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8vh好文筆的小說 步步爲途 起點-第136章 我不是傻瓜看書-bt3q2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
何志远的话,让张铭和董紫莺都扭头看向了他,两人都不理解一乡之长是怎么想的。
看到张铭和董紫莺的那种精彩表情,何志远说道:“你们一定不理解我的想法吧。”
董紫莺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张铭看着何志远也没有说话。
“其实,道理很简单。正是张铭乡长留给人的印象是做事情严谨,考虑问题全面,这让我感觉到他带队去做这次的财务管理情况抽查工作不太合适。”何志远看着两人说道。
“啥?何乡长,你这是什么道理?真是搞不懂你了。”听到何志远的话,董紫莺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聖王鬥天 流氓鬥天
锦绣满园 梨花白
此时的张铭虽然没有像董紫莺那样,听了何志远的话一惊一乍的,但是他心里也是疑惑多多,睁着一双大眼睛,直愣愣的在看着这个出语惊人的一把手乡长。
“这么吃惊干什么?你们听我说。”看到张铭和董紫莺的夸张的表情,何志远笑笑说道。
见两人都愣愣的不说话了,何志远又继续说道:“两位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们是接受财务抽查的单位,当你们知道带队的领导是一个做事情认真,考虑问题全面、周到的人,你们会做出什么反应来?”
“那还用说,当然是认真准备,提前做好一切应对措施呀,不能让抽查的人找出问题来。”董紫莺开口答道。
张铭听了董紫莺回答何志远的话后,说道:“应该是这样,不管是哪个单位,他们应对检查的态度都是和带队领导的性格和工作态度有关系的。”
何志远听了张铭和董紫莺的话后,点了点头:“你们两人的说法很正确,我也是这样想的,那你们再把事情反过来想想,看看事情会有什么不一样呢?”
张铭听了何志远的话后,稍微思考了一下,就笑了起来:“呵呵,何乡长,你真是太厉害了,你的心理学学得太好了,别人的心理都被你揣摩透了。”
“什么情况,张乡长,何乡长你们两人怎么回事情?给我打的什么哑谜?”董紫莺看到张铭和何志远两人的谈话,她不明就里,提出了抗议。
看到董紫莺着急的样子,何志远和张铭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大笑了起来。
“笑什么啊?你们……你们真是的!”董紫莺见张铭和何志远不怀好意的笑,又气又急道。
匆匆那年
被人当成傻瓜的感觉,很不爽,这时候的董紫莺在酒精的作用下,脸红红的,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呵呵,张乡长,董乡长还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呢,你给她说一下吧!”何志远看着董紫莺对张铭说道。
“好吧,董乡长,乡长让你带队是想迷惑一下被查单位的头头脑脑,这个计策外松内紧,被抽查单位的人很容易会被假相迷住,那他们的问题就会暴露出来。”张铭说道。
“呵呵,这个计策和换人又有什么关系呢?我还是不懂。”董紫莺撩了撩被风吹乱了的头发问道。
阴阳天师 饨宝
“当然有关系啦,董乡长,你刚才不是说了嘛,张铭乡长做事情细心,考虑问题全面,你这样看待张乡长,难道那些被抽查的单位的人就不这样看待他了吗?”何志远看到董紫莺还不明白,干脆就把话说明了。
“呵呵,是倒是这么个道理,我知道了,下面被抽查的单位知道是张乡长负责这个财务管理抽查工作,那么他们一定会严阵以待,那样想查出来他们的问题来,难度就会大些了。”董紫莺好像明白了似的说道。
“这就对了,我让你负责这件事情,就是考虑了这个原因。”何志远笑着对董紫莺说道。
“呵呵,原来你们是把我当成了傻瓜啊,噢,我去,别人就不重视了,不是等于说我这人做事不靠谱吗?”董紫莺好像感觉心里有些怪怪的,现在想想原来何志远是把她当成那样的人了。
“董乡长,你想多了,我想安排你去负责这项工作,不是说你工作不严谨,做事情不认真,而是你是女同志,平时和下面的单位接触又不多,被抽查单位的人不会过分防范你。”何志远看到董紫莺有些急了,连忙解释说。
听到何志远这样的解释,董紫莺才松了一口气,原来自己的顶头上司是在利用自己,迷惑那些被抽查的单位。
当然,董紫莺刚才的反应,何志远还是能够理解的,因为不管是说都不想被别人轻视看不起,特别是女同志。她们的自尊心更强,处处都要做出来超人一等的样子来。
就是由于张铭做事情太细心,考虑问题太全面了,就要换上自己来迷惑别人,那不是明显是说自己不如张铭吗?所以说董紫莺的激动,何志远还是能够理解的,同时又反映了她好强的一面。
盛世風華
“算了,看在你请我吃饭的面子上就不和你计较了,傻瓜也好,做事情不细心也罢,为了工作,我都忍了。”董紫莺对何志远说道。
见董紫莺能够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何志远知道她心里的气已经没有了,否则,绝不会这么说话。
何志远呵呵一笑,算是放心了,
“董乡长,你真是想多了,这次对下面单位的财务管理情况的抽查工作是多么重要,乡长能把这件事情放心的交给你去做,就说明你是一个工作能力强,有大局观的人,怎么可能有其他想法呢。”张铭也对董紫莺说道。
“你们没一个好人,合伙来欺负我!”董紫莺对张铭说道。
董紫莺的这句话,把张铭这个平时话不多的人弄了一个大红脸。
“哈哈……,董乡长,这话可不能随便乱说啊,被别人听到,还以为我和张乡长对你图谋不轨呢!”何志远听到董紫莺的话以后,伸伸舌头说道。
“就你会瞎说,整天乱想什么呢?”董紫莺瞪着何志远说道。
“好了,好了,不和你瞎说了,具体的事情,我们明天再商量一下好吗?”何志远看看快要到他们住的乡里的宿舍了。
三个人就这么一路走,一路说说闹闹,很快就回到了住地。
傾世嫡女
董紫莺今天的酒没有喝多,何志远没机会送她回宿舍,和两位副乡长道别回了自己的宿舍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