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天啓預報 線上看-第九百三十六章 ‘舊怨’讀書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半个月之后,中西伯利亚高原,贝加尔山脉。
远方的雪山出来了肃冷的风。
在狗皮帽子下面,槐诗抬头,哈着热气。
眼前的篝火发出清脆的噼啪声,火星飞舞着,挂在火上的陶土罐子中,没有放调味品的羊肉汤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
槐诗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纸包,把刚刚跑了两公里刮下来的岩盐撒了一点进去,然后拿着木头汤勺撇去浮沫,盖上之后继续炖煮。
在挡风的乱石堆下面,透出丝丝绿意的山坡上,一只又一只脏兮兮的羊正低头啃着草皮。
而那个撑着拐杖,披着皮毛的老牧羊人正在抽着自己晒的烟叶,同罗素说着什么。两人好像在谈笑,不时就爆发出一阵大笑。
看的槐诗眼角直跳。
“你们天国谱系的人是不是多少脑子都有点毛病?”
不是跑去奈良喂鹿,就是自闭关门玩模拟创世纪,再要不就是跑到荒山野岭里来放羊,一个比一个玩得野。
尤其是眼前这个老头儿,据说三十年都没进过城市一步了。
吃穿用住全部都自己解决。
就这还没暴毙,只能说升华者的身体素质倍棒了。
人一旦开始放飞自我,就会千奇百怪。就好像常年不出门蹲在家里的阿宅,时间久了,就多半会出问题。
一开始,槐诗还不明白,是什么人想要见一面都要直升机空投。
刚开始见到那老头儿的时候,他还以为遇到野人了呢,正打算摸出手机拍照。结果被老头儿翻眼一蹬,信号都给瞪没了。
满格的信号瞬间消失。
在他跟前五分钟,手机没电,一个小时之后,槐诗发现罗素的手表都开始解体。而等到俩小时之后,俩人身上就一件现代化的东西都没能留下来。
连钱包里的银行卡都被消了磁。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天啓預報 風月-第九百三十六章 ‘舊怨’分享
得亏马鞍包半个月一次的许愿功能没用掉,否则就要在荒野里裸奔了。
要槐诗说,这老头儿哪里是什么炼金术师,简直是针对文明的EMP,高精尖端的电子设备杀手。
真要让他去城里逛一圈,不知道要闹出多大的乱子。
最关键的地方在于,虽然偏科的有些过头,他怎么也算是个顶尖炼金术师了,结果到现在,他都愣是没发现,那老头儿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就好像他本身的存在就是针对文明的毒素一样,移动的电子灾难。
难道这就是天国谱系的战略级武器?
用法就是把他丢到敌方阵营里去?
就在汤快要煮好了的时候,两人已经结束了谈话,向着帐篷的方向走来。
依稀能够看到牧羊人凝重的神情,还有隐约的释然:“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那个老男人张口,将还没熄灭的最后一截卷烟丢进嘴里,咀嚼着菸草和火星,随意的问道:“你去过卡佳那里了么?”
“呃……”罗素的神情一滞,“你问了一个好问题。”
牧羊人收回视线:“你得知道,但凡你们两个都还活着,总逃避不了这个问题。”
罗素没有说话。
只有槐诗在旁边眨巴着好奇的眼睛。
卡佳是谁?
老头儿的仇人?
不过这名字听起来像是个女的?如果俄联名字的话,那么卡佳的全称应该是……叶卡捷琳娜?
“嘶!”
槐诗在汤锅前面倒吸了一口气,装作闻闻味道的样子,内心之中满是好奇。
可接下来两人再没有谈论有关这件事情的问题。
令他肚子里百爪挠心,好奇的不得了。
谈完事情,喝完汤,罗素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下山的路上,槐诗问:“接下来去哪里?”
感觉这一趟旅程简直充满了刺激,跟出门抓宝可梦一样。
但出来逛了这么久,从瀛洲到美洲,再绕了一个大圈之后跑到了俄联,饶是槐诗也感觉到有点想要回家了。
“怎么,累了?”罗素问。
“还好。”槐诗看了看身上的皮袄皮裤子:“只希望你下次能告诉我咱们去哪里,好让我先换身衣服。”
“放心吧,槐诗。”
罗素手里转着打火机,似是有些无奈:“接下来啊,除了几个无足轻重的小问题之外,就只剩下两个麻烦一点的地方了——”
他停顿了一下,忽然问:“罗马和埃及,你喜欢哪个?”
“呃……”
槐诗想了一下:“你忽然这么一说,我当然是选……”
“当然是选埃及,对吧?”
“……”
罗素看着他斜眼的样子,顿时愉快起来:“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傅依小姐最近不是在实习么,你去罗马又见不到,急什么。
要我说,咱们不如去伦敦逛逛,让艾女士做个导游,尽情欣赏一下天文会总部的风情,如何?还是说咱们边境暗网转一转,拜访一下三贤人?或者,天竺?听说罗小姐前些日子超越了其父,六道试炼击破了三道呢,哎呀,真是未来可期……”
槐诗的眼角狂跳起来。
他哪里都不想去!
死亡预感总在提醒,他去了哪里都会有血光之灾——
你就不能盼着我点好吗?
而就在谈笑间,罗素的笑容也僵硬了一下。
脚步停顿在了原地。
“怎么了?”槐诗问:“不是去埃及么?怎么不走了?”
罗素抬头,望向天空的尽头,叹息了一声。
“看来用不着了。”
“嗯?”槐诗不解。
“跑慢了一步。”老王八无奈的耸肩,歪头,点燃雪茄,轻叹:“已经有人来接咯。”
就在这短短的几秒钟时间里。
凄白的色彩就从天空的尽头,层层远山的最深处升起,舞动在了天穹之上。宛如一条条回旋的白练。
槐诗瞪大眼睛,只感觉头皮发麻。
那是风暴。
风暴在天空中所形成的漩涡。
恐怖的暴风卷着数之不尽的白雪,从寒冷的高原之上俯冲而下,规模庞大的不可思议,可随着前进,却又在迅速的收缩,到最后化为了一道怒龙一般在天空中翻涌的雪色龙卷。
笔下生花的小說 天啓預報 愛下-第九百三十六章 ‘舊怨’
正朝着他们,呼啸而来!
“哇!”
牧羊人从旁边的草丛里神出鬼没的探头:“来得好快!”
“王八蛋,你出卖我?”罗素质问。
牧羊人愣了一下,被逗笑了。
“我拿什么出卖你,电话么?手机?无线网络?还是靠着我的大嗓门,站在山顶上朝乌拉尔的方向喊:快看呀,卡佳,罗素这个狗东西在我这里——”
老牧羊人冷哼了一声摊手:“拜托,她可是俄联的老教母,风暴的盖亚,这里的每一粒雪花里都有她的名字,每一缕霜风都是她的头发。你踏入了俄联的领土,难道还指望能瞒得过她的眼睛?”
罗素恼怒,“我做过屏蔽了!”
“我顺手解了,怎么滴吧!”
牧羊人没好气的回答,“罗素,你总要面对问题。”
那一瞬间,风暴从天穹上呼啸而下。
槐诗的头皮发麻,在这覆盖了仿佛整个天穹和大地的恐怖灾害面前下意识的低头,趴下来,准备抵御接下来的恐怖冲击。
可暴风却擦着他的身体从两侧绕过了,根本懒的理会他这无从轻重的角色。
当槐诗抬头的时,却发现,罗素消失不见。
除了那老王八之外,一根草一片叶子都没有带掉的。
“哇哦,爱丽丝现境奇遇记!”
槐诗愣了半天,不由得感叹,衷心的祝愿老王八能够在异世界转生时找到铁皮人狮子和稻草人为伴并且不要再回来了。
可紧接着,他又开始麻了。
“那我怎么办!”
“你大概,可能,或许……被丢在这儿了?”牧羊人幸灾乐祸的感慨:“他有一点旧怨要处理。或许会有点麻烦,你不方便露面。”
槐诗疑惑:“有多麻烦?”
牧羊人想了一下,认真的说:“前女友要账那么麻烦。”
“……“
槐诗被这庞大的信息量惊呆了,摇头:“当我没问。”
可罗素那老王八吃喝嫖赌欠了三点五个亿,天国谱系重组未半而中道崩殂了,自己去哪儿啊?回丹波吗?
“我看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陪我放羊吧。”
牧羊人兴致勃勃的提议:“我看你羊汤熬得挺不错,不如来帮我干活儿,我教你原始咒术如何?”
我有这荒野求生的兴趣,我何必跑到俄联来!
槐诗还来不及回应,就听见天边风暴呼啸。
凄白的龙卷去而复返。
就好像想起出门车钥匙忘带了一样,猛然杀了个回马枪,瞬间将他吞没。
等风暴消散,槐诗已经消失不见。
只剩下牧羊人站在原地,目瞪口呆,抬头看向天上。
“喂,卡佳,你好歹把我也带上啊,我也好多年没出过门了啊喂!”
无人回应。
只有一群傻羊奔腾而过时的咩咩声。
天高地远。
.
在风暴里,槐诗并没有预想之中的天旋地转和头昏眼花。
就好像只是眼前一花。
他就从群山之间,来到陌生的城市之中,四面八方都是工厂的高墙和无数从烟筒里升上天空的浓烟。
火熱小說 天啓預報討論-第九百三十六章 ‘舊怨’相伴
汽车从他身旁轰鸣而过,眼前的教堂中响起阵阵钟声。
广场上一群白鸽惊起。
捧着咖啡的行人们匆匆来去。
而槐诗茫然四顾,还穿着皮袄皮裤子和皮帽子。
好像一头闯入城市的熊。
“这哪儿?”
“乌拉尔工业区的首府。”
教堂的门前,奉命等候在此的黑衣神父回答道:“槐诗先生,欢迎来到俄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