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墨唐討論-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儒服墨服之爭分享

墨唐
小說推薦墨唐墨唐
随着墨技展众人拿着最新的产品心满意足的离去,带有拉链的墨服,不锈钢餐具,以及火柴随即铺货整个长安城,引起了一阵阵热捧。
“这个拉链棉服还真漂亮!”
“听说这些拉链也是不锈钢所做的,哪怕棉服穿坏用一点也生锈!”
“墨服价格便宜款式也好看。”
“就是我们自己扯料子打棉花恐怕也比这省不少钱。”
………………………………
墨家机关城中,许婶满意的看着热销的墨服,她所在的是女装部,不少长安女子对于款式好看,价格便宜的墨服毫无抵抗力,纷纷慷慨解囊,买下自己的心仪的衣服。
虽然这个时代女子大多都会女工,但是费时费力而且款式也很老土,墨服大规模生产,面料成本棉花成本大幅度的缩减,再加上流水线和缝纫机的普及,对于长安城的女子来说,还不如买一件划算,又岂是这一批的墨服更有拉链这等新奇的墨技,更是销量暴涨。
“对了,男装棉服销量如何?”许婶忽然侧身询问一旁的墨家子弟。
墨家子弟脸色一暗道:“回许夫人,男装棉服销量不多,除了一些经常骑马的人购买之外,很少有人购买男款棉服。”
许婶不由一叹,女子对好看的服装没有抵抗力,墨服的销量颇多,然而男人对于服装好看与否却并不在意,再加上大多有身份的人都身穿儒服,墨服在男装面前举步维艰。
“不过,男装虽然在棉服销量不好,但是装有拉链的裤子却极为热销!”墨家子弟脸色古怪道。
“男款裤子!”许婶不由一愣,怎么也想不通男人为什么单单喜欢墨服的裤子。
国子监中。
一群国子监学子聚集到一块,小声的交头接耳。
“你买了么?”
“买了!”
“你呢?”
“我也买了!”
一众学子会心一笑,结伴朝着茅房而去。
很快,一传十,十传百,几乎所有的国子监学子,都偷偷的购买了墨服裤子,外面却始终穿着儒家青衫。
“外儒内墨!”
孔颖达听到禀报,不由眉头一皱。
刘宜年义愤填膺的说道:“不错,卑职得到了消息,国子监的大多数学子外面穿着儒衫,而实际上里面却穿着墨服裤子,国子监乃是儒家圣地,如今连儒家衣冠都保不住,身为国子监学子却身穿墨服,我儒家岂不是百家令人耻笑。”
“裤子穿墨服!”孔颖达眉头一皱,“可曾查明原因!”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墨唐 將臣一怒-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儒服墨服之爭閲讀
“这……”刘宜年有些难以启齿。
孔颖达眉头一皱,冷喝道:“连原因都不明,怎么能够解决问题。”
“听说是有利于如厕!”刘宜年涨红着脸说道。
“啊!”
孔颖达顿时愣在那里,很快当一件墨服裤子摆在他的面前,看到裤子前面的拉锁孔颖达这才明白所谓的有利于如厕是何意思。
“这有何难?”孔颖达大手一摆道,“通知下去,日后国子监儒服的裤子全部都改成这样,不过将拉链去掉,全部变成扣子。”
刘宜年讶然道:“就这么简单,以卑职看,国子监不但要严令国子监学子禁穿墨服,更要号召天下抵制墨服,否则一旦拉链大规模推广,墨服定然会大行其道,儒服将会成为绝响,此乃儒家必争之地,不可不察呀!”
孔颖达却摇头道:“当年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世人皆反对,最后赵国却凭借胡服骑射征服草原各部,一跃成为强国,儒服乃是我儒家的传统服饰,只是代表着我儒家,拉链的出现并不亚于胡服骑射对华夏的影响,如果强行阻止墨服我等只会如同阻挡胡服骑射的诸老一般,成为一个笑柄。”
孔颖达看的十分的真切,拉链的作用已经不亚于胡服骑射,注定会引起大唐服饰的变革,就连国子监的学子也没有抵御拉链带来的便利,更何况是普通百姓。
如果是强行阻挡,根本是螳臂挡车。
刘宜年不禁眉头一皱,不满道:“祭酒大人这是涨墨家威风,灭儒家志气么?墨服步步蚕食,如果儒家不作出应对,假以时日,定然再无儒服的立足之地,祭酒大人身为孔圣之后,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孔圣的衣冠礼仪失传么?”
孔颖达沉默半响道:“孔圣的衣冠礼仪乃是并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拉链而失传,如果为了儒家的利益强行改变百姓的对衣冠的选择那才是对孔圣衣冠礼仪最大的亵渎。”
“你简直是枉为孔圣之后,竟然坐视墨家做大,威胁儒家的地位,墨服仅仅是第一步,有朝一日,墨家全面复兴超越儒家,你百年之后有何颜面去面对孔圣。”刘宜年愤怒道。
孔颖达脸色一变道:“如果孔某为了儒家私利,用卑劣的手段玷污孔家名声,那才百年后无颜面对先祖。”
既然拉链已经被发明出来,再阻止也是枉然,他若是强行阻挠,只能和历史上阻止胡服骑射的赵国贵族一般成为小丑,还会连累孔家的名声。
刘宜年愤然离去,回望国子监,不由冷哼道:“你孔颖达爱惜羽毛,又和墨家合作获得了不少好处,想必是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既然你孔家不维护儒家利益,那你就没有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了。”
孔家利用墨家活字印刷术大肆举办图书馆,孔家之后,孔惠索更和墨家子交好,获得了言同音之法,因此孔家对墨家的态度算得上温和派,主张和墨家合作发展。
而刘宜年却是反对墨家坚定的激进派,当下他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对墨家更加激进的大儒,马嘉运。
当夜,刘宜年私会马嘉运,二人密谈一夜之后,最终达成了共识。
“启禀陛下,臣弹劾国子祭酒孔颖达学术不端,………………。”
当日早朝,马嘉运愤然上书,批孔颖达《五经正义》繁杂谬缺之处多达几十处,不得不说,马嘉运虽然人品不行,但是学术之上却无可辩驳,再加上孔颖达在撰写《五经正义》的时候,受制于墨家的压力,稍微激进了一些,立即被马嘉运抓住了把柄。
“臣弹劾国子祭酒孔颖达尸位素餐…………。”
随即国子监书学博士刘宜年上书痛斥孔颖达在任国子祭酒期间不作为,原本国子监内一些隐秘之事也被抖露出来,虽然孔颖达并没有过错,但是其身为国子监祭酒,自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微臣弹劾国子祭酒孔颖达,沽名钓誉,为了自己的名声,多次道德绑架太子殿下…………。”
“臣弹劾国子祭酒孔颖达………………。”
一时之间,孔颖达如同丧家之犬一般,被一众儒生围攻,堂堂孔圣之后却被儒家抛弃,这简直是惊掉了所有人的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