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諸天之從南宋網遊世界稱霸-第269章 他就是陳逍熱推

諸天之從南宋網遊世界稱霸
小說推薦諸天之從南宋網遊世界稱霸诸天之从南宋网游世界称霸
艾尔费雷德进了德佩多纳包间后,就没有出来,也没有人再次报价。
拍卖方的两个老者,也没有奢望还能有比元素石更高的报价。
连续报数后,一锤定音,成交!
今天的拍卖会完美落幕,宾客们兴致勃勃的一边议论,一边离场。
那神级老妪,看了二楼包间一眼,呵呵一笑,也悄然退场。
瑟琳娜带着安吉利亚,跟在两个老者身后,进入了陈逍的包厢。
精彩言情小說 諸天之從南宋網遊世界稱霸 愛下-第269章 他就是陳逍鑒賞
当他们看到包间中的人后,不由愣住了。
怎么全是年轻人?那位法圣呢?
唯有安吉利亚,当她看到陈逍的那一刻,眼中的凄凉和灰败,突然减退了不少,还多了一丝神采。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諸天之從南宋網遊世界稱霸》-第269章 他就是陳逍推薦
见他们来了,却没人说话,陈逍轻咳一声
“元素石已经在你们手上,安吉利亚是不是该送过来了?”
其中一老者脸色一正
“当然,我们正是带这位美丽的精灵过来交付于先生的。”
瑟琳娜拉着阿安吉利亚来到陈逍身旁,并且双手递上一个,好似小型遥控器一样的东西。
“先生您好,这是束魔圈的控制魔法器,请您收好。”
束魔圈陈逍知道,和手铐是一个性质,不过修炼者被套上后,魔力和斗气都将被锁住,无法再催动自身的力量。
陈逍看着安吉利亚脖颈上,套着一个不知名的金属圈。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諸天之從南宋網遊世界稱霸-第269章 他就是陳逍熱推
接过魔法器,立即按了一下按钮,金属圈便自动收缩成了半圆,掉在了地上。
安吉利亚感受到魔力再次回归自身,愣愣的看着地上的金属圈,眼中的神采越发明亮。
她感激又不可置信的看着陈逍的眼睛
“你……你不禁锢我?”
陈逍温和一笑
“我为什么要禁锢你?”
“其他种族不是都要禁锢、控制我们精灵吗?包括人类。”
陈逍摇摇头,不再接受,转头道
“这些毁掉的座椅和水晶球多少钱,我赔给你们。”
一老者大度的一笑
“先生客气了,区区一个水晶球而已,还说什么赔不赔的。”
陈逍也不坚持
“那就多谢了,告辞!”
老者忙道
“先生请稍等。”
陈逍眉头一挑
“怎么还有事?”
“请问先生,那位法圣先生已经先离开了吗?”
这里的六个人,只有陈逍他看不透,却也不认为陈逍就是那个附魔失败的法圣。
陈逍不置可否的看着他,等他继续。
这种态度让老者很不爽,一个小年轻也敢对他这个圣级强者无礼?
不过他没有发怒,他需要先找到那个法圣,想办法看能不能再弄些元素石出来。
元素风暴可遇而不可求,打破之后也不一定能得到元素石,不过只要出现了元素石,必定不会只有一枚。
“我们拍卖行还有不少宝物,想和那位法圣先生做些交易,还请代为引荐。”
不就是窥视元素石吗?陈逍心中不屑,却也没必要恶语相向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諸天之從南宋網遊世界稱霸討論-第269章 他就是陳逍相伴
“阁下的意思我明白,一定代为转达。”
说完就带着化秦殇等人离开了包间。
另一个老者阴沉的说道
“以为有个法圣撑腰,就可以横行无忌了?”
“年轻人嘛,不知天高地厚很正常!马上派人跟着他们,一定要找到那个法圣。”
陈逍一行下楼,刚刚走到大厅。
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拦了上来,傲然的说道
“洛斯弗杰,拍卖会已经结束,跟我去擂台吧!”
这人不是德佩其又是谁。
陈逍没理这家伙,而是看向大厅,这里聚集了很多人。
有些是等着看热闹的,而来找麻烦的也必定不会少。
虽然扎莫德等人说得信誓旦旦,让洛斯弗杰不用担心,可是现在直面德佩其这个血族剑师,他还是做不到不紧张,只能看向了陈逍。
却在这时,一声惊怒响起
“陈逍!你也来了!”
遁声望去,陈逍眼神微眯,冷笑道
“蔚风!真是冤家路窄!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还能往哪里逃!”
布斯蔚风脸色铁青,杀意森然,气势迭起
“逃?那就看看今天究竟是谁逃!”
“哦?你今天竟然如此有底气?不知是仗了谁的势?”
陈逍差矣的看向了蔚风旁边,一个俊朗而倨傲的年轻人,而另一个身穿魔法袍的人,却让陈逍眼前一亮。
“是你?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今天你们二人都别走了!”
那魔法师竟然就是,当初和蔚风一起偷袭查尔斯洛河的,那个土属性法圣。
“陈逍?短短半年时间,你竟然就成长到了如此地步,实乃我秋白书生平仅见。”
艾尔费雷德和德佩多纳,知道了德佩其和洛斯弗杰的赌约,这才没有再次报价竞拍精灵。
见洛斯弗杰不敢应战,正要出言逼迫之时,对方竟然又和别人起冲突了。
蔚风爆发出来的气势,竟然是一位剑圣。
秋白书自报姓名后,引起了一阵惊呼,艾尔费雷德等人也暂时按耐下来。
“秋白书?是那个秋白书吗?”
“错不了!就是秋白书法圣!没想到他也来了。”
“秋白书大人可是圣光魔法学院的十大天才之一啊!”
今天来此的圣级强者不少,一个法圣并不算什么。
可是圣光魔法学院的十大天才之一,那就另当别论了,而且秋白书还有另一层身份,他的爷爷乃是圣光魔法学院的副院长之一。
如此身份,哪怕神风学院的高层来了,也不得不忌惮三分。
可是刚刚那叫陈逍的家伙说了什么?
他要让秋白书和那个叫蔚风的剑圣,都留在这里?
这是要杀了他们?
这家伙是茅坑里打灯笼,来找死的吧!
等等……
“陈逍?他是陈逍!就是最近号称第一圣者的崆峒陈逍!”
“什么?他就是所谓的第一圣者?”
“这么年轻?开什么玩笑?传言终究是传言,太尼玛可笑了!”
“嗨,还有更牛逼的呢,听说他还打败了剑神,你信吗?反正我是‘信了’哈哈哈……”
哄笑声,讥讽声接连而起。
“剑神?谁见过?还被他打败了,那我都能跟主神喝酒侃大山了,嘿嘿……”
“第一圣者?好大的名头,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也不能这么说,你还不许别人睡觉做梦啊?”
讥讽起哄的都是一些小势力,实力不足的人,他们是对传言不信,更想以此来讨好秋白书等人。
而在场的一些强者们,却是神情凝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