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671章 這人……怕不是有些毛病吧看書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吃饭时,许敬宗和贾平安谁都不提此事。
狄仁杰也在,在观察着许敬宗。
晚些等许敬宗走后,贾平安微醺,笑着问道:“怀英兄以为如何?”
“与传言不符。”
狄仁杰皱眉,进入了神探模式,“他的目光诚恳,奸佞也有能装的,可若是他能装到让我上当,那便非同一般……”
狄仁杰在家中时就以分析能力见长。
“许公就是个……”贾平安神色古怪,“就是个憨直的。”
许敬宗真是个憨直的。
他毛扎扎的跟着上朝。
李治很是欣慰的微微颔首。
许敬宗也没辜负他的希望,一开口就炮轰来济。
但来济真心是个好人啊!
只是倒霉催的站在了皇帝的对立面。
晚些贾平安在老地方看到了郑远东留下的记号。
“啥事?”
贾师傅最近很忙,忙着带孩子,忙着钓鱼,忙着……
卧槽!
我好几日没去高阳那了,那个婆娘会不会炸?
贾平安揉揉后腰。
郑远东看着他,神色平静的道:“等等我。”
贾平安觉得脊背发寒,“你再这般神神叨叨的,回头我便给长孙无忌私下说一声,让你直接飞升了。”
郑远东没搭理他,再睁开眼睛时,茫然道:“回来了,真好。”
“我怎么觉着你这是……卧底做到了老大呢?”
皇帝,再不发动我就要成为他们的老大了。
最近郑远东的地位蹿升了一下,长孙无忌对他愈发的好了,昨日竟然和颜悦色的询问他,是否愿意进六部为官。
这个问题就像是锤子,一下锤晕了郑远东。
他不能离开长孙无忌,否则就失去了价值。
卧底是没有人权的!
郑远东叹息一声,觉得自己就是个悲剧,“长孙无忌想让我进六部。”
贾平安默然。
“你也知晓危险?”郑远东觉得自己果然是个悲剧,“若是进了六部,皇帝那里会觉着我失去了作用。”
“但他却不敢在这时候揭穿你,唯一的办法就是看着你作死,等长孙无忌覆灭之后,再把你收拾了。”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71章 這人……怕不是有些毛病吧相伴
贾平安挥手做斩杀状。
神色严肃。
郑远东起身,知晓自己已经进去了一个崭新的阶段,但这是一条死路。
“武阳侯,我准备应承了。”
他在看着贾平安。
若是贾平安担忧或是觉得不妥,那么此人的眼光也就只到了这里。
贾平安端坐着,目光沉凝。
半晌,郑远东叹息一声,“走了。”
贾平安为难了。
这种情绪最要不得。
“走了?”
正在想着该怎么去和高阳解释的贾平安抬头,诧异的道:“去哪?对了,去六部……你要知晓,一旦进了大唐官场,你再想退就难了。到时候你想玩个失踪,能去何处?”
郑远东看着他。
这个老鬼想试探自己。
看来这段时间他的压力很大啊!
贾平安淡淡的道:“想去就去,到时候见势不妙就殉了长孙无忌而已。你左思右想,不就是犹豫不舍,觉着长孙无忌对你更好……”
贾平安捂额,“本来只是虚情假意,和上青楼一般,可你却动了情。”
郑远东心中一震。
“实则就是日久生情。”
贾平安觉得这货就是个倒霉催的,“此事我不劝你,你自己拿主意,若是决定跟着长孙无忌,我也不会去告密,不过想好了结局。”
郑远东看着他,目光中带着一些疯狂,“什么结局?”
“悲怆。”
郑远东回去了。
回到自己的地方,他木木的坐在那里。
仿佛在等候着什么。
呯呯呯!
“进来。”
那张白白胖胖喜庆的脸先出现,随后进来。
“最近如何?”
“你该换个词。”郑远东想试探一下,但却改口了,“最近长孙无忌很是沉默,不过处置政事却并未耽误。”
白胖的脸上多了些疑惑,“没有筹谋些什么?”
郑远东摇头。
“那咱回去了。”
胖子转身。
“等等。”
郑远东叫住了他,心跳很快,“长孙无忌昨日问我是否想去六部任职,我心想哪里能去……”
胖子扫了他一眼,瞬间仿佛一把刀子在他的脸上紧贴着肌肤而过,“咱知晓了,会禀告给陛下。”
胖子回来的速度很快。
呯呯呯!
“进来。”
郑远东拿起一本书仔细看。
“咦!回来了?”
郑远东愁眉苦脸的道:“此事我不知该如何处置。”
胖子淡淡的道:“此事陛下已经知晓了。”
知晓了怎么办?
郑远东想问,可胖子转身就走。
皇帝这是要让我自己决断吗?
郑远东愁肠百结。
早知道是这样,我宁可变成残废,也不愿意再继续做下去。
晚些,他出了皇城。
贾平安说我就是个什么悲剧,悲剧什么意思?
就是下场不好吧。
郑远东苦笑。
他牵着马,缓缓行走在朱雀大街上。
“哎!”
精品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笔趣-第671章 這人……怕不是有些毛病吧分享
身后有人喊。
郑远东在想事儿,没反应过来。
“闪开!”
身后声音变得尖利。
郑远东回头,就见一骑刚被勒住。
咿律律!
马儿人立而起,马蹄乱扬。
郑远东下意识的身体后仰。
马蹄落下。
“嗷!”
……
郑远东受伤了。
伤势不轻。
长孙无忌皱眉,“这般没福气?好生医治吧。”
但回过头他就令人去调查了此事。
“相公,郑先生出去时在想行事,谁知晓身后一匹马冲了过来,幸亏勒住了马,否则郑先生怕是……”
“远东好运气。”
长孙无忌叹息。
宫中,沈丘进了殿内。
“陛下,此事了结了。”
“知道了。”
……
“皇帝干的!”
贾平安脊背一寒。
他想过皇帝处置此事的法子,比如说直接让郑远东拒绝……
可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样。
一次精心策划的行动,完美让郑远东避过了这次艰难的抉择。
皆大欢喜啊!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谁干的?
贾平安发现百骑的行踪愈发的诡秘了。
包东和雷洪也觉得不对劲。
兵部,照例躲过早茶后,贾平安和包东、雷洪在商议事情。
包东很惆怅的道:“武阳侯,那些兄弟如今越发的神秘了,心痒难耐啊!”
“也不知他们最近在做些什么。”雷洪看了包东一眼,伸脚踢了他一下,“包东,你昨日不是问过他们吗?”
包东摇头,“他们含糊其辞。”
二人有些被抛弃的幽怨。
“去干活!”
贾平安赶走了二人,目无表情的站在门外。
其实不用想他就知晓百骑的变化。
他刚接手百骑时,自觉不自觉的就把百骑往锦衣卫的路上带。刚开始他想着这事儿没戏……可架不住水滴石穿啊!
想到百骑变成锦衣卫,他就觉着有些荒谬。
但终究那层窗户纸没被捅破。
他自欺欺人的想着,随后去百骑看了看。
现在百骑是沈丘当家,他也不好指手画脚,就和明静扯几句淡,威胁她若是不及时还钱,就直接拿下卖给青楼。
“心狠的人!”
明静泫然欲泣,双手捂脸。
咳咳!
沈丘进来了,见到这个场景楞了一下,随后出去。
明静还在嘤嘤嘤,贾平安满头包,“沈丘看到了。”
艹!
他看到就看到了吧,关我屁事?
贾平安转身出去。
沈丘就在外面,看了贾平安一眼,心想此人也算是大胆。可他难道还想娶一个宫女?
“你……莫要太过于执着。”
我执着什么?贾平安满头黑线,看看那些兄弟急匆匆的进出,就觉得原先的百骑不见了。
“老沈,我怎么觉着百骑的人情味不见了?”
不管是唐旭还是贾平安,都刻意在百骑内部维持着人情味。
“人情味太多了些。”沈丘微微皱眉,觉得贾平安果然心太软,“人情味太多,这些兄弟就会懒散,做事也会瞻前顾后。”
好吧。
贾平安出了百骑,脑子里想的却是百骑的变化。
没了人情味的百骑是什么?
东厂?
沈厂公!
贾平安觉得这样不妥。
那些兄弟是人,不是机器,机器也会疲劳罢工,你一群人怎么做到没有人情味?
包东和雷洪寻机回去了一趟,再回来时,闭口不谈百骑。
贾平安也默契的不问。
上班下班,日子总是这般的潇洒。
可大中午他刚开溜,钱二就杵在皇城外和人聊天。
“公主令我来等候新城公主。”
呵呵!
看到贾平安后,钱二果断的抛弃了此人,近前说道:“武阳侯,公主有请。”
前天不是才去交公粮吗?
贾平安觉得高阳越发的丧心病狂了。
到了公主府,高阳正在呵斥人。
“钱钱钱,要什么钱?都滚!”
几个管事恹恹的回身,见到贾师傅后,都苦笑。
大佬,管管公主吧。
“咳咳!”
贾平安板着脸走过去,顺带背着手。
也不知道是谁弄出来的负手,男人负手看着多了稳重和威严,女人负手却显得娇俏。
高阳也负手站在那里,于是显得越发的茁壮突出了。
“有人偷了我的钱,三万钱,钱不多,可我却气不过。”
“可抓到人了?”
高阳摇摇头,一张千娇百媚的脸上全是怒火,却没有扭曲。
她原先在宫中时不差钱,出宫后日子也还行,为啥生那么大的气?
贾平安随口问道:“不就是三万钱吗?”
高阳恼火的道:“我想给儿子攒钱。”
贾平安看了她平坦的小腹一眼。
高阳被这一眼激怒了,“郎君这是觉着妾身不会生吗?”
贾平安刚想说不是,高阳就和被激怒的野猫似的扑了上来,又挠又咬。
晚些,她躺在那里奄奄一息。
“此事看缘分!”
后世都是老大难的问题,这个时候贾平安也只能徒呼奈何。
高阳睁开眼睛,直挺挺的看着虚空,“夫君,换个方向?”
换方向贾平安挺乐意的,一番挣扎,高阳再度奄奄一息。
“别魔怔了。”
贾平安把她搂在怀里,很严肃的道:“男女之间生孩子本是一件很自然之事,你偏生要弄的这般纠结作甚?上天降下机缘,有人十余岁生孩子,有人三十余岁……有人,想想皇后的母亲,四十多岁才嫁人,还生了三个。”
这个时代婚嫁早,比如说清河公主做了老程的儿媳妇,那时候才……不提了,堪称是禽兽,也不知先帝怎么舍得。
这年头女人更像是一种资源,生儿育女,相夫教子。唯有老李家的女人不甘心做资源,后续纷纷掺和政事。
贾平安觉得这事儿和阿姐有关系。
人人都看到阿姐成为了副皇帝,后来更是成为了帝王。
张三做的我做不得?
于是老李家的女人都疯了,前赴后继的往一个名叫权力的高台上冲,至死不渝。
若是她们把这股子劲头用在自己的身上,那日子别提多美了。
“走,去城外。”
高阳说走就走,可你走就走吧,把新城也拽上是什么意思?
在城中新城显得格外的娇弱,出去后,这才鲜活了些。
“整日就是争权夺利,有意思?”高阳听她嘀咕了许多,不屑的道:“你再争权夺利,难道还能出个皇帝?长孙家是魔怔了。”
咦!
这个婆娘竟然能说出这般有道理的话来?
权臣抱着权力不撒手,其实内心深处也在问自己:难道不撒手就能把这些权力永久留在自己和儿孙的手中?
不能!
除非你谋逆!
但历史上谋逆成功的不多,失败的反而很多。你翻翻史书,动辄就能看到某某地方造反谋逆,某某臣子图谋不轨……
成功的得意洋洋,不成功的成为了帝王彰显皇权威严的工具,或是全家弄死,或是全家流放。
高阳见他赞许,不禁喜滋滋的道:“我说的可对?”
“当然对。”
贾平安很是温柔的赞美。
“郎君。”
高阳含情脉脉。
看着这一幕,新城想到了自己的亲事。
长孙诠,舅舅的堂弟,开始新城不知先帝为何要定下此人,后来才明白,原来是想着长孙家的人能照顾好自己。
可这人他是会变的。
驸马这两年变化不小,整日盯着朝中事,动辄就出去和人商议。
你只是个驸马呀!
掺和这些事作甚?
新城隐晦的告诫过,可没用。
看看高阳,现在简单的幸福着,只要贾平安不离开她,她就能一直这样下去。
高阳果然是傻人有傻福。
……
韩玮来到了贾家。
“武阳侯,算学如今一切皆好,就是……那些格物得寻个人教授。”
贾平安一拍脑门,“我倒是忘记了此事。”
人类还在茹毛饮血的时候,就通过比划和简单的话来传授狩猎和耕种的知识。后世许多手艺都采取了口口相传的手段。
而后有了文字,于是前辈们就能通过文字记载把自己的学识记录下来,传于后人。这些学识基本上能自行琢磨。
算学刚开始拿到了格物的教材后,信心满满的准备把格物发扬光大。
“格物之道博大精深,我等……无能。”
韩玮羞红了脸,看了贾平安一眼,眼中多了钦佩之色,“这等学识武阳侯竟然能通晓,可见天赋之高……”
后世填鸭式的教育教出了贾师傅这个怪胎,那时候他无比憎恨这等教育方式,觉得这样的方式把自己变成了学习机器。
现在这个学习机器却很从容的问了不解之处。
“很多。”
韩玮眼巴巴的,就像是嗷嗷待哺的小鸡。
贾平安随口解答,韩玮越发的钦佩了。
“武阳侯,我此来带着算学师生的恳求……”
韩玮眼巴巴的看着他,心想要是武阳侯不去,那我该如何?
贾平安最近风头太劲,西域一战战功赫赫,如今他走在皇城中,见到那些老家伙们也只是拱手一笑。
这样的武阳侯会不会变?
助教们七嘴八舌,有人说哭,要哭的悲切。
最后有人建议让韩玮下跪。
这个也太过分了些,但那人却振振有词的道:“韩助教不是说武阳侯可为吾师吗?下跪拜师就是了。”
这个主意……好像不错啊!
韩玮心中有些小激动。
“此事吧……”
贾平安想了想,回身。
“去,让赵岩来。”
他刚回身,韩玮就跪了。
可贾平安没看到啊!
夏活诧异的看了韩玮一眼。
我丢人了!
韩玮赶紧起来,等贾平安回身后,又懊恼不已。
“我这边事多……”
贾平安不要脸的说道。
韩玮想起最近传闻的消息,说是贾平安在编撰新学的书,不禁憧憬的道:“不知何时能看到,恨不能此生都在其间遨游……”
你不是小蝌蚪。
等赵岩来了,贾平安介绍了一下,“这位是算学的助教韩玮,这是我的弟子……赵岩!”
韩玮心痛如绞。
他先前起身就是想起贾平安并未收过弟子的传闻,可眼前这个活生生的年轻人是什么?
悔之晚矣。
现在再下跪,就显得市侩。
贾平安觉得他的神色有些古怪,以为是担心赵岩的学问,“赵岩随我学了好些年,堪称是头悬梁,锥刺股。既然要教授,那便坚持下来,否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能成什么事?”
赵岩一怔,觉得自己现在学识浅薄,怕是不能尽职,“先生,学生学识浅薄……”
“教授他们足够了。”贾平安淡淡的道,“只管去,若是遇到麻烦,我来!”
赵岩躬身,“是。”
他随即收拾了些教材,和眼巴巴的韩玮出了道德坊。
“小赵……”
韩玮笑眯眯的问道:“你说学识浅薄……”
学识浅薄的人,武阳侯不会把他弄到算学去,否则就是给新学丢人。
赵岩惆怅的道:“我还有好些没学。”
“什么没学?”
赵岩叹道:“先生的学问博大精深,只是一门格物就能让人沉浸于其中数十年。更遑论还有那些学问……”
他发现韩玮的脸色发青,就问道:“韩助教身体不适?”
韩玮强笑摇头。
先前他若是不起来,那是不是就成了武阳侯的弟子?
这一刻,韩玮把肠子都悔青了,真想抽自己一巴掌。
啪!
他真抽了自己一耳光。
这人……怕不是有些毛病吧?
先生说的什么……神经病。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