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5a精品小說 重生之頂級鉅富 鐵不弱-第314章 跨國陰謀-k7p6m

重生之頂級鉅富
小說推薦重生之頂級鉅富
已经差不多被京城纨绔圈遗忘的东方靖,整个人变得越来越阴柔,或多或少是没有了蛋蛋的缘故。
阳刚之气没了,导致性格大转变,情理之中的事。
看到是那个自己做梦都想把他千刀万剐的混蛋打来的电话,东方靖强忍着怒火,操着一腔鸡嗓子道:“姓沈的,真是想不到你还记得我,什么事,找到那个医生了?”
“还没。”浪哥打了个哈哈,“上次听说她再东南亚,结果我去到还是迟了,这会儿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有人说去了南非,有人说去了东欧,已经雇了不少人去找。另公子大可放心,我说过一年之内会治好你那里,一个唾沫一个钉的我,绝对不会食言。”
“大晚上的打电话给我,你就是跟我说这事?”东方靖差点要骂人,以他之前的性格,早开口破骂了。
没找到你特么打电话给我废什么话?
劳资要的是结果,过程管你怎么滴。
喝了不少酒的浪哥,已经开始犯困了,也不再打马虎眼。打了个哈欠之后,问:“那倒不完全是,我是想跟靖公子打听一个人,顾小乐这个人,为人怎样?”
英雄聯盟之超級英雄 順風浪
“你招他了?”顾小乐这个人,东方靖一点也不陌生,在京城纨绔圈里,算是个异类的存在。为人腹黑隐忍,做事可谓滴水不漏,至今为止,从未有过什么出格的行为。
倒不是真的没做什么出格的事,而恰恰相反,只是滴水不漏做什么事情不会留下把柄而已。
浪哥极力摇头,“怎么可能,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有强大的家世做后盾啊,见谁不顺眼直接削。刚才他来第一酒吧喝酒,有点过分嚣张,我不太熟悉他这人,问其他人,他们也不敢跟我明说这货的斤两,这不找靖公子打听打听。如果实在得罪不起,明儿亲自上门去赔罪就是?”
“少黑劳资上眼药,我你都敢得罪,你还会有怕的人?”吼归吼,东方靖心里的气还是很不畅的。
劳资不但背你绿,还被踢爆蛋蛋,也不见得你上门赔罪。
天使街23號1
跟顾小乐这种三流货色赔罪,那至劳资颜面何存?
浪哥无视掉东方不败的阴阳怪气,道:“靖公子,讲点道理啊!你别什么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你自己冷静下来想想,我真的有主动得罪你?
甭管是庄老板,还是北海的那事,都不是我干的。
讲句实在话,我十八岁,庄老板二十六七岁,差了快十岁我俩。作为传统的思想观念中,男方大女方十来岁,无所谓。但女方大男方十多岁,这就会遭到不少非议,甚至是道德的谴责。
以我的条件,我不需要靠攀附谁吧?
再说说北海的事,靖公子,你摸着良心问问,当时是我授意或者动的手?
靖公子,我知道你之所以对我成见很大,完全是我崛起的太快从当你的跟班迅速到脱离你的掌控。
正因为这种心态,导致你越陷越深。
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如果一开始你能以朋友的心态对待我。以我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秉性,你说你今天会是什么样的高度?
幸亏,现在还没到啊可挽救的地步。
你明白我说什么吧?”
最后一个捉鬼先生
“绕那么一大圈,不就是想我出手帮你忙。不过,我这位京城第一恶少好像已经过气了,我可没那么大能耐帮你这位华夏第一富。”东方靖不想趟这浑水,不是他也会怕招惹顾小乐,而是完全没必要。
很多人不知道顾小乐有个叔叔有着很厉害的身份,但他知道,招惹这种人,以后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
再说了,在没有足够值得自己趟这浑水的筹码,他是绝对不会给自己找麻烦的。
“真的不想当亚洲第一富?如果你有兴趣,我觉得可以让你成为世界瞩目。”像东方靖这种从小不缺吃缺喝缺钱的人,最缺的,还是那种足够傲人的名声,浪哥觉得,可以帮东方靖推一把,让这恶少成为亚洲甚至是东方第一富。
“你的意思是把你旗下的所有产业都给我?”东方靖确实对这种虚名很在意,顿时来了兴致。
浪哥没好气的道:“靖公子真会开玩笑,怎么可能白给,如果你有足够的钱,我不介意转让给你。如果单单只是为了扬名,我可以拟个合同,名誉上你是我所有产业的真正老板。”
“条件?”东方靖同意了,他太需要扬名出口恶气,自从蛋蛋爆了之后,他京城第一恶少的威名与他渐行渐远。
“希望伯父能盯着顾戟,毕竟他在黑水兵团有些举足轻重的地位,侄子有求,他岂会置之不理是不。”
“哼哼,沈浪,你还是小看了顾小乐的腹黑程度。他的阴招,不是你能揣摩出来的。不信咱们打个赌,我敢保证,他会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收拾你。”说完,东方靖挂了电话。
“谢谢提醒哈。”浪哥朝一阵盲音的手机嘀咕了一句,然后把手机丢一边,倒在沙发上眯眼。
虽然脑袋晕乎的厉害,可他却没有睡意,他在揣摩顾小乐接下来会怎么出招。
今晚的事,就算没有蔡安邦的胡搅蛮缠,这顾小乐依然会从其他方面找自己麻烦。
甚至,浪哥严重怀疑,白凤背后的人就是这顾小乐。
终究还是怪自己太年轻、太出风头了,刚来京城没多久,把昔日的京城第一恶少削的退避三尺,把纨绔圈坑的掉一层皮,专治不服等等。
说白了,有些人怕自己早晚会触及他们的利益,所以对自己出手是迟早的事。
顾小乐那货已经说的很清楚,不会对自己下手。
直系亲人这边,毕竟都在郊区,有将军下马文官下轿的刘家村在,完全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那么,要考虑周全的就是外公那边的一家子。
最令浪哥不放心的,还是它表姐表哥那两货,一个比一个不省心,尤其是表姐苏婕,妥妥的拜金女一枚。
想着想着,浪哥渐渐睡着了。
可没多久,他手机响了起来,接起一听:
极品废材,蜜宠腹黑狂妃
女王的校園生活
“沈盆友,能不能给一百万我……”
这是来自南非的电话,那位与浪哥仅有一面之缘且替浪哥出过头的黑人盆友。
他的国家,突然就内战起来。
而且还是他父亲跟叔叔之间的内战,由于内战突然,他父亲被打我措手不及节节败退。
目前,退到了一处原始部落里,缺粮缺金的,三餐都有顿没顿的,想打回去更不可能。
所以他想起了华夏那位出手阔绰的土豪同学,试图看看能不能得到这位同学财力支持。
由于对方普通话很不标准,浪哥以为有人在逗他,以为怼道:“我是你爹啊,大半夜张口就管我要一百万。”
“……”内亚伦。
“我是内亚伦,沈朋友,我现在急需要你的帮助,请务必要帮助我。”
浪哥冷冷的道:“管你是谁,想清楚姿态再打回来。”
内亚伦是谁,浪哥当然知道,只不过不喜欢黑人同学的这姿态。
特么的找劳资帮忙就这种姿态,还务必要帮忙?
你是我儿子啊,我有义务帮你?
没多久,内亚伦再打电话给浪哥,这次他组织好语言,不敢再自以为是。道:“沈先生,是这样的,我国现在处于内战之中,由于资金紧缺,特意想向你借点钱,好吗?”
“上次不是给了你不欠吗,怎么就花完了?”黑人的天性就是典型的以咸鱼生活为至上,这点浪哥很了解。
钱,他大把,别说一百万,一百亿都可以借。
问题是,借了收不回来,自己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白送的事可不干。
“早就用完了,沈先生你可能不了解我国国情,天灾人祸的,庄稼没收成,你上次给的钱,没撑几天就花完了。”看,黑人同学把大手大脚花钱说的那么滴冠冕堂皇。
这不能怪他,而是天生的懒惰,今天三餐有着落,打死也不干活。
至于明天会不会挨饿,到了明天再说。
“你们会去种庄稼?”浪哥很是怀疑黑人同学的借口。
“有的,我们都有种玉米土豆等等,只是平时没什么时间搭理,所以没收成。”黑人同学在这点上还是很老实的,庄稼确实是种了,但都是自生自灭的那种,能发芽成活那叫生命力强,若是不发芽或者枯萎虫害了,那就是天灾。
对于这么一个王子,浪哥真心是无力再吐槽。道:“我可以借一千万美刀给你,但我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考虑到你的偿还能力,你自己说说,拿什么作为抵押?”
“这个……”黑人同学头疼了,他国家穷的叮当响,除了大片荒野土地之外,根本就没有值钱的东西。
“要不等我们平息的内战,我们去打鱼还债?”
他这个国家是沿海国家,水产资源不是一般的丰富,大龙虾什么的,随便在海边都能捡到,只不过他这里没人喜欢吃。
“打鱼卖给谁,你们国家的人吃鱼?”
“我们喜欢吃肉,不喜欢吃鱼。”
“那就是了,你们自己都不吃的东西,打来卖给鬼吃啊?别跟我说买艘船什么的,那种不切实际的事情就甭跟我废话。你们国家有矿吗?”
移猎蛮荒 莫仁
“有吧?”黑人同学也不确定的回答。
啡啡爱上咖 漫锁
浪哥已经没有耐心跟这货扯犊子,“不如这样吧,我用一千万美刀买你国家的土地,你觉得能批多少给我?”
“沈老板,你要是给我一个亿美刀,我觉得可以给你三分之一的土地。”黑人同学心里已经打好了算盘,那就是把沿海地区的的土地卖给沈老板。
在他这个国家,最不值钱的就是海产品,平时这种地方连个人影都没有,表面上是地大物博,实际对他们本国来说是可有可无的鸡肋。
“好,明天我到公证处拟个合同,等合同拟好了,公证人什么的在场签完字,我就马上给你打钱过去。很晚了,再见。”挂了电话,浪哥心里萌生了一个大胆且宏大的想法,如果,黑人朋友的这个国家,最后成了自己的土地。
眾神笑
到那时,自己便是新国主,制度秩序什么的都由自己定。
咳咳,后宫佳丽三千好像也是可以滴哦!
第二天睡醒,浪哥准备去公证处的时候,老妈子打了个电话过来,先是问长问短的关心一大堆,然后说你小姨妈跟大姨妈还有表姐去了南非一个小国家。
小老板和片儿警的故事
大姨妈是以志愿者的身份去的,小姨妈则是以战地记者身份去的,表姐是去免费旅游的。
刚开始浪哥没有反应过来,随口敷衍说这样也好,去镀镀金,回来之后怎么也能直接升一级。
“靠这种风险升迁的机会,咱家不要。浪儿,你可不知道,听说那个叫什么几内库原的国家正在打仗,乱糟糟的危险得很。我一路劝说还是别去,可你大姨妈跟小姨妈就是不听,说什么出去见见世面也不错,镀金回来后院长位置跟台长位置是跑不了了。
谜海寻踪
问题是,说句不吉利点的话,万一没命回来,给个王的位置也没用是不?”
老妈的抱怨,令浪哥一个激灵反应过来。不过迅速平稳气息,很轻松语气问:“妈,大姨妈小姨妈是啥时候去的,也不提前跟我说说,我也好回去送送她们。”
“害,这事急得很,刚刚上机,还是我去送的。听说是临时决定的,连行礼都没来得及收拾就赶去机场登机了。”张馨月已经到了老爸家门口,“好了浪儿,先不跟你聊了,我得去做做你外公的思想工作,不然他会不高兴。”
跟老妈结束通话后,浪哥算是反应过来顾小乐的阴招了。
把大姨妈跟小姨妈引到国外去,然后要挟自己过去,到那时,小命还不是他想怎么滴就怎么滴。
甚至,他怀疑那小国的内战都是顾小乐在背后推动的。
可纵然知道,浪哥还是得去。
只希望,那个黑人同学得到那笔资金之后能迅速平叛。
那样一来,自己这位王子同学便是出其不意的杀手锏。
“沈浪,我出招了,你敢接吗?嘿嘿嘿……”
顾小乐打了个电话给浪哥,没人在场,他也不用装斯文了。
说完,发出阴森森的笑。
“顾少,你赢了,我投降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