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大唐騰飛之路》-1362 火器看書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管事捧着纸张,脚步有些漂浮的离开了房间。
而萧寒则重新回到桌前坐下,再次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起来。
今天这里难道是打死卖盐的了?菜咋弄这么咸?!
“萧寒!”
看到小东和愣子两人起身,收拾了餐盒也走出了房间,一直沉默寡言的任青突然破天荒的喊了萧寒一句。
萧寒这个时候刚灌了一大口水,冷不丁听到任青喊他,惊异之下,险些把一杯水都灌到鼻孔里!
“咳咳……干嘛?!”急忙低下头,抹了把顺着鼻子,嘴角流出的清水,萧寒呲牙裂嘴的看向任青。
任青依旧是那副刻板的模样,丝毫没有因为萧寒的狼狈,而生出任何其他的表情。
他只是认真的看向萧寒问道:“你这次亲自跑这么远过来,就是为了给他那张图纸?”
“废话!要不还能干嘛?”萧寒闻言,甩了甩手上的水,朝任青大翻了个白眼!
他本以为黑脸怪突然说话,是有什么大事!哪想到只是问这个,害得他差点没被水呛死。
任青看着萧寒微微皱眉,没在意他的无礼,只是用略带疑惑的语气道:“这种事情,你身为这里的主事人,直接下个命令就行了,何必跑这么远来这里?”
“下个命令?”萧寒喘匀了气,跟看白痴一样盯着任青,说道:“下个什么命令?弄一纸公函过来,就说你们都别玩火`药了,反正也玩不出什么名堂,赶紧趁早转行吧?
你信不信我要真这样做了,他们第二天就能甩给你一个空荡荡的工坊?!”
听完萧寒明显带走冷嘲热讽意味的话,任青没有还嘴,而是再次沉默下来。
不得不说,他虽然已经脱离军伍多年,但是在很多时候,思绪总还是军伍里的那一套!
他总以为所有人,都该无条件的听从上官的指挥,反而忘了这些人是匠人,还是有着不凡手艺,一个个眼高于顶的大匠!
正如萧寒所说,要是不跟他们当面把事情说清楚,掰明白!这些匠人的驴脾气上来,就算是外面有护卫将他们拦住不让走,他们也能负气给你撂挑子不干活。
“原来,如此!”想明白其中的诀窍,任青重新审视了面前的萧寒一眼。
他以前总以为这小子大事明白,小事糊涂!从没想到这小子在些许小事上,也会想的如此细腻。
精彩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ptt-1362 火器讀書
“看我干嘛?没见过这么帅的帅哥?”
对面,萧寒发现了他的举动,顿时又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得意模样,让刚刚对他有些另眼相看的任青再次哭笑不得。
哎,这小子,该怎么说他才好?
无奈的摇摇头,坐在座位上的任青突然又想起一事,抬头看向萧寒又问道:“对了,还有一事要问你:你跟李靖之间,还有什么过节么?”
“李靖?”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大唐騰飛之路 ptt-1362 火器展示
萧寒听到这个名字一愣,奇怪的问道:“我们俩是邻居,能有什么过节?前两天他的弟弟李神通还跑我家里赖着,放狗都赶不走!还是他亲自来把这家伙提溜回去的。”
“你们没有过节?”任青眉头一蹙,他相信萧寒不会骗他,只是……
“那他麾下的火器配比……”
任青这句话只说了一半,萧寒突然就明白了他为什么会问起这个。
原来在前些日子,他除了忙庄子里的事,其他大部分精力,都在给预备北征的大唐`军队配置各种火器。
像是刘弘基,柴绍,甚至薛万彻的军中,都已经陆续接收了不少火器,也有专门的人去指导他们学习怎么使用火器。
精彩都市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起點-1362 火器鑒賞
可唯独李靖亲自率领的轻骑兵,到现在也没有任何动静。
甚至说,在只有西院和朝廷大佬才能看到的绝密供需单上,萧寒根本就没有把给他的火器写在上面!
这点放在其他有心人的眼里,自然会引起各种猜测,只是萧寒没想到,就连一向从不过问这些的任青,也察觉到了这一点,继而向自己询问。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大唐騰飛之路》-1362 火器看書
“哎,老任你可是冤枉我了,不是我不给,而是他不要啊!”
想清楚这一点,萧寒长叹一口气,苦笑着对任青说道:“这家伙亲口跟我说,他在这三年时间里,已经暗地里把征伐突厥的每一步动作都推演过无数遍!
咱们的火器虽然猛烈,但是在实战中的用处谁也说不准!所以为了稳妥起见,他不打算动用这些说不准的新东西。”
“可是火器的威力有目共睹!任谁看了,都说是拔城摧寨的利器!”任青难得的激动起来,一张黑脸都有转红的迹象,也不知是为李靖的顽固不化,还是为萧寒没有成功劝解李靖使用火器而激动。
“其实……”萧寒看了有些违反常态的任青一眼,低声着说道:“我也不赞成他使用火器!”
“什么?”
任青的脸色终于彻底变了!变得跟不认识萧寒一样,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火器,几乎是萧寒一手弄出来的,对于它的威力,在这个世上或许没有人比萧寒更清楚!
这样一个可以左右战场局势的无双利器,他竟然不赞成用在这场注定对大唐未来命运,起到至关重要的战役上?!
“为什么!”咬着牙问出这几个字,任青要不是早就认识萧寒多年,这时候估计都会把他当成突厥人的探子!
这三年间,他所在的西院一直憋着一口气,想着研究出最好的武器,来对付大唐的敌人!
现在三年时间过去了,西院也拿了不少成果出来,准备在这场战争中一炮打响,奠定西院的无双地位,可萧寒说不用,就不用了?
“没有为什么,如果有,就是现在的火器,没有达到我预想的模样。”
萧寒轻轻叹了口气,避开了任青的眼神,朝外面看去。
当初,三年的计划是他提出来的,当时的他是乐观的,以为三年时间,就算是拿手抠,也能抠把枪出来。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大唐騰飛之路討論-1362 火器熱推
可是他却忘了,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一蹴而就的。
在消耗完他肚子里那点仅有的知识后,别说是带膛`线的枪了,就连霰弹`枪,也受限于材料问题,没有弄出来。
如今,唯一拿的出手的,除了各种各样的雷,就是上次在扬州用的铁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