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玩家兇猛討論-第七十六章 自律推薦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玩家凶猛
本州岛南端的某片海滩上,来自各地的游客们享受着宁静的午后海边风光。
家长们在遮阳伞下喝着啤酒聊着天,时不时将目光移向那些在浅水区域嬉戏打闹的戴着游泳圈的孩童,没有将看管责任全部交给那位坐在高凳上的救生员。
精华都市小说 玩家兇猛 線上看-第七十六章 自律閲讀
俊男靓女们说说笑笑地玩着沙滩排球,
尚在高中就读的几个宅男,本能地看向那些穿着泳装、长相靓丽的女生,却又在与对方不经意的对视后,立刻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来,挪走视线,
不得不去沙滩边上的小吃摊买了三份日式炒面来掩盖尴尬与窘迫。
无论如何,这幅景象都只是午后海边的常见风光…
轰!
远处海平面的某片海水突然炸裂开来,升起接近十米高的水柱,
巨大轰鸣响彻整个海岸,沙滩上的游客们在短暂呆滞迟疑后,立刻反应过来,尖叫着向着沙滩内侧跑去。
好在,他们想象中的深海海怪,与异常灾变,并没有出现,
取而代之从海平面飞来的,是一位戴着龙头,穿着白大褂的怪人。
啪嗒。
他轻巧地落在了沙滩之上,伸手弹去白大褂上并不存在的沙尘,
在海边游客们呆滞的目光当中,闲庭信步走近过来,从小吃摊上,拿走了一份章鱼烧,顺手在摊位上排出了几枚大钱,
然后便拿起章鱼烧,旁若无人地踩踏无形阶梯,朝着海边公路内侧的深山走去,全程一言未发。
一分钟后,印有日岛异常事务调查局标志的数辆装甲车疾驰赶到,从车上跳下来的干员井然有序地对海岸进行封锁。
————
咀嚼,咀嚼。
李昂漫步在深山老林之中,缓慢地吃着皮酥肉嫩的章鱼烧。
他能感觉到,日岛异常事务调查局的几十名干员匆匆赶至,不敢接近,也不敢远离,只能远远跟在自己后方,
排成月牙状,将这片山区半包拢住。
嗡——
好友通讯列表震动起来,来自于邢河愁。
李昂接通通讯,随意道:“喂?老邢啊,怎么了?”
“呃…”
邢河愁迟疑了一下,硬着头皮说道:“没什么,李兄弟你在忙?”
李昂轻松道:“嗯,想做个实验。”
“啊这,”
邢河愁苦笑了一下,说道:“好了我也不藏着掖着了,刚才日岛方面紧急发来通讯,求问你突然大驾光临的原因。
我们告诉他们,我们和你是平等合作关系,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他们那边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只好让我做传话筒。”
邢河愁顿了一下,犹豫道:“你的实验,很重要么?”
超棒的玄幻小說 玩家兇猛 黑燈夏火-第七十六章 自律
“还行吧。”
李昂随意道:“只是有个想法需要验证,路过一下日岛的地盘。
有问题么?”
…你只是为了验证一下想法,就强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世界前十军事力量的国境线?
还拒绝沟通,旁若无人,直接进行超远距离传送,越过层层边防,让杀生院等人在海上吃尾气?
老铁你知不知道日岛方面快把我们的专线打爆了。
就算邢河愁跟李昂认识已经很久了,此时此刻也忍不住当场噎住,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
邢河愁干笑了几声,“没问题,没问题。”
“呵呵,他们怕我搞破坏是吧?”
李昂笑道:“放心,我又不是暴力狂,不会随便动手的。
要是日岛方面问起来,你就告诉他们,我是个极为自律的美食爱好者,每天都要找好吃的。”
“什么?美食?”
“对啊。”
李昂理所应当地说道:“你永远不知道自律的人有多可怕,
0:00~2:00 吃带皮香蕉
2:00~4:00 吃十八公斤菠萝
4:00~6:00 吃莲雾
6:00~8:00 吃莱猪
8:00~10:00 吃泡面
10:00~12:00 吃茶叶蛋
12:00~14:00 吃章鱼烧
14:00~16:00 吃鲷鱼烧
16:00~18:00 吃烤鱿鱼
18:00~20:00 吃炒面
20:00~22:00 吃铜锣烧。
作为一名美食爱好者,我四处寻访找好吃的,是件非常正常的事情吧。”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正常个鬼啊?!
你一整天都在吃东西吗?
而且两个小时吃完十八公斤菠萝?真的不怕上火吗?
邢河愁勉强忍住吐槽冲动,却还是忍不住鬼使神差地追问道:“那你22:00~23:59吃什么?”
“什么吃啊?正常人一天的最后两小时当然要拿来睡觉咯。”
李昂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老邢你不会都不睡觉的吧?别吓我,
你现在身居高职,要是因为睡眠不足引发工作事故,那可是会酿成严重灾难的。”
…不是,在制造灾难这方面,好像你没资格说我吧?
邢河愁哭笑不得,只好应付了几句,挂断通讯。
“所以…”
他看了眼办公室里,坐在椭圆形办公桌后方的特事局头头脑脑,摊手道:“我们跟日岛方面怎么说?”
坐在首席、穿着西装、全身包裹在白色布帛当中的寒水石沉默了一下,“如实相告吧,反正这也不是我们能够解决的事情。”
意见通过,
白浩正按下按钮,将日岛异常事务调查局的画面投映在办公室内,由他把李昂的说法如实转告给日岛方面。
“进行实验?”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玩家兇猛》-第七十六章 自律閲讀
日岛异常事务调查局的领导又惊又怒,沉声道:“白浩正先生,各地区官方上个月刚达成共同防御协定!”
“共同防御协定是一回事情,李日升又是另一回事情。”
白浩正摊了摊手,无奈道:“就像我方多次强调过的那样,我们也不希望看到冲突发生,但我们与李日升只是合作关系,并非管辖,无法质询、命令、监管、控制。
我们将贵方的要求传达到了,也转述了李日升的说法,已经仁至义尽,
何况贵方还想让我们怎么做?
派人现在去日岛,把李日升请回来么?
现在如果他想做一件事情,谁能拦得住?
就算贵方有压箱底的手段,难道你们愿意承受动用战略武器的风险与损失么?”
“…”
日岛异常事务调查局的那位领导眼角肌肉抽搐,难以抑制愤怒。
这种感觉,就像是别国的核弹头在自己国土上空肆意飞掠而过,而己方没有任何反制手段,只能眼睁睁看着一样。
耻辱,愤怒,以及恐惧。
“唉,”
白浩正见状叹了口气,无奈道:“其实李兄弟以前不是这样的,
但是殷市事件之后,他脑袋里某根一直紧绷着的弦,崩断掉了。
个人建议,如果他要求的不是很过分,那就…认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