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討論-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精神分裂”?展示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是可以让阿莫恩和弥尔米娜这样的神明都感到恐惧的?
不是教会的战争,不是忤逆的巨浪,甚至不是自身的陨落,而是——神将诞生。
每一个神明的诞生都意味着人类和众神之间的关系进一步锁定,而这种锁定关系越多,便意味着这一季的人类文明在“人性”和“神性”的道路上将更加偏向后者一步,当这种倾向发展到一定程度,即便是他们这样已经脱离神位的神明,也随时有可能被陷入宗教狂热的凡人们重新拉回到众神的行列中,这对于付出了巨大代价才终于获得有限自由的阿莫恩和弥尔米娜而言……毫无疑问是一件堪称恐怖的事情。
忤逆庭院中一时间有些寂静,高文和弥尔米娜都没有开口,旁边沉默不语的阿莫恩身上那些朦胧的光辉则不稳定地涨缩起来,似乎显示着这位自然之神并不平静的心情,就这样过了片刻之后,高文才再次开口:“我们或许推测的太远了。”
“确实,现在一切都是推测,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这一切都只不过是阴谋论的延伸罢了,”弥尔米娜轻声叹息着,“只是根据紫罗兰王国六百年来所做的事情以及神明运行背后的逻辑来看,这些黑箱确实有塑造‘人工神迹’的隐患……”
“但事实上魔法并没有神迹化,不是么?”阿莫恩的声音从旁传来,“这些黑箱传播了六百年,魔法仍然是魔法,魔法师们仍然是这个世界上信仰最不坚定的人群,普通人对魔法和施法者深感敬畏,但也始终是凡人对凡人的敬畏罢了——并没有哪个人真的会把魔法当神迹看待,哪怕是没有见识的乡野村夫,也知道那些闪电和火球都是人造出来的。”
“所以这就是我们那些推测的不成立之处,”高文点点头,“‘黑箱’只是让普通人将魔法视作神迹的可能因素之一,但既不是必要因素也不是充分因素,以此来认为紫罗兰王国在尝试‘造神’确实过于武断,而且除此之外的另一个事实也很让人费解……那就是他们对现有的魔法女神信仰的‘隔绝’态度。”
“有一说一,确实,”阿莫恩赞同道,“他们想尽办法将魔法女神的信仰排除在王国之外,却又向外输出着可能会被视为‘神迹’的黑箱魔法体系,如果说他们这是为了打造魔法领域的信仰,这行为未免过于矛盾了……当然也有个可能性,就是他们觉得‘魔法女神’这个神不靠谱,所以决定自己造个靠谱的……”
阿莫恩话音未落,弥尔米娜已经拿眼神瞪了过去:“讨论问题就讨论问题,别上升到神格攻击啊……”
“我这是根据现有条件做推断——要不你想个更合理的解释?”阿莫恩面无表情(他一向没有表情)地说道,“难道你真觉得自己作为神明很合格么?”
“好了好了,问题的关键不在这里,”高文看情况不对,赶紧打断了两位神明将话题越聊越歪的举动,“我们还是多多关注紫罗兰王国吧,现在这个国家给我的不安感越来越强……”
“我们在这里讨论是讨论不出什么结果的,”弥尔米娜的语气认真起来,低头注视着高文说道,“那片土地对我而言是一片黑暗,我所知的事情恐怕并不比你多几分,如果想要搞明白那些神神秘秘的‘紫罗兰法师’到底在干什么,你还是要想办法渗透到他们内部。”
“我们已经在这么尝试了,只不过收效甚微,”高文遗憾地摇了摇头,“当然,我们还会继续努力下去,同时在官方渠道上,我们也会继续尝试和紫罗兰的上层建立直接对话途径……他们至今仍未回应联盟发出的邀请,但至少在与塞西尔或提丰的高层私函上,那位‘秘法亲王’并不是个……完全拒绝沟通的‘隐士’。”
他心里斟酌了一下,还是把“不说人话”一词换成了平和一点的“拒绝沟通”。
就在这时,一旁的阿莫恩突然开口了:“其实我突然有点好奇……紫罗兰王国境内是单单没有魔法女神和自然之神的信仰,还是……也不存在其他神明的信仰?”
高文一下子怔住了,这是他之前从未想过的方向,此刻被阿莫恩一提醒,他才突然意识到……这背后似乎确实有着名堂。
“如果紫罗兰境内仅仅排斥魔法女神的信仰,那么事情多少还可以往阴谋的方向猜想——他们或许是想要篡取神位,就像当初万物终亡会的‘人工造神’,其目标或许就是冲着弥尔米娜所占据的位置来的,而如果他们内部排斥一切神明,这件事便微妙起来了,”阿莫恩慢慢说道,“一个全民无信的国度,却在对外推广极易导致‘神迹化’的黑箱技术,这种行为多少有点……精神分裂般的感觉。”
“精神分裂……”高文的眉毛不由得抖了一下,阿莫恩的用词让人颇为意外,然而很快他便觉得这形容竟十分贴切,准确描述了紫罗兰王国一直隐隐给他的感觉——确实精神分裂。
“这件事我会继续调查下去,”终于,高文长长地呼了口气,他这一次并没有从弥尔米娜口中得到想要的线索,却有了意料之外的收获,新浮现出来的情报需要回头好好思考一番,至于现在,已经是告辞离开的时候了,“你们两位如果有了什么新的想法或发现,也可以第一时间联系我。”
弥尔米娜低下头,那双隐藏在神秘薄雾中的眸子中似乎流露出一丝笑意:“当然,我很乐意。”
高文点了点头,但在转身离开之前,他的目光突然又落在了阿莫恩身上:“对了,还有一件事。”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黎明之劍-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精神分裂”?展示
阿莫恩的声音随即传来:“看上去与我有关?”
“贝尔塞提娅发来了消息,她已经联络到那些……仍然在‘坚守传统’的古代德鲁伊祭司们,这些祭司或许很快就会从白银帝国出发,她希望你……能够做好准备。”
巨鹿阿莫恩沉默下来,在接下来的半分钟内他都没有说话,高文并不催促,只是站在一旁默默等着,直到这位昔日的自然之神终于打破沉默:“回复那个小女皇……让他们来吧。我在这里准备了三千年,到如今已经再没有什么可以准备的了。”
……
洛伦大陆最南端,广袤无边的丛林封锁着精灵世代居住的家园,繁盛的热带植物连绵成片,覆盖着白银帝国的主岛以及回流海岸旁的广阔土地,这片郁郁葱葱的森林东西各自连接着奥古雷部族国和提丰帝国的边陲之地,北部延伸至高岭王国的境内,向南则一直蔓延到主岛的南部海岸。
覆盖率极高的丛林让白银帝国的大部分国土看上去都仿佛处于原始待开发的状态,以至于许多周边国家的居民对精灵们的领土都会有这样的错误印象,认为精灵帝国是一个传统且陈旧,千百年来都维持着低开发状态,坐拥先进的先祖技术却不愿意积极改变生活环境的国家——在信息传播越是落后的地方,异族人对精灵帝国的错误印象便越是如此,因为在那些乡野酒馆和街头巷尾,吟游诗人们经过加工的诗篇仍旧占据着主导位置,而在吟游诗人的故事里,“原始,自然,崇尚和平的优雅精灵”显然远比“先进,纪律,全民尚武的战斗民族”要亲切友好许多。
然而实际上的白银帝国并非故事里描述的那样温和无害——在原始丛林深处,隐藏的是一个先进而强盛的古老帝国,是白银精灵们在上古时代那场“大分裂”之后费尽千辛万苦才在这片土地上安置下来的无数先祖遗产。
广袤的丛林深处设置着已有上万年历史的萃取工厂和气体输送站,坚实的大地之下是数不清的生产设施和能量配给节点,参天古树中隐藏着能够直接与空天要塞实时通讯的收发终端,每一条河流与魔力涌源之间,都遍布着历史悠久的传感器和干涉装置。
这些浓缩着厚重历史的东西跨越了千年万载的时光,共同维持着一个庞大帝国的运转,而精灵们只是出于自身的审美和本性,将这一切都巧妙地隐藏在了故乡的青山绿水和密林山谷之间,以至于整个白银帝国只有三处地方从原始丛林中突显而出,高调地展示着自己的先进存在——
其一毫无疑问是漂浮在空中永不坠落的空天要塞“群星圣殿”,它也是哨兵之塔系统的控制节点;其二则是伫立在帝国心脏的繁华首都,白银女皇真正的居所精灵王庭便位于这座王城的中心;其三则是那座连接着帝国主岛和洛伦大陆的宏伟大桥,被誉为“上古奇迹”之一的“归乡者之桥”。
白银帝国主岛北侧,回流海岸附近的一处清幽高山上,淡金色的夕阳正在天边洒下今日最后一点光辉,在渐渐变暗的天色中,一株立于山顶的巨大古树正在风中发出沙沙的声响。
巨树脚下,一栋橡木小屋临树而建,小屋外围绕着清幽的花田和仿佛是直接从土地中生长、成型的木头栅栏,一股原始自然的气息充盈着这片静谧的隐居之地,一名腰背佝偻的老年精灵则正走出屋子,来到山顶边缘,眺望着远方出神。
白银精灵寿命悠长,而在其生命的绝大部分时光里,他们的外貌都维持在青年到中年之间,尽管精灵自己能够从容貌上较为准确地判断出一名同胞的大概年纪,但至少在外族人眼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白银精灵都是“年轻貌美”的——能够显现出在外族人眼中都格外明显的老态,这只能说明一个白银精灵活过了太长久的岁月,经历了远超人类想象的漫长历史。
盛夏,这座位于赤道附近的国度正笼罩在炎炎暑热中,即便黄昏已经临近,空气中的热力也丝毫没有消散,但山顶的风多少还是凉爽一些,当一阵略微夹杂着泥土清香的风迎面吹来,弯腰驼背、原本的金色头发已经变得苍白一片的老年精灵便微微笑了起来,眯起眼睛看向北边。
在森林的边缘,主岛的尽头,那座由古代合金和附魔巨石建造而成的巨构奇迹“归乡者之桥”正沐浴在夕阳之下,这道连接洛伦大陆的巨型桥梁表面泛着某种介于金属和岩石之间的质感,宽阔异常的桥面上流光溢彩,用于运送物资的魔法“轻舟”和负责维护桥面导流设施的机械魔偶在桥上往来穿梭,仿若河水中的鱼群,忙忙碌碌。
那就是白银帝国最重要的生命线,将帝国主岛和洛伦大陆连接起来的大动脉,上古时代的先祖们用如今已经不可重现的技术造起了它,并将其命名为“归乡者”——后世的精灵们已经不太确定自己的祖先当初为何要选择这样一个名字,但大家仍旧在这个时代为这座桥赋予了贴合其名字的意义:外出历练的精灵要离开主岛就必须通过那座桥,返回时也必然要经过那座桥,那连通洛伦的巨桥对于在外游历的精灵而言便如同一个寄托,一个归乡的寄托。
老年精灵微微眯起了眼睛,归乡者之桥反射出的夕阳辉光在他的视线中渐渐模糊起来。
不久之后,当自己踏过那座桥之后……还会有归乡的一天么?
一个脚步声突然从身后传来,老年精灵没有回头,他已经从熟悉的气息中确定了来者的身份:“卡尔,你已经将陛下送至山脚了么?”
“是的,导师,”年轻的德鲁伊学徒在老者身后站定,恭敬地垂手作答,“我将白银女皇送到山脚,目送她和山脚下等候的士兵与仆从们汇合之后才返回的。”
老年精灵点点头,一边慢慢转过身来一边嗓音低沉地说着:“这就好……不过你还是要注意一下,你应该尊称她为‘陛下’,而不是直呼她的头衔。”
被称作卡尔的年轻德鲁伊学徒脸上显得有点犹豫,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导师。”
老年精灵脸上露出满意的样子,他笑了笑,慢慢说道:“来陪我看会风景吧,卡尔。”
学徒的表情再次纠结起来,但他没有违抗导师的意愿,而是迈步来到了老年精灵身边,直到又忍了半分钟后,他才终于开口:“导师,您真的要答应白银……陛下的邀请,前往那个遥远的北方帝国?”
“卡尔,这件事情已经定下了,”老年精灵温和地笑着摇头道,“这时候再讨论它还有什么必要呢?”
看到导师这无所谓的态度,学徒终于不再强行压抑自己的情感,他的声音提高起来:“但您不觉得这邀请背后是个陷阱么?万一那边……”
“卡尔,”老年精灵温和地笑着,用很轻的声音便打断了学徒激动的言语,“我并不认为那是个陷阱——但有一点我知道,不论那是不是个陷阱,这一去之后,我多半也就不会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