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m8ss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斬月 起點-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懸劍橋相伴-ya6w2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
“唰!”
上线,人物出现在职业训练所,看了眼技能栏,生怕马鹿冲城这个技能消失了,好在它依然在,并且图标已经变成了“LV-2”了,如今已经升到2级的马鹿冲城,按理说伤害和护盾韧性也是随着一起提升的,总之技能等级越高越好,总是有增益的。
铸剑天下
此时,训练场上已经有不少玩家在清晨练技能了,许多人都看见了我。
“七月流火?”
有人已经忍不住开口小声说话了:“那不是一鹿的七月流火吗?国服第一刺客啊……”
“是啊,这次终于见到活人了……”
许多人都偷偷的看了过来,我则有些无语,单足一点地,身躯后仰,犹如一条水中游鱼一般轻巧的越过了院墙,紧接着以永生境的“御风”之力飞向了东城广场附近,落地之后前往铁匠铺将装备修缮一新,然后又看了看包裹里,各种药水依旧充足,上次从楠木可依那边拿的高级生命药剂也还有不少,暂时是不需要补充了,于是直接捏碎了龙域回城卷轴。
……
光辉飞散之中,人物出现在了龙域广场上,附近一队巡弋的龙域铁骑纷纷行礼,我则点点头,踏步飞向了龙域,整个身躯糅合在风中,宛若一道残影一般,比以前不熟练的时候在空中摇摇晃晃飞行要飘逸多了,甚至有了几分宗师风范。
而事实上好像也是这样,在幻月大陆的背景中,人族山上的修炼者多如牛毛,但大部分修行者一辈子都只能在凝气、炼体、灵罡三个境界徘徊,甚至踏入灵罡境界的都是少数,而真正走到天境、洞虚境的人更是凤毛麟角,每一个几乎都是一方豪侠,或者是某个世族、大势力的供奉了。
至尊修羅
至于永生境,目前轩辕帝国台面上的永生境就那么几个,轩辕应、风不闻自然不用说了,关阳、沐天成、弈平这三位位列三公,林荒、南宫亦等刚刚踏入永生境不久的人则都已经手握重兵的一方公侯,这还这些是明面上的,至于台面之下的那些永生境王者,要么在某个宗门当大佬,要么就隐藏在山水之间,闲云野鹤,但不管怎么样,永生境王者就真的只有这么多了,轩辕帝国所有的永生境高手加在一起恐怕两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大约也正因为这样,玩家修炼到永生境才会这么困难,甚至大部分的玩家是找不到游戏里修炼的入门方式的,强如林夕都还没有真正的入世修行呢,只是停留在游戏数据上而已。
于是,就这么满脑子想着事情,踏入了龙域大厅的门。
外面风雪满天,指挥大厅里则温暖如春,壁炉中的炭火还在燃烧着,而希尔维亚今天又做新的好吃的,手握一柄亮晶晶的长柄三叉戟,戟刃上则插着一条已经烤熟的动物,看起来有点像蛇,但拥有爪子,甚至头颅上有突出的犄角,只是如今烤熟了,香喷喷一片。
师姐怀抱着一本十分看起来十分沉重的典籍,就坐在银龙女王一旁的椅子里在翻看,应该是在钻研某种绝学,而一旁的兰澈则提着酒壶,为两位大佬各自倒上一杯甜美的葡萄酒。
“兰澈,给我也倒一杯。”
我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云师姐一旁的毛毯上,掸了掸身上的积雪,说:“女王大人,今天烧烤的又是什么东西,我有口福吗?”
恑局 古月弓
“有啊。”
希尔维亚微微一笑:“虽然有口福,但只怕你这个区区的永生境中期会无福消受。”
一日为师,终生为夫 小懒龟
“哦?”
我一扬眉:“要不要这样瞧不起人啊,这是什么天上龙肉啊?我居然就无福消受了。”
“你还真说对了。”
希尔维亚转过身来,将长长的三叉戟放在托盘上,然后拔出自己的佩剑,将这条“生物”的肉一点点的从三叉戟上削落下来,顿时就更香了,而就在一块块鲜美的肉下方,则露出了一条类似蛇却不是蛇的白骨,散发着热气与香气。
“到底是什么?”我心头一动:“难道是幼龙?”
“想多了。”
天下 梦溪石
枕上仙妻,總裁別亂來
兰澈掩嘴轻笑,一边为我也倒上一杯葡萄酒,我则相当享受,能让林地精灵的公主殿下亲自倒酒,这种福分能享受的人恐怕也没几个。
云师姐合上了那本泛着古老气息的典籍,笑道:“师弟你知道吗?虽然它不是幼龙,但却是一头蛟,是我刚刚在云溪行省的遇龙河上斩下的。”
“啊?!”
我皱了皱眉:“怎么说?在我的认知之中,蛟应该也属于圣兽之一吧?甚至是真龙的近亲,不是这样的吗?”
“大抵如此。”
重生之逐夢時代
希尔维亚一片切肉,一边笑道:“蛟这种生灵一般生活在大江大河的深处,距离人类居住的地方很远,而且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潜伏在江河的底部默默修炼,故而为潜蛟之名,而这些藏在深塘、河川底部的潜蛟一旦修炼得道,就会成为传说中的‘走蛟’,沿江入海最终化龙,而就在云溪行省的遇龙河里,就有一支蛟属家族,只是数万年来大部分的蛟只能老死于河底,却没有过江化龙的机会,然而就在前不久,一头老蛟明明由于寿命将至,却迟迟没有能化龙,所以十分暴躁,不断激荡雨水,灌杀两岸百姓,甚至一次次的冲击遇龙河上最大的那座名为遇龙桥的悬剑桥。”
“悬剑桥?”
我又遇到知识盲区了。
云师姐浅笑道:“所谓悬剑桥,就是在桥底悬挂一柄剑,为的就是防备那些走江化龙的蛟龙会冲击毁坏桥梁,至于那座名为遇龙桥的悬剑桥则更加厉害,悬在桥底下的那柄老剑自带一座阵法,必然是上古圣贤所亲手打造,从古至今这柄剑不知道斩了多少意图走江的蛟龙,但这一次这座悬剑桥被冲击得十分厉害,以至于惊动了朝廷,朝廷派去的几个镇压法师都被老蛟杀了,于是……师姐不请自取,带着白龙剑御风去了一趟南方,把这头老蛟给带回来了。”
星怒
“……”
我目瞪口呆,看着三叉戟上那一堆烧烤,道:“我还以为是蛇肉……按理说一头老蛟的尸体不应该只有这么小小的一条才对啊?”
希尔维亚不禁失笑:“因为云月大人使用神通,将这头老蛟的元气全部斩灭了,以至于它的肉身也随之不断收缩,来到了蛟蛇之属原本的尺寸,喏,也就只有这么大了,这头老蛟的前身其实是一条水蛇修炼成精了的,而且这柄三叉戟,可不简单……”
我一愣:“这三叉戟又有什么来头?”
“是老蛟的兵刃。”
江烟
希尔维亚吃吃笑道:“能搅乱一江之水,能行云布雨,你说厉害不厉害?”
“我艹……”
我深吸了一口气:“能给我玩玩不,我也想试试行云布雨的感觉。”
“师弟。”
云师姐在旁笑道:“不要好高骛远,这柄三叉戟中拥有老蛟的神魂贯注其中,以你目前的修为恐怕根本就镇不住,试想,南方是巨鼎公羿平的领地,这头老蛟祸害苍生这么久弈平都没有亲自去剿灭,为什么?打不过呗,连羿平都打不过,你觉得你能驾驭得到这柄水神兵刃吗?”
“这老蛟是水神啊?”
“虽然不是,但没有什么区别了。”
云师姐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葡萄酒,道:“老蛟的肉每一口都拥有极为浓厚的灵性精华,千万不要贪,你只能吃手指粗细的这么一小块。”
“知道了。”
我从希尔维亚手中接过了一块肉,一口气吞了,顿时一口灵性精华在肚子里炸开,紧接着遍及身体各处,这感觉不是一般的酸爽,而暗影灵墟中的白鸟则缓缓睁开美目,看着一旁欢悦不已,疯狂吞噬灵气的银色剑胚,禁不住眉开眼笑:“慢点吃,别撑坏了。”
这一口,至少相当于两枚上品灵晶这么多的能量,不得了了!
我深吸一口气,就像是吞下一大口芥末一样,别说是师姐不允许再吃了,就算是允许我也不想吃了,这肉虽然灵性充沛,但却像是穿肠毒药一样,这吃下去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倒是一旁,师姐小口的品尝着蛟龙肉,兰澈也只敢吃一小口,反倒是希尔维亚一口接着一口,吃得腮帮子鼓鼓。
“希尔维亚为什么能吃那么多?”我惊了:“她就不怕撑死吗?”
云师姐不禁失笑:“希尔维亚是银龙女王,原本就是真龙中的飞龙分支,再说她修行多年,早就证道,一口气把这头蛟龙给吞了都不是什么问题,如今她的吃相已经算是相当克制了。”
“好一个相当克制!”
我看着希尔维亚鼓鼓的腮帮子,震惊了,按照希尔维亚这个吃法,没错,她确实可以一个人轻松的吃掉一整条火烤蛟龙了,而且,就在希尔维亚吃着的时候,一缕缕银色流光在她身躯之上浮现,似乎见效十分快的样子。
一个声音在我的心湖中响起,来自于云师姐:“不用奇怪,希尔维亚是真龙分支之一,与蛟龙之属是亲戚,这一脉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吞噬对方之后可以直接获得修为,也就是说希尔维亚可以通过吃吃吃的方式把自己吃成赤龙,乃至是始白龙的境界,只是天底下没有那么多的食物罢了。”
我一阵无语。
“对了师弟,你来做什么的?”
我一拍大腿,差点忘了,我是来接任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