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孤島諜戰 愛下-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K相伴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孤岛谍战
上海交通大学的学生确实不好惹,他们可不管新六军是不是战功赫赫,看以新六军敢盗运学校的校产,学生、校工、教师不仅抗议,还亲自去阻止。结果,引来新六军的殴打。
不仅学生和校工挨打了,交大的总务长也被打伤。
人氣小說 孤島諜戰-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K推薦
这下交大怒了,全体教师摆教,学生也罢课。其他大中学校闻讯后,也决定声援交大。
这下新六军尴尬了,廖军长还是要点面子的,只得道歉偿还损失,并且下令新门军限期撤离交大。
1946年3月17日下午,胡孝民带着军统上海新区的一众干将,亲自前往机场。到机场时,发现钱鹤庭也到了。
胡孝民笑吟吟地说:“今天戴老板来上海,只是转机去南京,老长官就没必要来了吧?”
戴立视察完北平站后,原本要直飞南京。但南京天气恶劣,就转飞上海。胡孝民也是临时得到消息,这才迅速带着手下来到了机场。没想到,钱鹤庭也得到了消息。戴立毕竟是中国最大的特务头子,他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其他特务的心。
钱鹤庭说道:“不要说戴老板的飞机要落地,就算从上海过,我也要恭迎。”
他在重庆时,倒是经常见到戴立。当时没觉得什么,到上海后,如果能得到戴立的首肯,以后在警察局的威望也会更高。
胡孝民看了看手表:“按时间差不多也到了,怎么还没到呢?汤伯荪,去问一下塔台。”
飞机不像火车,一旦从北平出发,就没法停的,会一路飞到上海。
钱鹤庭说道:“塔台能跟飞机联系上。”
汤伯荪很快跑了回来,脸色苍白:“报告,戴先生的飞机……失踪了。”
胡孝民吃惊地说:“失踪?这是什么意思?”
未谋胜先谋败,凡事他总会往最坏的方向想,失踪是不是坠毁?或者飞机被劫持?
汤伯荪说道:“塔台一直联系不上戴先生的飞机。”
胡孝民与钱鹤庭对视了一眼,两人眼里都是担忧。戴立是军统的扛把子,他要是出了事,军统这么多人,可就没有了主心骨。
胡孝民马上说道:“用我们的电台与戴老板联系,另外给北平和重庆发报,向他询问戴老板的消息。”
一个小时后,北平和重庆回复,没有戴立专机的消息。同时,重庆的毛秘书,发出“戴立和他的专机神秘失踪”的查询电报。让北平至上海沿线的军统全部行动起来,特别是有机场的地方,全力寻找戴立的下落。
钱鹤庭突然问:“孝民,你说戴老板会不会……去了延安?”
胡孝民摇了摇头,笃定地说:“不可能!军统正是如日中天,这个时候去延安跟去年投靠日伪当皇协军有什么区别?再说了,他就算去了延安,共产党也不敢用他,甚至还要送回来。”
他最担心,戴立的飞机会失事。
这些年,飞机失事时有发生。戴立的虽是专机,也一样有机会失事。而且,戴立去北平,是查处北平站的马站长。兔子急了还咬了,何况马站长也是个狠角色。
果然,到晚上得到消息,戴老板的飞机坠毁在岱山。
听到这个消息,胡孝民就知道,军统要变天了。
进入四月,中共中央作出对今后之局势分析及对上海工作之指示,在国民党六届二中全会及参政会中,老蒋已经公开反动。全党同志都要在思想上应对了解,今天还是个危机时期,但基本上还是民主时期。
同时,中央对上海的工作方针,也有明确指示:今天在上海不但要政治民主化,而且在经济上要争到分配民主化,并指出今后的民主长期性的,要克服过去一般城市工作同志不注意技术研究,看轻技术的缺点。今后应在事业中生根,精通技术,特别是经济建设方面的干部。以及处理好公开工作与秘密工作的关系等。
这个指示是四月一日发出的,胡孝民收到时,已经过了几天。为此,他特意去了趟九如里5号,与刘尧秘密会谈了一次。
回来后,胡孝民再向冯五转达上海地下党根据中央指示提出的几点注意事项。
胡孝民说道:“首先要确定上海工作是长期性的坚韧性的,今后我们必须以积储力量,扩大群众组织,造成深厚顽固之社会基础。这一点,我们正在做,也做得很好。具体到码头情报组,需要将国民党政府的决策,以最快的速度传回组织,让党能提前预判和应对。”
冯五认真地听着,这些内容是不能笔记的,只能记在脑子里。如果没记住,或者没理解透的,还得再问胡孝民。毕竟,他还得向胡孝民的舅舅戴朗如转达呢。
冯五是人力车夫出身,上了夜校后才识字。做地下工作后,也没受过专业训练。他的经验,大部分是胡孝民手把手教的,还有些则是自己总结的。
“另外,今后还须抓紧注意秘密工作之原则。当然,这个抓紧,不是专指我们。码头情报组的工作,多次得到上级表扬,就连中央首长也知道我们呢。但以后,还需要再接再厉。”
冯五郑重其事地说:“我会严格遵守秘密工作原则。”
“再有,就是今后秘密工作与过去不同,毕竟客观环境变了,我们与国民党之间没有民族矛盾。对了,以后党内对国民党将用‘K’来代表。我们目前都潜伏在K内部,要详细了解K每一派别之背景活动姿态、方式、力量及其内部矛盾。可以利用交朋友及落后之旧形式组织,比如结拜等方式。另外,为了照顾斗争长期性而了解K之内部起见,必须打进它内部,上层分子亦可在必要时加入K。我们要善于同K周旋、接近。”
冯五微笑着说:“我们不是一直在这样做么?”
胡孝民在国民党内部已经有了相当的身份和地位,也发展了自己的人脉。在上海,胡孝民已经形成了一个以他为中心的特工势力。就算戴立死了,胡孝民也能保住现在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