
有口皆碑的小說 諸天古卷 起點-第七百零九章:變數看書
韩信的玄铁剑早就已经碎裂,只是韩信用自己的真气将其牢牢包裹住,方才没有粉碎。
火熱連載小說 諸天古卷 ptt-第七百零九章:變數閲讀
“你小子啊,算了,本将军今天送你一柄名剑,就当做送你的礼物吧!”章邯摇摇头,无奈地说道。
“多谢将军。”听到这句话,韩信不在保持沉默,而是提前向章邯道谢。
“无妨,我只希望现在的你能配的上它。”章邯左手中星光弥漫,亿万缕锋锐之气自其上传出,那股庞大的气势仿佛万军奔腾一般。
锵!锵!锵!震耳欲聋的剑鸣声响起,一柄造型古朴,其上雕刻万军的巨剑出现在其手中。
“瑶光?”看到这一幕,天权默默握紧了拳头,虽然这柄巨剑气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依稀还是能够看出它的原型。
“曾经它是瑶光,但现在它有了新的名字。”章邯单手握住巨剑,平静地看着韩信:“跪下。”
韩信神色平静,单膝跪地,双手高举。
“这柄剑是那位大人的手笔,本就是为你准备的,只不过不应该是现在。”章邯将巨剑放在韩信的手中,平淡地说道:“不过早一点晚一点都一样,我只希望你能记住它的名字,破军,破尽天下之军。”
听到那位大人,韩信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周圣。
而实际上这也确实是出自周禹的手笔,以北斗瑶光剑为基础,重新铸造的破军。
这也是章邯取出的三柄剑中,唯一一柄重新铸造的,像七杀与贪狼暂时还维持原样。
不过,重新铸造是早晚的事,因为在周禹眼中,那位蜀山铸剑师的水平实在是太差了。
李沧云抵挡住长安君的进攻,面色愈来愈凝重,虽然人数上占据优势,但他就是有种预感,这次必败无疑。
韩信站起身来,轻轻抚摸着破军的剑身,清秀的脸上浮现一抹笑容,虽只是一瞬,却足以证明他并不是没有表情。
“杀破狼一出,天下谁与争锋?”章邯握紧贪狼,霸气侧漏。
七杀、破军、贪狼,合为杀破狼,一经现世,足以搅动天下风云,引得无数人心生畏惧。
到了现在,李沧云终于明白当初章邯为何单单只夺取天枢、瑶光、七杀三剑。
因为这三剑才是大秦的真正目的,其他的名剑不过是顺手为之。
大秦是想以杀破狼之命格搅动天下风云,将天地大势彻底掌控在自己手里。
只可惜那位秦皇忽略了一个问题,他没想到沉睡已久的神明苏醒了,而且还加入了反秦势力。
这也导致大秦的杀破狼计划暂时性搁浅,
韩信站起身,倒提破军,冷漠的目光自剩下的四人中来回穿梭,仿佛在挑选自己的猎物。
突然间,韩信动了,化作一道黑色闪电,瞬间袭向天同。
很显然,刚刚发生的一切,他还记在心里。
“老子就知道你小子是个记仇的主。”天同丝毫不感到惊讶,天同剑直指苍天,接引无尽星辰之力。
一道璀璨的星辰光柱自天穹落下,融入进天同剑中。
精品玄幻小說 《諸天古卷》-第七百零九章:變數讀書
“吃老子一击。”天同双眼迸射出亿万缕星辰之光,浩瀚无垠的气息如同海浪一般。
巨大的星辰光柱化作一柄通天之剑,重重地向韩信砸去。
面对这惊天一击,韩信不闪不避,高举破军,竟然想硬抗。
轰!剧烈的爆炸声响彻云霄,一道道气浪向四周扩散,顿时间烟尘滚滚,大地仿佛不堪重负,即将塌陷。
就在这时,远处的咸阳城有一股无形的波动涌现,镇压了一切,使得四周毫发无损。
这就是大秦的底蕴之一,哪怕是至强者亲自到来,也未必能够撼动咸阳城。
远处,坐在巨石之上的小女孩晃悠着小短腿,浑然没有受到影响,反而饶有兴趣的看着众人。
尘烟散去,露出韩信的身影,周身一尘不染,毫发无损。
章邯看到这一幕,轻轻摇摇头:“还真是年轻啊!”
“再来。”天同心中一凛,面上却不动声色。
韩信怡然不惧,倒提破军,飞身上前,与天同战成一团。
两人你来我往,互不相让,一时之间,竟分不出胜负。
“师兄,我来助你。”天相见此,也不再讲什么江湖道义,与天同共同攻向韩信。
面对两大剑主的围攻,韩信面无表情,从容面对。
“两位不出手吗?”章邯瞥了始终保持警惕的天权与玉衡两人一眼,淡漠地说道。
“将军不出手,我等又怎敢擅自出手?”天权巍然不动,手中天权剑发出阵阵轻鸣。
“既然如此,那我等不如当个看客,你看如何?”章邯出乎众人意料,竟然如此说道。
天权与玉衡对视一眼,略微思考一下,不得不承认,这种情况对两人来说是件好事。
虽然他们实力不弱,但与章邯比起来差距尤其明显。
章邯的实力与李沧云相差无几,是可以轻易碾压两人的,即使用出双剑合璧,也撑不过二十招。
“故所愿尔,不敢辞也。”天权痛快地答应了章邯的“请求”。
“既然如此,两位请跟我来吧!”章邯身影如电,瞬间出现在两人身后。
宽厚的大手,一左一右搭在两人的肩膀上。
天权与玉衡身体一僵,轻轻转过头看着章邯,内心保持警惕:“将军此举,意欲何为?”
“两位莫要误会,本将军只是想带两位离开这里。”章邯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将军想将我们带到哪里?大秦天牢吗?”天权面色变得严肃起来,冷漠地说道。
“天权剑主心思缜密,却总爱瞎想,实在不是个好习惯。”章邯摇摇头,话语中充满了惋惜,仿佛真的替天权着想一般。
“还请章邯将军明言。”玉衡也是开口说道。
“两位请随本将军来。”章邯松开双手,大摇大摆地向着远处那块巨石走去。
仅仅几步,便到达了目的地,而巨石之上的小女孩眨巴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章邯。
“叔叔,你是来陪韵儿玩的嘛?”小女孩笑嘻嘻地问道。
“是啊,韵儿开心吗?”章邯坐在巨石之上,将小女孩抱在自己的怀里。
“嗯嗯!”小女孩点点头,并未反抗,坐在章邯的怀里,笑的十分开心。
看到这一幕,天权与玉衡对视一眼,虽然不知道章邯心中想法,但对方刚才既然没出手,那现在更不可能出手。
于是乎,两人也是来到巨石旁边,却未曾靠近章邯,而是自己凝聚出一方椅子,坐在了上面。
“叔叔,他们怎么不过来?”韵儿指着天权玉衡,精致的小脸上满是疑惑。
“因为他们害怕。”章邯笑着回答道。
“害怕?为什么会害怕?难道是因为韵儿吗?”韵儿咬着手指,接着问道。
“哈哈哈哈,他们不知道韵儿的身份,自然也就不会害怕韵儿。”章邯大笑着说道。
“韵儿?身份?害怕?”天权脑海中闪过这三个词,不断地排列组合,开始猜测章邯的意思。
而就在他们正在履行看客职责时,其中一场战斗竟然快要分出胜负来。
只见韩信手持破军,攻势愈来愈猛,周身气息汹涌澎湃,几乎跨入了造化境小成。
反观天同与天相双剑合璧,集二人之力,艰难地抵挡着韩信的进攻,短短十几分钟,已经只有招架之力,而无还手之力。
得到破军的韩信,就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大名鼎鼎的南斗六剑,两位蜀山剑主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噗呲,利剑入体,天同躲闪不及,被韩信刺穿了肩膀,顿时间鲜血四溅,散落一地。
那巨大的伤口让人心生惧怕,其上有一股古怪的能量缠绕其上,使伤口无法复原。
天同发出痛苦的怒吼,天相想要逼退韩信,却根本不是对手。
现在的韩信彻底动了杀心,拔出破军剑,带出大量鲜血,再次劈向天同。
幸亏天相反应及时,急忙将天同拉走,方才避开这一击。
韩信眉头一皱,神色冷漠,继续持剑杀向两人。
天权与玉衡内心焦急万分,却没办法出手。
就在这时,天权瞥到了章邯怀里的小女孩,内心有了想法。
仅仅一个眼神,玉衡便明白天权要做什么,两人施展秘术,瞬间消失不见。
下一刻,已然出现在章邯的身后,天权控制住章邯,而玉衡出乎意料的抱走了小女孩韵儿。
“章邯将军,还请您让他停手。”天权指着韩信,正色道。
未曾想章邯对天权的话不理不睬,反而用可怜的眼神看向玉衡,这种感觉,就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叔叔,你是来杀韵儿的吗?”小女孩韵儿弱弱地问道。
未等玉衡回答,那双明亮通透的大眼睛瞬间变为血红色。
一股庞大的能量波动自韵儿身上升腾,仿佛来自远古莽荒的恐怖气息,轻易地将玉衡振飞数千米。
噗呲!那高大的身躯仿佛纸一样脆弱,瞬间化作了两半,重重的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