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73p7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某美漫的醫生-第六百七十二章 美少婦李青蘿的戰鬥讀書-70ckm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
丁春秋一时间怀疑人生了。
他看了看前面的王语嫣,再看了看后面的李青萝。
两者面貌上都和他认知上的师娘李秋水极像,但是又有不同,前面的“师娘”,青春年少,身上富有一股少女独有的朝气,身后的“师娘”,风韵十足,气质典雅,一看就是养尊处优已久的妇人。
“不对,你们两个都不是师娘!”
重生之痞凤诱君心 蜡笔不小心
丁春秋经过一开始的惊吓之后,反应了过来:“她们俩面貌和师娘相似,但师娘的那特殊的气场,却是她们模仿不出来的!”
李秋水和天山童姥,武功强绝到了极致,杀人也多得数不过来,李青萝和王语嫣都还差得太远了。
这么一想,丁春秋心下松了一大口气。
“你们俩到底是何人,为何要冒充我师娘,来诓骗于我?”丁春秋厉声喝道。
他本也是个好颜面之人,刚刚李青萝和王语嫣的出现,却是让他在擂鼓山聚集的武林群雄面前,丢了好大的脸。
“冒充?丁春秋,我如何会冒充我娘?是你自己眼瞎!”李青萝冷笑道。
“师父和师娘的女儿?”丁春秋皱了皱眉,他记起来了,是隐约听说无崖子和师娘李秋水有过一个女儿,只是他和苏星河从来没有见过。
那么另外一个少女模样的人,应该就是这位好师妹的女儿了。
“哈哈哈,原来是师妹和你的女儿,倒是吓了我师兄一大跳。”丁春秋笑道。
“我呸,丁春秋,别乱攀关系,我不是你的师妹,你也不是我的师兄!”李青萝厌恶的看了一眼丁春秋,说道:“像你卑鄙无耻、下流至极之人,都敢下手弑师,将你师父、我父亲推下万丈悬崖,也还有脸叫我师妹?”
“谁叫那老贼偏心!我伺候了他那么久,就是期盼他传下一门神功,结果他就是要我学什么琴棋书画,我忍他很久了!我拜他为师是要学武功的,不是要考状元的,所以他就是自己找死,早一点把逍遥派的武功传给我,那不就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丁春秋振振有词的说道。
“像你这种狼子野心之辈,得到一点,就会期盼更多!”李青萝冷哼道:“幸亏我爹之前没有传给你什么逍遥派的厉害武功,不然造成的祸患更大。”
“随便师妹你怎么说吧,你高兴就好,不过我想……”丁春秋嘿嘿一笑:“你是那老贼唯一的女儿,掌上明珠啊,他临死之前,不会没有传给你逍遥派的武功吧?将那些武功交出来,我就饶了你和你女儿,以及苏星河这老东西的性命,不然……嘿嘿,我让你擂鼓山上下,鸡犬不留!”
只要不是师娘李秋水和师伯天山童姥在场,他丁春秋就还没有害怕过谁!
就算姑苏慕容复他也不放在眼里,即使是少林寺这种武道巨擘,他也敢上去招惹。
李秋水和王语嫣又算个啥?
即使可能会招惹出李秋水和天山童姥的追杀,大不了杀了她们,得到了逍遥派的武功之后,他就远遁江湖,等逍遥派的武功大成之后,再出来浪。
豪门游戏:契约已过期 撩人的纯纯
“外公将逍遥派的武功传给了我,你想要,那就从我手中来拿啊!”王语嫣轻笑一声,说道。
“我的好师侄,我看你还是乖乖将那些武功交给我吧,不然省得你多受些皮肉之苦。”丁春秋桀桀笑道。
说着话,丁春秋手中的羽扇轻轻一扇,一股柔和的风就向王语嫣飘去。
虽然他对自己的武功有十足的信心,但是能够省点力气,当然还是省点力气为好。
因此,他直接对王语嫣用了三笑逍遥散——用毒蛇和蝎子还有蜈蚣和毒蟾蜍、毒蜘蛛制作而成,中了三笑逍遥散在不知不觉中会发出一种奇怪的笑声,而中此次毒药的人在笑了三声之后立即致命。
王语嫣顿时感觉到一股甜腥味从空气中传来,体内的北冥真气运转,阻止毒气朝着体内渗透。
毒功对低等级的武者,是很厉害的杀伤手段,可是对于继承了无崖子七十年北冥真气的王语嫣来说,就不是那么厉害了。
除非你让她将毒药,非常高等级的毒药,吞服进入体内,那还可能极大的影响她的战斗力。
要是想着,仅仅靠着空气散播的毒药,就能将她怎么样,那无疑是妄想了。
她体内的北冥真气,自动就会排斥毒气进入体内。
王语嫣眉头一皱,手掌虚握,北冥真气运转,一记天山六阳掌阳歌天钧式,轻灵飘逸,闲雅清隽的被她拍了出去。
顿时,一股强大的风压形成。
丁春秋朝着王语嫣洒落的逍遥三笑散,就朝着丁春秋本人袭来。
“好强横的掌力,这觉得不是应该是一个双十年华的小姑娘所能拥有的功力。”丁春秋眉关紧锁:“那老贼临死前,不是把自己的功力,都全部传给了她这个外孙女吧?这样的话,得好生小心这个看似不经世事的小姑娘了。”
被王语嫣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将毒粉送了回来,丁春秋倒也不慌张,瞬间伸手将一个星宿派的弟子抓了过来,挡在了身前。
“哈,哈哈!”
那个被丁春秋当做替死鬼的星宿派弟子,忽然哈哈大笑了三声,然后身体立即就僵直了,一动不动,脸上仍旧保持诡异的笑容,性命却没了。
“师妹,掌门一人恐遭丁春秋暗算,咱们一起上吧!”
苏星河看丁春秋一言不合就对王语嫣施展了毒功,惊怒不已,立即对李青萝道。
李青萝也从来不是个好脾气的人,眼见女儿被丁春秋已经暗中下手偷袭了一会儿,哪里还忍得住?
当即她便大喝一声:“丁春秋,你这狗贼,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忌日!”
有墨非帮她提升功力,又有无崖子临死前传授的逍遥派武功,还有指点的战斗经验,如今的李青萝,可也不是个弱者。
于是,李青萝和苏星河压上,和王语嫣,三人便与丁春秋斗了起来。
丁春秋如果靠着硬实力,自然远远不是王语嫣三人的对手,事实上,李青萝都很有可能把他打趴下,可是丁春秋身上到处都是毒物,稍有触碰,便会让人中毒,三人之中,唯有王语嫣能够靠着绝强的功力,和丁春秋直接对掌,硬碰硬。
乾元天下 林中野鬼
那丫頭真拽 木樨堇夕
不过即便是这样,王语嫣三人也将丁春秋死死的压入了下风。
只是丁春秋靠着一身本事,能够和慕容复打平,能够招惹少林寺,也不是轻易能够干掉的,还在努力挣扎。
“公子爷,王姑娘和舅夫人,为亲人报仇,咱们要不要上去也帮帮她们?”
慕容复身边,四大家将的公冶乾说道。
“这是她们门内之事,外人不好插手。”慕容复摇了摇头,道:“再说,丁春秋不是她们的对手,很快就要败了。”
慕容复心中在奇怪,王语嫣如何从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女,一跃成为现在这般高手?
要知道,就观看丁春秋和王语嫣的战斗,他大约都能够看出来,自己有可能都不是王语嫣的对手了。
段誉看到王语嫣的一时间,便欣喜非常,可是又一想到,墨非之前所说,王语嫣基本上就是他又一个个亲妹妹之后,心中的喜悦便没了大半。
自己老爹,真的是把自己的路子都走完了,所以导致现在自己都无路可走了。
“尽管语嫣是我妹妹了,我也要尽力护住她的周全,一旦她和丁春秋这魔头的战斗,有任何不利之处,便出手救人。”
事情关乎到了王语嫣这个神仙妹妹,段誉顿时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干劲,六脉神剑蓄势待发,随时都能发出雷霆一击,帮助王语嫣一把。
鸠摩智看着王语嫣三人和丁春秋的战斗,目光一阵闪烁。
丁春秋的本事,即便是他也不敢轻视,否则一个不小心,也可能阴沟里翻船。
而现在丁春秋却被王语嫣一个小姑娘压入下风……
那么被丁春秋念念不忘的所谓的逍遥派武学,究竟有多强?
寵妳上癮 暮聲悠悠
“或许可以等他们鹬蚌相争,我来个渔翁得利,一举拿下他们四人,逼问逍遥派的武学?”
鸠摩智混入北宋中原,本就是冲着各种各样强大的中原武学而来,少林七十二绝技、大理段氏的六脉神剑,如今的逍遥派武学,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壹年正好是秋天 韜子韜
丁春秋再度被逼和王语嫣对了一掌。
“噗嗤!”
他一大口鲜血就喷了出去。
王语嫣获得了七十年北冥真气后,实在是太豪横了,就算他在和王语嫣对掌的过程中使用了毒功,王语嫣却是一掌击出,摧枯拉朽,万般毒物不萦绕于身,甚至将毒气打进了他丁春秋的体内,所以在和王语嫣战斗,他都不敢用毒功了,否则很容易自食其果。
“这样下去,我可就死定了啊!”丁春秋一边抵挡王语嫣三人进攻,眼珠子却滴溜溜的转开了。
他在和王语嫣三人的战斗之中,靠着一副和李青萝同归于尽的架势,暂时吓住了王语嫣和苏星河,顿时便冲入了星宿派门人弟子之中。
鳳戲蒼穹 納蘭少主
丁春秋手疾眼快,一只手抓住了一个星宿派弟子,反手便将两具星宿派弟子尸体向王语嫣三人掷去。
阿紫喊道:“语嫣姐,青萝姨娘,那是星宿派的腐尸毒,除了语嫣姐,你们其他人不要硬接啊!”
闻言,李青萝和苏星河便面色一变,直接闪躲开了丁春秋投掷过来的尸体。
王语嫣看被丁春秋以腐尸毒杀死的星宿派弟子,面目狰狞可怕,青紫一片,看着就让人恶心,也不硬接,而是轻飘飘一闪,躲开了腐尸毒。
“歪门邪道!”苏星河冷着脸道。
“小阿紫,我可是找你好久了啊,没想到你竟然就躲在这擂鼓山。”丁春秋一边以腐尸毒,制造大量剧毒尸体朝着王语嫣三人投掷而去,一边对阿紫喊道:“将你偷的东西给我交出来,否则我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我呸!星宿老怪,你吓唬谁呢?”阿紫浑然不惧,说道:“你不过就是一个逍遥派小小的弃徒而已,而现在我姐姐王语嫣,可是逍遥派的掌门人,那是我亲姐姐,你造吗?”
“如果你现在束手就擒,乖乖的听候发落,说不定我还能替你向我姐姐求个情,让你重入逍遥派门下,不过,我阿紫才是大师姐,你只能当我师弟了啊!”
随着阿紫的发声,墨非带着木婉清、钟灵等人,也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看到墨非的一瞬间,曾经和墨非有过交手的鸠摩智面色顿时大变,现在他算是知道了,有这位大佬在这儿,自己想要抢夺逍遥派武功的想法,怕是要落空了。
不认识墨非的慕容复,在包不同和风波恶在耳边耳语过后,就算是知道墨非究竟是谁了。
段誉刚刚也听到了阿紫所言,再看看跟在墨非身边的木婉清和钟灵,又望了望王语嫣——全是妹妹啊!
他有点想哭,老爹,你这是根本不给我活路啊!
随随便便走到哪儿,看到一个漂亮姑娘,就是我妹妹,这样下去,我不会孤独终老吧?
“小阿紫,你就给我牙尖嘴利吧,等我拿下了这三人,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厉害的。”丁春秋冷笑道。
独九天 荒神不是风
“星宿老怪,你都死到临头了,还在这儿胡吹大气。”阿紫叉着腰说道:“不要说我语嫣姐姐,一个人就能收拾得了你,便不是,我语嫣姐姐,青萝阿姨,是因为想亲手替亲人报仇,所以在亲自下场,和你比斗,不然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
“看在咱们往日的情分上,我劝你早早投降,不要再做无畏的反抗,否则你现在蹦跶得越欢,后面就会死得越惨!”
“哦,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说,等你阿紫一下场,我丁春秋便要纳头便拜了?”丁春秋嗤笑道。
阿紫笑了一声,挽着旁边墨非的胳膊,朝着丁春秋做了一个鬼脸。
丁春秋注视阿紫的目光,自然而然的不免偏移到了墨非身上。
只是……
明日之后我的末世 真香教主
惊鸿一瞥。
丁春秋便感觉如坠冰窟,仿佛被洪荒猛兽给盯上了,隐隐然,一股莫大的凶煞之气包围了他,随时都将会有大恐怖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