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這個刺客有毛病-第二十三章 天時地利分享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我要将今川义元的首级作为礼物送上,以证明自己是那个足以统一整个东瀛的男人。
织田信长的话便是这般意思。
而颜玉则不动声色地笑了笑:“我看过很多不自量力的人大言不惭地说大话的样子。”
“今川义元有雄兵五万,算上他所结盟的大名,统共几乎有十万兵马可以调用,区区尾张国,有兵不过五千,兵法有云,十则围之,就算那古野城再怎么坚如磐石,被围困之下,也只能肉坦请降一条路可以走。”
“我听说你们神州的古书中同样有这样一句话。”织田信长丝毫看不到气馁,他笑着说道:“三里之城,七里之郭,环而攻之而不胜。”
“夫环而攻之而不胜,必有得天时者矣。”
“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而今我尾张国虽然是小国,但是家臣效命,百姓咸服,织田家统治尾张数百年,广播恩义于此地,此为人和也。”
“今川义元孤身犯境,举重兵而临险地,尾张风土险峻之处,我早命人画好了地图,时时布控监察,如今今川义元之入尾张,就如同老鼠跑进了瓦罐,即使兵力再多,也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多费几刀的功夫罢了。”
颜玉听着织田信长的侃侃而谈,表情依旧没有太多的变化。
关于织田信长是不是一个夸大其词之徒,之前的接触,眼前的男人差不多已经可以证明自己不是了。
但是这个世界,很多时候只论成败,而不论过程。
而眼下无论织田信长有多么自信,有一点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否认的,那就是正在远方集结大军的今川义元,这次进攻的军队可能会超过四万。
四万是什么概念?
虽然说很多人嘲讽东瀛战国时期就是一群村长的械斗,比如说织田信长,差不多也不过是一个村长罢了。
但是——重点就在于这个但是。
当初汪直攻取应天府的时候,声势那般浩大,但事实上,汪直的军队加起来尚且没有超过一万人——如果你能够考虑到这一万人大多数都是海盗,千里迢迢被汪直从海上征调过来,那么这个数字依然非常可怕。
毕竟——这可是一万海军啊。
汪直用一万人里应外合攻取应天府,俘虏了胡北宗这个两江总督,如果不是方别最终选择刺杀了汪直,让那些汪直部属自行溃散劫掠离开,那么他们还真的有可能以这一万兵马为骨干,等待朝廷的大军来伐。
而现在,今川义元区区一个村长,能够集结出来货真价实的五万大军,并且能够动用这只军队来征讨织田信长,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了。
事情远远没有织田信长说的那样轻松。
“那么天时呢?”颜玉看着织田信长说道。
“天时就是你们。”织田信长淡淡说道。
“如果说今川义元进攻的话,那么他能够选择的道路不多,尾张国是一片大平原,原本是没有险地可守的,但是尾张国之外,却是连绵起伏的山峦,军队根本难以穿越,想要来到尾张,桶狭间就是必经之路。”
“这是一处狭长的谷底,道路崎岖,军队难以展开,今川义元依仗着自己的兵力雄厚,根本就不会想到我敢出城迎战。”
“倘若等今川义元来到了那古野城下,就算我能够勉强守住,尾张也会元气大伤,再也没有东山再起的希望。”
“所以我和今川义元的这一战,是不会发生在那古野城的,也不会是两败俱伤之势。”
“要战就是大战。”
“要战就大胜。”
织田信长的话语淡淡,但是有着难以掩饰的自信。
可以说他自从接掌了尾张之后,就一直准备着迎接各路敌人的进攻,因此自己亲自勘察四方的地形,并且差人绘制地图,就等待着有朝一日这些准备可以真的用上。
有一点织田信长说得对,那就是今川义元绝对不会想到,他的兵力十倍于织田信长,而这个男人依然敢于率先出城发动攻击。
并且是在自己挑选的地点与对方展开的决战,而不是单纯的骚扰。
“有意思。”方别在一旁笑着开口:“那么我们为什么是天时呢?”
“你们既然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天皇陛下的意志,那么能够得到天皇陛下的支持,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也能够为我接下来的行事提供便利。”织田信长看着方别说道:“就像我们方才说的那样,我没有办法像当初秦王消灭周王室一样将天皇从东瀛抹除掉。”
“相反,我更需要借助天皇陛下的力量和认可。”
“如果今日我能够击败今川义元,那么就足以证明我的实力与魄力,能够成为那个统一整个东瀛的大名。”
“所谓天时,这当然是再好不过的天时。”
“但是同时。”织田信长看着方别顿了顿继续说道:“你也是天时。”
“我想请你在我攻入今川义元的军中之时,你为我取下今川义元的首级。”
方别听到织田信长的这句话,不由笑了笑:“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你把今川义元的首级当做礼物呢,怎么,连礼物都要我来砍下来吗?”
“今川义元的武力不足为惧,他虽然号称东海道第一弓取,但如今早已经被酒色掏空了身子,正面对上不堪一击。”织田信长看着方别说道:“但是因为辉夜姬的威胁,虽然按照我之前的理论,辉月姬所刺杀的大名大多都是比较弱小的那些,会促进这些大名之间的吞并战争,而今川义元的刺杀顺位肯定是远远落后的。”
“但即使如此,今川义元也像我一样,从东瀛求取最强的剑客为他保驾护航。”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剑圣本人应该就在他的身边,这样的话,即使我能够击败今川义元的军队,也没有办法斩下今川义元的首级,那么我之前所说的交易就没有办法进行。”
“另外,就像我说的那样,要胜就是大胜,如果不能够阵斩今川义元,让他逃回领地,我也没有办法继续兴兵攻取,这就等于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方别听着织田信长的话,看着对方的眼睛:“所以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这也是交易的一部分。”
“我原本就打算率众奔袭桶狭间,所以现在,我邀请方别你跟随我一同前往,我要让你亲眼目睹今川义元军队溃败奔逃之景。”
“而同样的,如果当我没有机会能够斩杀今川义元的时候,我希望方别你能够出手,替我杀死他。”
“我负责溃敌。”织田信长同样回望着方别:“而你负责斩将。”
“那谁负责刈旗呢?”方别忍不住吐槽道。
“刈旗?”这下连织田信长都没有跟上方别的脑回路。
而方别笑着摇了摇头,不再纠结这个话题。
这是项羽本纪中关于这位霸王即将败亡时候的描写,当时项王领二十八骑,面对近万军马的追击,从容表演了斩将溃围刈旗的惊人操作,最终自刎于吴江之畔。
不过即使说织田信长再怎么熟识神州历史,这样偏门的梗想要让他领会难度实在大了一点。
而方别则将目光转向了颜玉:“所以老板你怎么看?”
颜玉苦笑着摇了摇头:“我还能怎么看。”
她这样说着,随即看向织田信长:“所以你是希望我们率先为合作支付一定的诚意吗?”
织田信长摇了摇头:“并不是预先。”
“我说过,只有当我率军抵达桶狭间,并且在那里彻底击溃今川义元之后,在那个蠢货打算逃跑而我无力阻止的时候,才是方别出场的契机。”
“这个时候事实上已经完成了交易,轮到你们支付报酬的时候了。”织田信长看着颜玉:“你说不是吗?颜玉小姐。”
“你要真这么说,那可能也没错。”颜玉叹了口气:“那么现在今川义元究竟到了什么地方,你清楚吗?”
“原本是不清楚的,现在差不多已经清楚了一点。”织田信长看着颜玉说道:“既然你们之前遭遇到了甲贺忍者的袭击,那么他们就是今川义元的先锋军。”
“既然先锋军已经到了,那么真正的大部队也不会太远。”
“我已经派遣了斥候去侦查今川义元的动向,很快就会有所回报,但是在那之前,我已经收拢好了我的军马,只等待最终的大军开拔。”
织田信长说这番话的时候,隐隐有一股霸气油然而生,就好像他这次不是去执行一场九死一生的奇袭作战,用四千不到的军队去对抗敌人最少四万的大军,而是去从容收获一场辉煌的胜利。
单单这份自信,就真的令人有些着迷。
“还有。”织田信长继续说道:“其实我还要感谢一下你。”
“这场奇袭,最害怕的就是有人提前通风报信,或者说被斥候侦查到了大军的动向,我现在最倚仗的,就是今川义元丝毫不把我放在眼里的傲慢自大,所以在此之前,我一直都在家中奏乐看戏,装作纵情享乐的样子,并且刻意将这个情报传递给今川义元。”
“此时整个那古野城中所有的谍子都已经被我提前控制或者拔出,一切的筹备都是在暗中进行,今川义元做梦都没有想到,在他看来醉生梦死的我,竟然在积蓄全部的力量打算给他致命一击。”
“而这个时候,你能够杀退原本想要劫掠阿市来为这场胜利增加筹码的甲贺忍者,对我来说更是大大的好事。”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方别笑着说道:“所以说织田大人你喜欢穿女装只是想要麻痹别人了?”
“这个。”织田信长沉默了片刻,然后看着方别说道:“为什么要区分男子和女子所穿的衣服?只要能够穿在身上,合身遮羞的就是好衣服。”
“如果为了美观的话,我为了更好看而穿那些更好看的衣服,这难道也需要别人来指摘吗?”
方别一瞬间居然有点被织田信长的这个理论给折服了。
是的,衣服有什么错,为什么要区分男装和女装。
织田信长只是觉得那些女装穿起来很好看就穿了罢了,依然是一个铁骨铮铮的男儿,怎么能够用这种癖好去恶意揣测这样一个战国豪杰。
但是方别嘴角还是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织田大人打算什么时候出发?”方别问道。
如果可以的话,方别也很想看看,织田信长是怎么粉碎这次看起来几乎是灭顶之灾的危机,桶狭间之战的奇袭获胜,究竟又是怎样的。
虽然说织田信长是后来数次手撕信长包围网的超级猛男,但是在眼下,就像颜玉所说的那样,尾张国小民弱,此时根本就没有统一东瀛的任何王霸潜质。
可以说是织田信长凭借个人的努力几乎超越了历史的进程,单单这一点,就不得不佩服织田信长。
“如果方别先生愿意的话,可以是现在。”织田信长看着方别说道:“我会有三百骑兵率先出发,在桶狭间控制战略要地,等待今川义元入瓮,随后会有三千步卒携带武器,集结之后对今川义元进行冲击。”
“哪怕今川义元有五万之众,而今我也将切碎冲击倒首尾不能相连。”
“毕竟战场之道,在于杀伤与慑服。”
“我对打仗不是很懂的,如果广济奇在这里的话你们可以好好聊聊。”方别看着织田笑着说道:“总之,姑且问一句,我的马在哪里?”
织田信长看着方别的反应,感觉非常满意:“我有一匹很好的白马,名字叫做小白,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那么就借给你使用吧。”
“那你呢?”方别问道。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起點-第二十三章 天時地利鑒賞
还有只要不是的卢马,小白什么的,骑骑也没有什么关系。
“一位大名怎么可能只有一匹马呢?”织田信长笑着说道:“还有。”
这个男人看向颜玉:“不知道颜玉小姐是在那古野城等待消息,还是打算一起去看看战场上的地狱?”
颜玉笑了笑。
“当然同去。”
“以四千击五万。”
“这可真的不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