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我真不是魔神 起點-第五百一十三章 狐假虎威李守義分享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我真不是魔神
青州,济阳市。
白昼之间,却突兀的有着两颗星辰,在天空闪现。
璇玑、玉衡!
北斗杀机隐现。
很多市民,只感觉到了天色一暗,隐约有着斗转星移的错觉。
旋即,便恢复了正常。
方才的刹那,似乎只是错觉。
但济阳市的超凡者们,却都感应到了,两道凌厉的剑光,在方才的刹那,笼罩了整个济阳的天穹。
本该正常流动的灵能,在这刹那,出现了停滞。
隐隐约约,似有杜鹃泣血般的呜咽,从灵能中反馈。
“这是……”有见多识广的人感慨:“有将军陨落了!”
而济阳市,恰好有着一位将军隐居。
济阳王家的老祖!
王道源!
百年之前,就已是少将的强者。
火熱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 要離刺荊軻-第五百一十三章 狐假虎威李守義讀書
后来,因为气血衰弱,隐居到了王家的福地灵脉之内。
这也是大多数将军,在气血衰弱后会做出的选择。
在气血衰弱,已经不能再继续活跃时,隐居到洞天福地之中,借着福地灵脉,以龟息辟谷之法,蛰伏以待天时。
而他这一蛰伏,便是百年。
百年来,他的灵能,早已经和那王家占据的福地灵脉互相融合。
所以,只能是他陨落,才能叫本地灵能,出现这般悲戚的涟漪。
“谁杀的?”人们忍不住疑问。
王家老祖,虽然气血衰弱,只能蛰伏在福地。
但,将军,就是将军!
即使气血已衰,但若真到了要拼命的时候,哪会在惜?
况且,他一直深居福地,温养自身,有传说这位王家老祖早已经借着福地灵脉,更进一步。
只待那灵气潮汐的浓度,攀升到合适的水平。
他便有可能,重塑自身,脱胎换骨,返老还童也是有可能的。
那样的话,济阳王家的老祖,就是真正的老祖了。
人们正惊疑间。
便只听到一声威严的灵能传讯,鼓动在耳畔。
“王道源叛逆不法,妄图对抗中枢,已然伏诛!”
“尔等须当以王道源为戒,用心守法,夙兴夜寐!”
黑衣卫!
是黑衣卫的高手!
济阳的所有超凡者,惊惧不已。
竟是黑衣卫的高手,诛杀了王家老祖!
一位福地之中,蛰伏百年的将军!
人们内心的不安,迅速攀升。
毕竟,王家老祖一直在福地之中,何来违逆中枢的事情?
现在中枢居然直接诛杀!
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这不教而诛,叫人心寒!
也更叫人自危!
兔死狐悲,今日王道源,明日又将是谁?
“厂卫凶虐,竟至于斯!”人们在心中暗叹。
这个时候,他们的手机,同时滴了一声。
大家纷纷低头,却是黑衣卫发来的邮件。
邮件的标题就叫:乱臣贼子,意图分裂国家,对抗中枢,都督亲自出手,诛灭凶顽——记济阳市诛除乱臣贼子王道源!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第五百一十三章 狐假虎威李守義相伴
大家纷纷点开邮件,便看到了一封气势汹汹,杀气腾腾的公告。
在这邮件中,官方历数了王家子孙不法、凶顽之事。
什么偷炼违禁丹药、隐瞒福地产出,偷漏所得、里通外邦,走私国家管制灵物……
凡此种种,光是说明的附件,就有七八个。
但……
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公告的最后一段:中枢多次劝谏,王氏上下,屡教不改,反而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近来,更意图分裂国家,自立为‘清风堂’堂主,都督宅心仁厚,登门相劝,不意贼子竟大言不惭,为天下苍生,中枢不得不行霹雳手段!
“清风堂?!”
无数人眼皮子狂跳。
熟悉黑衣卫用词的人已经明白,这就是王家的取祸之道,也是那王道源的讨死之因!
仔细想想,大多数人就都释然了。
因为……
哪怕是超凡者和异类,也是在国家的教育体系中成长起来。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耳闻目濡的,便是忠孝仁义的道德和价值。
便是超凡者们,也早已经默认了中枢的权威,万万不敢造反。
这王家未经中枢许可,就建立‘清风堂’。
这在帝国的传统中,确实是可以视为‘叛逆’、‘造反’。
人人皆可得而诛之!
毕竟,早在两百多年前,黑衣卫就已经明确了红线。
其中一条:未经中枢批准,不得擅立门户。
不然就是非法,就是忤逆。
君不见,连那雪山的活佛,也要国家批准后,才可以转世吗?
于是,济阳市的大多数超凡者,在看完邮件后,都放下心了。
王家自取灭亡,与他们无关。
但,少数知悉内情的人,却是心惊肉跳。
“清风堂,乃是王家在噩梦空间要建立的势力……”
“黑衣卫的手,居然伸进了噩梦空间?!”
“我的天!”
而这些人,很快就收到了信息。
一条新闻,映入他们的视线:神秘虚拟现实网游即将公测!
看着新闻下的留白。
这些人咽了咽口水。
“黑衣卫,真的把手伸进了噩梦空间?!”有些本身就是噩梦空间的人,顿时心慌不已。
人氣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 愛下-第五百一十三章 狐假虎威李守義展示
这种感觉,让他们很难受。
就像小学生在家里打游戏,忽然门外传来了老师的敲门声,耳畔还有着老师的亲切问候一样:XXX小朋友,你的作业做好了没有啊?
继续查找相关新闻,他们在皇室的官方网站上,看到了一条新闻:十月十八,我司将于帝都举行虚拟现实网游公测发布会!
新闻下是一个全新的机构——噩梦传说公测客户服务司。
他们咽了咽口水:“真伸进去了啊?!”
这可真的是……日了汪了!
………………………………
李守义,将自己的法剑收起来。
福地内的灵脉,在寸寸崩碎,数不清的灵气,喷涌着还归天地。
这王家占据了一百多年的济阳福地,今日终结!
但这不可惜。
因为,只消三五个月,在灵能潮汐的吹拂下,就会有新的福地灵脉,重新凝聚。
这也是灵气复苏两百余年的常识。
福地灵脉,是某一地区的灵能潮汐富集作用下出现的。
打碎一个,几个月或者几年后,就会有新的灵脉福地,重新富集出现。
“杨局长!”李守义看向自己身后的官员,负责济阳超凡事务的官员:“此地,便交给你来善后!”
“务必要用心,只待济阳福地重新成型,便立刻控制……然后,让本地的超凡者来拍卖吧!”
一般而言,黑衣卫不会垄断所有灵脉福地。
而是会将这些灵脉福地,交给地方上的超凡者。
然后,得到灵脉福地的超凡者,便需要承担起种种义务和责任。
譬如按照约定,按时缴纳福地产出。
也譬如要派人进入黑衣卫,接受工作安排。
此外,福地之中的一切,要定时汇报。
黑衣卫还要随机抽查,以防止某些家伙在福地灵脉之内搞出什么了不得的祸害。
杨局长点头领命,然后问道:“都督……这王家的其他人,如何处置?”
“该抓抓,该判判!”
“一切自有法律!”
“那些没有违法行为的王家人,记得不要去打扰和干涉!”
这自是题中应有之义。
即使是在超凡世界,黑衣卫也在用着世俗的法律和道德来要求。
杨局长点点头,又问道:“都督……那……王道源呢?”
李守义瞥了一眼,那个已经被他的璇玑、玉衡彻底钉死在这福地中的老人。
“皓首匹夫,苍髯老贼!”李守义不屑的说道:“今日伏诛,罪有应得!”
“传其尸首青州各地!”
“叫各个福地、灵脉的主人,都来看看……”
“这就是意图对抗中枢,分裂国家的下场!”
“是!”杨局长恭身领命。
在超凡世界,再没有比将‘贼首’游街更能震慑他人的事情了!
李守义则是提剑而走:“走,我们去冀州!”
本土各州、总督区,他都要亲自走一遭。
确认所有人都能接受到中枢准确而无误的信息:哪怕在噩梦空间,你们也要听我们的!不然……死!
“是!”随行的将官们,纷纷跟了上去。
于是,一行数十人,破开福地,出现在了外界。
一个青山绿水的庄园之中。
这里,便是王家福地的入口。
此刻,此地已经被荷枪实弹的军警所包围。
一个个王家人,都已经被戴上了镣铐。
等待他们的是法律的审理!
过去,王家仗着家世,各种打法律擦边球,游走在黑白之间,甚至是明目张胆的违反法律法规。
黑衣卫出于某些考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很多事情都不好做绝。
只要这些超凡家族,别逾越红线。
大多数时候,都是罚酒三杯,下不为例。
但……
现在,王家即倒,那么,就是到了算账的时候了。
这也是一种统治手段。
听话的有糖吃。
不听话……打死!
无视着那些王家人如丧妣考,甚至满目愤怒的神色。
李守义带着自己的随从们,直接走向几架已经在待命的直升机。
他跳上直升机,对着驾驶员说道:“走!去冀州!”
“遵命!长官!”
直升机启动,桨叶旋转着,发出巨大的噪音,渐渐升上空中。
李守义则戴上了特制的耳麦。
耳麦中传来了张惠的声音:“都督……都督……”
“皇室在一个小时前,发布了公告,宣布成立‘噩梦传说公测客户服务司’……”
李守义听着,问道:“皇室怎么说?”
“长公主殿下亲自打电话,与我通报了此事……”
“相关文件,我已经发送到了您的邮箱!”
李守义听着,便拿出自己的平板,划开来,进入系统,果然看到了一份邮件,他打开邮件,便看到了皇室的公函。
这公函没有任何营养。
但……他却看得津津有味。
“果然!”他想着:“我们辛苦的服务着祂,取悦着祂,还是有回报的!”
没有任何营养的公函,就是最有营养的说明书。
因为这意味着……
联邦帝国,或许将得到一些好处。
只是,这好处,对方不会明言。
毕竟,祂的人设之一,可是傲娇!
用年轻人的话来说就是:口嫌体正直。
李守义微笑着,闭上眼睛。
两个小时后,直升机出现在了冀州上空。
当他的座机,进入冀州上空。
当即,便遇到了冀州河东郡的大族崔家老祖崔献。
这位隐居在福地数十年的老将军,肉袒上身,口衔玉璧,背负着荆棘,就跪在他的座机前进方向的一座山头上。
看到他,老将军马上就俯首而拜:“罪人崔献,管教子孙无方,竟劳动都督大驾,死罪!死罪!”
李守义看着他,心道了一声:“老狐狸!”
不过,这正是他想要的。
便从直升机上一跃而下,落到崔献身边,扶起这位老人:“崔老先生言重了!言重了啊!”
崔献被扶起来后,就低着头,道:“都督宽宏,崔献折服!”
“崔献在此代表崔氏上下,向您保证:我们崔氏一族,生为联邦臣,死为联邦鬼!万万不会做那等分裂国家的勾当!”
“若得中枢符诏……崔家上下,甘愿抛头颅,洒热血,追随都督,追随天子!”
“好!好!”李守义开怀大笑,拉着崔献的手说道:“俗语云: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崔公深明大义,我必在天子面前,为公保举,以授公伯之封!”
崔献听着,微微一楞,但还是立刻俯首:“多谢都督!多谢都督!”
灵气复苏以来,超凡家族,都会避免接受朝廷册封。
原因很简单,接受册封,就要臣服中枢。
就像那青城山褚家和龙虎山的天师家族等一样。
不仅仅要随时听候中枢指令,更要派出家族最优秀的子孙,进入黑衣卫服役。
这对天性自由,想着要逍遥自在的超凡者们来说,简直是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
所以,中枢只能是重奖那些愿意为国效力的超凡者。
黑衣卫中,哪怕只是个士官,都是待遇优厚。
而黑衣卫的合作者,更是有着种种政策优待和税赋减免。
意图要千金市马骨,收买人心。
但是……
收效甚微。
真正有力量的超凡者,到了将军这个级别的人。
素来都是心高气傲的。
哪里肯听人使唤?
有着家国情怀的,了不起,国家有难时,就拿着法剑出来协助作战。
而那些没有家国情怀,便是国家到了危难的时候,也是连看也懒得看。
他们还能振振有词:我交税了啊,我守法了啊,你们凭什么叫我承担法律之外的义务?
等你人走了,他们还能骂上几句:朝廷鹰犬,哼哼!
所以,黑衣卫一直以来,主要的骨干,都是自己培养。
也难怪黑衣卫内部,一直有着激进的声音,要铲除天下超凡家族,将这些藩镇牙兵,扼杀在萌芽之中。
大道理,自然是一套一套的。
从秦始皇大一统,一直能讲到历朝历代的削藩。
最后再拿着唐代藩镇的教训来吓唬人。
只是,历代都督,包括李守义在内,都坚决的顶住了内部的削藩之声。
原因嘛,很简单!
削藩一时爽,子孙怎么办?
杀人是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情。
一刀一个,在中枢绝对的武力下,哪怕是出现了可以和李守义平手的超凡者。
也能绞杀到死!
大不了,拿着钨棒追着砸!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唐与五代藩镇之后,就是两宋的屈辱。
扼杀了地方的超凡家族和超凡势力。
就是扼杀了联邦帝国的超凡多样性。
只会留下黑衣卫这么一个源头。
一旦黑衣卫出了点什么事情。
偌大的联邦帝国,二十几亿人民,就会暴露在外界的强敌嘴下。
再说……超凡者,本身就是稀缺资源!
乃是这个世界最重要的人才!
所有国家都会欢迎超凡者的移民。
逼得急了,人家撒丫子一跑,去了外邦,甚至投身敌营,这不是在给自己添堵吗?
所以,哪怕明知道,许多超凡家族,背地里在搞事情。
即使明知道,那些仙神血脉,早就不爽中枢了。
但中枢和黑衣卫,一直在忍耐。
只要他们不造反,不公开谋求分裂。
只要他们愿意遵守法律,遵守制度。
那么,很多事情,中枢和黑衣卫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也就是现在,世界局势将要剧变。
为了寻求稳定,李守义才不得不出来当这个恶人。
本以为,可能要大开杀戒。
却不想,才砍了一个不识时务的家伙,马上就有着超凡家族来跪舔了!
这让李守义有些怀疑自己从前是不是太过温柔了?
对这些超凡家族,是不是应该要更严厉一点?
正想着这些,就听着崔献道:“都督,我听说,中枢已经掌控了那噩梦?”
李守义闻言,立刻醒悟了过来。
他知道,这一次那噩梦背后之人,是因为那位才和他交易。
他也明白,十之八九那所谓的皇室下属‘噩梦传说公测客户服务司’只是个幌子。
但其他人怎么知道?
他们只会知道,这噩梦空间,已经落入了中枢的掌控。
至少,部分的为中枢所有。
所以……
他看着崔献,呵呵的在心中笑起来:“老狐狸,果然不愧是老狐狸!”
他明白了。
自己和联邦帝国,是在狐假虎威!
“这也算是那位傲娇的书店主人,默许的好处之一吧?”他想着。
不过……
这狐假虎威的滋味,很不错!
他笑眯眯的看向崔献,道:“此事,崔公不必多问!”
“该你知道的,你便会知道!”
不管怎样,现在既然有虎皮可用,那就先披着吧!
反正,人家也默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