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npx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討論-第二百九十二章 秦王掃六合,虎視何雄哉!鑒賞-rjb7d

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
小說推薦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
金陵城。
张宗卿与马玉两人的大婚如期举行,华国的“二公子”成婚。
这几乎是轰动了整个华国,政坛名流、文学巨匠以及各路名将都可谓是齐聚一堂。
毕竟以张宗卿在华国的地位,他纵然是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去做,
这些人都会主动为张宗卿去张罗这么些东西。
何况张大帅的本意,就是要为张宗卿与马玉打造一场无以伦比的婚礼。
张宗卿在这件事上,自然也是不好去反对自己的父亲。
整出婚礼是按照中式婚礼模式举办的,不过在举办整出婚礼的时候。
传统与现代之间,也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尤其是当新娘马玉以一身汉服新衣出场的时候,着实让所有人都是惊艳不已。
“我汉家服饰真是惊艳啊,夫人一袭汉衣出场,可是把那些洋鬼子的眼珠子都快吓出来了。”
“何止如此,你们看那鹰国、F国和米国的大使们,一直都是在amazing、oh,my god!看起来就像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家伙。”
“嘿,他们鹰国才多久的历史?中世纪更是连史书都没有,也就最近这百年文化、科技得到了发展,他们像一群乡巴佬没什么奇怪,我华夏立国可是足足有五千年啊!”
“大汉王朝威震外夷的时候,这群外国佬礼义廉耻大概都还不懂吧!”
看着外国嘉宾们的惊叹声,专程从华清大学、京北大学、燕京大学等高等学府的教授们,毫不客气的讨论、讥讽道。
以前华国以洋为师,什么都是外国的厉害、外国的好。
对于这些“外国的月亮就是圆”的言论,这些教授们早就是看不惯了。
如今能够看到这些外国佬们一副吓掉眼珠子的表情。
这些外国教授都是像极了三伏天里面吃了一根冰棍般,简直是舒爽至极。
其中钱中书教授、王果维教授、陈音恪教授等一众人等,皆是如此感觉。
“二公子,恭喜啊!”
“嫁娶一事实乃人生重中之重,二公子今日娶的娇妻,实乃人生一大快事啊!”
李综任、白重喜等一众有为高官手持酒杯,朝着张宗卿慢慢走了过来。
“婚嫁之事,虽然在人生之中依然有一事重中之重,但在我看来,依然有一事比婚嫁之事、比绵延子嗣更值得高兴。”
张宗卿微笑着看向李综任、白重喜等人,他又是抬起酒杯看向不远处拄着拐杖的蒋老板等人。
“还有什么事比之婚嫁之事,还值得高兴?”刘相很是好奇的问道。
黑道总裁比比谁更跩 如梦似越
而张宗卿等的就是这个时候,所以他将酒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当然有,李太白曾经做过一首诗,张宗卿如果能做到他诗中描绘的,那此生当是无憾了。”
少了妳的風景 小哲
读过李白诗词的李综任、白重喜以及蒋老板等人几乎是瞬间,就想到了李白那首霸气无比的诗词。
創世魂決
当然,在场的还有很多人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想到这些。
所以很快就有人发问道:“二公子,你说的是什么诗词啊?”
张宗卿闻言微微一笑,而后便将李太白的那首有名的《秦王扫六合》给说了出来。
“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明断自天启,大略驾群才。收兵铸金人,函谷正东开。”
修真罪少回都市 塑料壳
坚强的意志与卑鄙的阴谋
张宗卿看向众人,他毫不掩饰这首诗中透露的志向。
天下一统!
他几乎是把这个问题,当场就是甩到了众人的面前。
包括李综任、白重喜以及蒋老板等人,几乎是避无可避。
“如果说人世间还有什么事,比婚嫁迎娶之事还要让人开心、高兴的,无疑是能看到华国事实一统,各位英雄豪杰能够结束割据一方,政令都出自联合zf了。”
张宗卿看向众人,他口中虽然是说着联合zf什么的。
但众人都知道,事实一统就是zc出于奉天、出于二公子张宗卿。
这本该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的事情,但行使这个权力的是二公子的话,又没有一个人觉得有半分的违和,或者说是不对。
因为二公子绝对有这个资格、也有这个能力。
张宗卿已经是证明了一点,他可以做的比之在座任何一位都好。
冯投机、阎老西以及刘相、刘文辉、邓锡厚等已经是被张宗卿收拾的都服服帖帖的家伙,自然是不余余力的附和张宗卿的这首诗。
已经被架空权力的他们,自然是不奢望再次站到权力的中心。
但如果能看到华国一统的话,也是一件很不错的结果。
更何况,如果蒋老板、李综任以及白重喜等人,也变得和自己一样被架空,也算是满足了他们心中的恶趣味。
毕竟吾道不孤嘛!
李综任、白重喜以及蒋老板等人,自然是听懂了张宗卿的意思。
一时间,他们也是尴尬不已。
此时的他们可谓是在钢丝上跳舞,随着二公子张宗卿带来的压力越来越大,耐心也是越来越不足。
李综任、白重喜以及蒋老板他们,也是越发的没有底气。
当然,张宗卿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再多说什么。
毕竟这也是他的婚礼,如果气氛太过冷场的话也是不太好。
二公子张宗卿离开之后,手中拿着红酒杯的李综任看着张宗卿远去的背影,不由得感叹道:“二公子的上位者气势,真是的越来越足了。”
“他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直接是破了我的心房。”
“就在刚才,二公子背出李太白的那首诗,说自己希望看到华国一统的时候,我的后背唰唰唰的就是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这种威压与气势,大概也只有秦始皇与汉武帝这种人中之龙才会有的吧!”
“二公子,他才多大啊!”
李综任又是连喝了两口,不由的感叹道。
“再坚持下去,我们或许就是华国的罪人了吧,眼下北方之地几乎是尽数落入二公子的手中,川蜀也是被二公子的雷霆手段牢牢掌控。”
“华国一统大势所趋,我们无法改变什么。”
一向极为高傲的白重喜也是看向张宗卿的背影,他的心中可谓是百味杂陈。
自诩为“小诸葛”的白重喜,只觉得在张宗卿的面前连提鞋的资格都不够。
让人绝望的并非是落后于人,真正让白重喜绝望的是不管自己如何的努力,都不可能看到二公子张宗卿的背影。
这种碾压,简直是对人的一种折磨。
奉系与桂系的谈判之所以一直僵持到现在,很大原因就是白重喜希望在谈判桌上微微扳回一些劣势。
只见白重喜将手中酒杯中红酒一饮而尽,他的双手与身躯微微有些颤抖。
待到情绪平复下来,白重喜才开口道:“再争来争去也没有多大意思了。”
“不战而屈人之兵,二公子可真是把兵法与人心玩到了极致,我真是远远不如他。”
“输在这么一个绝世人物的手中,我白重喜心服口服,没有半点抱怨。”
听完白重喜的这句话,李综任也是笑了笑。
“二公子说的没错,人生最大的快事莫过于看到华国事实一统。”
“让我们为日后新生、强大的华国而干杯!”
此时,估计谁也不知道张宗卿仅仅是在自己的婚宴之中,借着李太白的一首诗直接推动了桂系的臣服。
从而一举控制了华国的西南边陲,毕竟强大的桂系都做出了退让与妥协。
云省的龙运等人又有什么胆量,挡住张宗卿一统华国的决心?
在很多年后,有关于这段轶事被解密,众人纷纷是被二公子张宗卿的“不战而屈人之兵”彻底折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