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ssy优美都市小說 古玩之先聲奪人笔趣-第三百一十一章 滿意-zz0p8

古玩之先聲奪人
小說推薦古玩之先聲奪人
赵琦低头观察着桌上的半成品,并和王志雄探讨着竹雕技术。
赵琦赞叹道:“说实在的,光看你的作品,肯定会以为是老师傅雕刻的,刀工精湛,线条刚柔相济,人物、动物造型准确生动,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会是出自你的手中。今后我一定给你好好宣传。”
得到赵琦如此评价,王志雄开心之余,谦虚又感谢了一番,说道:“赵老师,你有什么需要我雕刻吗?”
赵琦想了想:“你给我雕一只笔筒吧,图案就用竹林七贤吧。”
“行,没问题。”王志雄点了点头,从桌子下面,挑选了一根合适的竹材:“大小合适吗?”
这个材料,宽度有四寸,高度有五寸,没有什么明显的瑕疵,赵琦觉得可以,就问王志雄多少钱,王志雄说要送给他,赵琦连忙推辞。
王志雄说:“赵老师,我这不是白送给你,是想要请你帮忙挑挑毛病,指点指点,提高我的雕刻水平。”
他刚才跟赵琦交流时间虽然不长,但还是能够体会到赵琦的鉴赏水平不凡,这句话当然也不是说说而已。
赵琦见王志雄说的情真意切,最后总算是接受了,不过他又订了两只笔筒,以及一套十二生肖,用行动感谢王志雄,并且直言一定要按正常的价格给。
“王哥,咱们感情是感情,交易是交易,该给多少钱就给多少钱,否则我向朋友介绍,问及价格怎么说呢?”
王志雄说了零售价,不过还是给赵琦一些折扣:“赵老师,你听我说,就像你说的,交易归交易,你帮我介绍生意,我总得给你一些介绍费,你说是吧!而且说实在的,我之前在老家那边开店,朋友过来,我也给这样的折扣,你不信,可以去打听一下,我说谎就是小狗。”
赵琦笑着摇了摇头,付了定金,又闲聊了几句,提出了告辞:“我还有事,先回去了,有空到我那边坐坐啊。”
“行,有时间我一定去。”王志雄起身送赵琦出了门。
—————
等赵琦离开了,徐柔说道:“这位看起来挺谦虚的,一点架子都没有,不像有些人嘴里说的那样。”
“所以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世上得红眼病的可不少,这种人别的可能做不了,但传谣是一把好手。”
王志雄边说边走回自己的工作桌:“不过,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到底什么品行,咱们慢慢看吧。”
“也是……”
另一边,赵琦往自己的店走去,刚走到门口,就见李家洛正在看书。
李家洛感觉到有人进来,抬起头,见是赵琦,连忙起身相迎:“老师,您来啦!”
“嗯,最近怎么样?”赵琦点了点头,原本的小胖子瘦了不少,和之前相比,看起来清秀帅气了不少,难怪说,每个胖子都是潜力股。
李家洛说道:“我最近跟着刘老师学了不少,就是店里的生意不是太好。”
“账本拿给我瞧瞧。”赵琦给自己泡了杯茶,坐了下来。
李家洛连忙去柜台后面,把账本拿给了赵琦。
赵琦逐一看过,笑着点了点头:“最近这段时间做的不错。”
这两个多月,在刘南齐的牵头下,店里收了几批货,钱是他直接打给供货商的。这几批货加上店里的一些存货,让店里的博古架看起来不那么空旷了。
另外,李家洛确实有做古玩生意的天赋,他在刘南齐的帮助下,做了好几笔生意,给赵琦带来十多万的利润,这让他相当满意。
李家洛看到赵琦的笑容,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憨笑道:“我做的还不够好,有许多地方还要学习。”
赵琦呷了一口茶:“咱们之间就不要搞什么虚头巴脑了,是什么样就怎么样,我觉得不错,会赞赏,如果觉得你做的不好,也会严厉批评。”
李家洛在赵琦面前连连点头称是。
之后,赵琦问李家洛要银行卡,准备打钱。李家洛虽说是跟他学习的,但既然给他赚了钱,他总得表示一下,现在可不是以前的社会,把徒弟当牛做马,只要让徒弟能够吃饱饭就行了。
赵琦说:“能不能跟我说说,最近你学了些什么?”
等李家洛详细地讲了最近的学习,他就有浅及深出了几道题,让李家洛回答。
李家洛没做好准备,紧张的都有些结巴了,严重的时候,手脚心出汗,身体不受控制发抖,不过他学的还算扎实,最终只是错了一处地方。
赵琦没有责怪他,笑道:“我是老虎吗?你要这么害怕!”
“不……不是。”李家洛背着手擦着手心中的冷汗。
赵琦说:“你要记住,每逢大事,心中不慌,否则的话,你将来怎么实现自己的理想?自信一点,就像刚才,如果你不是太紧张,那处错的地方,也可以回答出来吧?”
睁眼见到鬼 米斯特尔杜
李家洛镇定了一些:“我今后一定会努力改正的。”
易修之路 純吸尼古丁
赵琦说:“我记得你还收了几颗‘蜻蜓眼’,去拿来瞧瞧呢。”
“好的。”
李家洛连忙去把东西拿了过来,一共五颗“蜻蜓眼”。
畢業生全國之旅
所谓“蜻蜓眼”,一般指的是战国时期的蜻蜓眼琉璃珠。
许多现代人都以为,琉璃就是玻璃,其实并不是。
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喵神的爪爪
古代最初制作琉璃的材料,是从青铜器铸造时产生的副产品中获得的,经过提炼加工然后制成琉璃。琉璃的颜色多种多样,古人也叫它“五色石”。古时由于民间很难得到,所以当时人们把琉璃甚至看成比玉器还要珍贵。
英雄學院之最強個性 神概
其制作是在1400多度的高温下烧制而成,经过十多道手工工艺的精修细磨,整个过程纯为手工制作,在高温1000℃以上的火炉上将水晶琉璃母石熔化后而自然凝聚成高贵华丽、天工自拙的琉璃。其色彩流云漓彩、美轮美奂;品质晶莹剔透、光彩夺目。
战国时期,因为琉璃昂贵稀有,属贵族王公们专有。普通平民用不起这么昂贵的材质,因而发明了以陶制胎,上挂琉璃釉的陶胎琉璃珠,一类形似蜻蜓眼,故国内学术刊物称为蜻蜓眼琉璃珠。但亦有观点认为其胎体仍是琉璃质地,只是成分的差异导致其胎体不太透明而已。
李家洛买下的这五颗蜻蜓眼,一共花了五百块钱,品相都非常不错,流露着古朴典雅的气息,赵琦认为五百块钱不贵,翻两三倍的价钱都有人买。
李家洛捡了个小漏,赵琦当然不吝称赞,李家洛高兴的喜笑颜开。
赵琦又让李家洛讲了蜻蜓眼琉璃珠的工艺特征和鉴别要点,此时的李家洛到是没有那么紧张了,非常详细地做了讲解。
“就应该这样,自信一些。”赵琦起身,拍了拍李家洛的肩膀,说了一番鼓励的话。
赵琦认为既然自己收徒弟,就应该对徒弟负责,传道授业解惑非一日之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师傅要不厌其烦徒弟的各种疑惑,要对自己的传道授业持之以恒,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徒弟也不会有毅力学习下去。
另外,平时要多鼓励,不要老是批评,否则会打击徒弟的积极性,当然,该严厉的时候也会严厉,要松紧有道。
接下来,赵琦按李家洛的进度,给他布置学习任务,让他有什么问题要及时问,不要不好意思。
正在这个时候,有客人来了,是位五六十岁的老人。
老人一进门,就冲着李家洛高兴地说:“小李,今天我走运啦!”
李家洛朝赵琦看了看,见赵琦笑而不语,回头对着老人问:“米大爷,您这是淘到什么宝贝了,这么高兴?”
“顾景舟的紫砂壶!”老人把壶拿出来放到桌上,脸上都乐开了花。
李家洛惊呼一声,玩紫砂壶的没有不知道顾景舟的,他可说是近代陶艺家中最有成就的一位,所享的声誉可媲美明代的时大彬,世称“一代宗师”、“壶艺泰斗”。
他所制作的紫砂壶在拍卖市场上颇受青睐,就刚刚一场沪上的拍卖会,一把唐云生前收藏的顾景舟制、吴湖帆绘的紫砂壶以318万元成交,这是迄今有成交记录最贵的一把紫砂壶。也难怪老人会这么兴奋。
穆萌焰祭櫻歌 妳的荊羽醬
“米大爷,这把壶您是哪里得来的?”李家洛问道。
“就刚才,我在东边的一个地摊上买的。”米大爷兴奋地讲着买卖地经过。
他刚刚在靠近江艺古玩市场的地方,看到一处地摊,在地摊上见到了这把紫砂壶,只是瞧了几眼就心动了,摊主是个四十二三的中年人,一副农民打扮,看上去非常朴实,也非常热情。
他看这把壶形制端庄,简洁大方,底印“足吾所好玩而焉”,盖印“顾景舟”,越看越是喜欢,而且顾景舟的大名他是耳熟能详,觉得这把壶价值不菲,一颗心激动地嘭嘭乱跳。
正当米大爷看壶的时候,有三四个人围拢了过来,也纷纷打量着这把壶,还在窃窃私语,米大爷拉长了耳朵听,无非是说等他不要了,他们就把这把壶拿下。
赵琦听到这里都不用再听下去,也知道是什么路数了,最后米大爷花了2800块买下了这把壶。
李家洛拿起壶看了一会,他觉得这把壶不对,但他现在学习的是瓷器鉴定,对紫砂鉴定不熟,说不出所以然来,只得带着求助的神色,向赵琦看去,
赵琦暗自一笑,只顾着喝茶,像是没看到李家洛的神色一样。
米大爷笑呵呵地说道:“小李,怎么样,我这把壶不错吧?”
李家洛只好说:“大爷,我对紫砂壶不熟,要不您还是找其他人看看吧!”
赵琦暗自点了点头,不会就是不会,不要不懂装懂,对自己和他人都没有好处。
米大爷误会了李家洛的意思,皱着眉头说:“小李,你不会是说,这把壶不对吧!”
李家洛摊了摊手:“您别误会,我是真不懂。”
米大爷显得不太高兴:“你这小子不老实啊,有什么问题,你就直说,不要跟我打马虎眼嘛,我又不是亏不起!”
原始躁动
位面遊輪
禍亂天下:蛇蠍尤物 流靈米嘉
六道八皇十三帝
赵琦见米大爷一直逼问,不好再让李家洛顶着了,于是开口道:“大爷,他确实还不懂。您要是没意见,我来说两句?”
“你是?”米大爷刚才就注意到赵琦,还以为是李家洛的朋友,因为面生,他没多问。
李家洛连忙说道:“他是我师傅,也是这里的老板。”
米大爷看着赵琦,终于反应过来,惊讶地说道:“原来你就是赵琦啊。”
赵琦笑着点了点头。
米大爷连忙向赵琦伸出了手:“赵……老师,你的大名我是如雷贯耳啊,一直就想见你一面,没想到真人当面,反而认不得了,真是忏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