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6k56精彩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480章 柳奭求仁得仁-7w6x3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宫中已经清理干净了,再问过了当地的老人后,确定后续不会再有山洪,但不少人依旧心中思归。
三国之云台
贾平安寻机带着长腿妹纸下山。
山下有市场,转悠一圈后,买了些东西,随后路过杂耍时,卫无双看的津津有味的。
“武阳伯!”
包东扯扯贾平安的衣角,贾平安回头看去。
“在那!程副尉在那!”
程达一脸正人君子的模样出现在了市场里,几乎是目不斜视。
“他来做什么?”
雷洪有些好奇。
“有好肉!”
一排茅草屋的外面,几个胡女和女妓们抢生意。
程达目不斜视,身体却歪歪斜斜的冲了进去,速度之快……
“好快!”
果然是个老司机!
贾平安陪着长腿妹子转悠了一圈,晚些回山,一脚把两个保镖踢走,然后……
小手一牵,那感觉是相当的自在。
卫无双皱着眉,看着分外的不乐意。
刚开始大多是女人不同意,等到了后面,基本上是男人不同意。
所谓左右手就是这个意思。
进了离宫,贾平安见柳奭急匆匆的往长孙无忌那边去,心想这位是想干啥?
这次离宫水灾触动了不少人,比如说传闻当时皇帝和武昭仪,外加一个五皇子在一起相依为命,就像是一家人般的。
而皇后和太子在一起,是另一家人。
萧淑妃就被无视了。
柳奭去寻了长孙无忌。
“长孙相公,陛下那边这两日频频赏赐武媚……”
“以往难道不是?”长孙无忌抬头,“要镇之以静。”
柳奭干笑道:“是啊!可先前老夫进宫,陛下对老夫竟然颇为不耐烦。长孙相公,你说这是何意?”
长孙无忌皱眉,“此事……”
李治不喜王皇后,这事儿长孙无忌知道。但竟然开始厌恶了柳奭……
若是延续下去,废后就是必然。
不能让那个贱婢上位!
长孙无忌沉声道:“陛下年轻,做事有些冲动。”
“那……如何能让陛下清醒?”柳奭迫切的想打破目前的僵局。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长孙无忌沉吟着。
柳奭躬身,“皇后如今在宫中每况愈下,老夫心急如焚,还请长孙相公指点。”
“什么指点?”长孙无忌叹道:“都觉着老夫是陛下的舅父,都想着老夫能让陛下改变主意,可那是帝王,次数多了难免不美。此事老夫倒是有个法子……”
柳奭低头,“老夫洗耳恭听。”
长孙无忌说道:“宫中遭遇了水患,陛下多半是心情不渝,这才对你冷脸相向。如此,你可以退为进……”
柳奭抬头,“以退为进……何意?”
长孙无忌微笑道:“既然如此,你何不如上疏说皇后失宠,你心中不安,不堪为相?”
妙啊!
柳奭一拍脑门,“好主意!”
他身体倍棒,吃嘛嘛香,上疏主动要求降职,这便是非正常求去。李治不会允许宰相非正常辞官,如此,自然会出言抚慰,柳奭再表达一下对皇后境遇的担忧,就齐活了。
“多谢长孙相公。”
柳奭是个实干派,随即就上疏。
奏疏按照流程一路进宫。
“英国公,柳相上疏,说是皇后失宠,他心中不安,请解宰相之职。”
李勣一怔,“他这是何意?柳奭此人不是那等高风亮节的,主动辞职……这不对。难道是以退为进?”
这个主意不错!
李勣摇摇头,“此事管不了。”
这事儿只能皇帝乾纲独断。
王皇后也接到了消息,笑道:“舅舅果然高明,那个贱婢可感到害怕了吗?”
武媚没感到害怕,只是觉得柳奭的手段有些逼迫帝王之嫌。
宰相们都默然,后宫默然……
大伙儿都在等着李治的选择。
李治拿着奏疏,突然笑了笑。
“柳卿劳苦功高,既然如此,吏部正好出缺,可去吏部!”
奏疏飘飘荡荡的落下。
消息传回去。
“陛下可是说了什么?”
柳奭心中暗自焦急。
王皇后面临问题,他的宰相地位也会跟着不牢靠。如此要怎么办?
唯一的办法就是长孙无忌所说的以退为进,逼一逼皇帝!
来人神色平静,“陛下的吩咐只是去了长孙相公处。”
柳奭疾步而去。
“长孙相公可在?”
值房里传来了长孙无忌的声音,“进来。”
柳奭进了值房,恢复了平静。
“你来得正好。”
长孙无忌深吸一口气,“陛下说了,吏部出缺……”
嗡的一声,柳奭懵了。
按照常理来推算,李治应当会出言安抚他,可……
吏部出缺,可老夫是宰相啊!
老夫……
他看着长孙无忌,“相公!”
你说的以退为进,这事儿怎么就不成了呢?
长孙无忌绷着脸,“陛下怕是余怒未消,你且去吏部,后续老夫再和陛下沟通。”
“可去了吏部……如何能再回来?”
帝王最忌讳的就是朝令夕改,李治再软弱也不可能收回成命。
“长孙相公!”
柳奭大悔。
长孙无忌木然。
如果是李治乾纲独断也就罢了,可此事是柳奭主动上疏求去。
——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朕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听闻有宰相主动求去,不满足了你,朕心中难受!
于是李治顺水推舟,柳奭下台。
你想为他打抱不平,抱歉,是柳奭自己要求的,你这是狗拿耗子!
连长孙无忌对此都无话可说。
“长孙相公!”
柳奭绝望的道:“此事……”
这是你的主意啊!
长孙无忌也没想到外甥竟然会这般,此刻他只能板着脸,“你且去,回头老夫会与陛下商议。”
商议什么?
“柳奭为相颇为平庸,朕本想着看在皇后的面上留用,谁曾想他竟然主动求去,果然是高风亮节。”
李治看着很认真!
长孙无忌欲言又止。
无话可说!
他抬头,深深的看了外甥一眼。
重生在过去那年 喜来乐
这个外甥威严日盛,越发的果断了!
柳奭下台了!
贾平安一脸懵逼!
“陛下竟然……就这么让他滚蛋了?”
吏部尚书看似不错,可不好意思,头上坐着一个叫做英国公的婆婆。
李勣被他针对颇多,此刻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贾平安觉得这是个重大利好,就进宫请见武媚。
“叫舅舅!”
李弘摇摇摆摆的跑来,“舅舅!”
贾平安笑着抱起他,“阿姐,柳奭竟然下台了。”
“是啊!”
武媚也没想到皇帝竟然这般果决。
“皇后说是砸了许多东西,萧淑妃那边也默然。”
王皇后大概是要绝望了。
“阿姐,皇后那边还能依靠的就是长孙无忌了。”
“我知道。”
至于太子,他们都默契的没提。
柳奭下台,太子的地位越发的不稳了。
所谓子凭母贵,在此刻显露的淋漓尽致。
“陛下想提早回长安!”
贾平安心中一惊,“那么早?”
天台山上多凉爽,长安城中热气腾腾的,就和火炉一般。
“莫非是水灾?”
“嗯!还有些别的缘故。”武媚轻轻说,“柳奭下台,有人不满,此刻回长安,陛下就是想看看谁要跳出来。”
难道不是李治担心后宫出事吗?
想到王皇后和李治对掐,贾平安不禁就乐了。
“乐什么?”
“陛下和皇后对掐!”
呃!
说漏嘴了!
“不知轻重!”
武媚伸手,贾平安无奈呆立,被她用手指头戳了额头一下。
“那是陛下!”武媚没好气的道:“你收拾收拾,回头路上小心些。”
贾平安告退,武媚突然笑了起来。
“昭仪为何发笑?”
老邵最近越发的有捧哏的潜质了。
武媚笑道:“我在想,皇后和陛下对掐,会是如何的有趣。”
周围的人满头黑线!
……
皇帝回来了。
本来原计划九月才会归来的皇帝,顶着长安城的炎热回来了。
贾平安一溜烟就回了家。
阿福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一路从家里冲了出来。
“咿律律!”
阿宝不安之极。
贾平安下马,被阿福扑倒,随即一阵嘤嘤嘤。
“见过郎君。”
家里已经变样了,杜贺说道:“按照郎君的吩咐,我这里请了长安最好的工匠,把家中全数弄了一遍。”
这话充斥着不差钱的气息。
贾平安看了看,颇为满意。
“见过郎君!”
皇帝要回来的消息提前通告了长安,贾家自然也知晓了。
两个精心打扮的小女仆把贾平安迎进了后院。
“郎君,沐浴的东西准备好了。”
三花低头。
鸿雁却抬着头,“郎君,新造的浴室还没人用过,奴去看了看,好生舒坦。”
这个蠢货,郎君归来,此刻最该做的便是娇羞。男人不就是喜欢这一口吗?到时候郎君在里面沐浴,突然想到了,再把我唤进去……
从此我便是妾了。
贾平安进了浴室,反手关门。
哎!
鸿雁一脸遗憾。
三花冷笑道:“看看你蠢的这般,就算是要让郎君动心,你也不能这般直接吧?欲拒还迎可懂?”
鸿雁跟着杜贺学习的时日也不短了,闻言说道:“什么欲拒还迎?郎君都要成亲了。”
三花所有的兴奋都消散了。
那两个女人一旦进了贾家,她以后再想勾搭郎君就难了。
“那又如何?”
我是高丽贵女,郎君终究会厌倦那两个普通的女人,最后发现我的好。
三花满脑子都是逆袭成功的场景,然后被贾平安带着回到高丽,泉盖苏文跪地相迎……
“发什么呆呢?”
贾平安沐浴出来,鸿雁赶紧进去收拾脏衣裳,三花发呆。
三花一怔,“郎君,何时去高丽?”
贾平安觉得这个小女仆大概是魔怔了。
宫中据闻在闹腾,王皇后去寻了皇帝,然后帝后之间不知说了什么,王皇后失望回去。
“高丽和契丹会如何?”
军方大佬议事,贾平安去做了个小透明。
“老夫以为高丽能胜!”
一个老将抚须,笃定的道:“契丹不是高丽的对手。”
这一战如何贾平安不知道,他只知道后续契丹降而复叛,不断来回横跳,被大唐收拾过几次。
消息传来是在一个清晨。
“高丽败了。”
程知节面色凝重。
有人兴奋的道:“难道是高丽势弱了?”
梁建方骂道:“畜生,只想着这些。为何不是契丹厉害了?”
契丹后续被大唐打击过几次,其后大唐衰微,契丹人蛰伏,在唐末时渐渐崛起,最终成为了那个大辽!
老家伙们并未轻敌,而是把契丹在心中的地位提高了些。
“高丽失败,回过头会如何?”
众人琢磨着。
“再打?”
“不会!除非有必胜的把握。”程知节摇头,“若是再度失败,所有人都会认为高丽衰弱了,随即各种试探,连大唐都会出手……泉盖苏文不傻,除非有必胜的把握,否则他不会再度攻打契丹。”
梁建方看了坐在角落的小透明一眼,“小贾,你以为后续会如何?”
“我以为……”贾平安记得大唐在永徽年间就陆陆续续的开始了和高丽的征战。
“泉盖苏文是个骄傲的人。”这一点贾平安深有体会,“他出行有权贵跪地为上马石,随身带着五把刀……傲气凌人。此次在契丹失败,对他的威信是一次打击,下官以为,泉盖苏文会找补,去征伐其它地方,用胜利来挽回自己的声望……”
“依据!”程知节言简意赅的问道。
贾平安抬头,“高丽国中并非铁板一块,泉盖苏文用威权来统御高丽,但暗中却暗流涌动,高藏王在盯着他,那些渴望拿到权利的臣子在盯着他,泉盖苏文用权臣来做上马石也只是为了震慑那些反对自己的势力而已。但他不能败!”
程知节看看老将们,缓缓说道:“老夫虽然没去过高丽,但却觉着小贾的话并无差错。”
这话带着问询之意。
老将们点头,表示认可。
程知节露出了微笑,“如此,泉盖苏文定然会寻找出气筒。谁?”
新罗!
高丽不敢寻大唐的晦气,只能寻新罗。
新罗寄希望于哄骗大唐,让大唐和高丽开战,随后自己渔翁得利。如此,这次算是求仁得仁了。
贾平安抬头,“新罗!”
程知节看向梁建方:“如何?”
梁建方的嘴角微微翘起,“老夫就说小贾眼光独到。”
老流氓们果然都是瞄准了新罗。
“泉盖苏文乃是权臣。”程知节说道:“权臣不能败,一败,名不正言不顺,国中各等势力都会跳出来反对他,他只能寻求胜利。”
“如此,百济乃是高丽的盟友,唯有新罗可动。”
一群老流氓都在阴笑。
“新罗使者不是来求援,说高丽入侵?若是真入侵了,金春秋会如何?”
他会燃爆了。
贾平安笑的很开心,他知晓,金春秋的好日子结束了。
“金春秋别无选择,新罗使者最多年底就会出发,大唐到时该如何……”程知节笑道:“收成之后,辽东会聚集军队,到了那时再看吧。不过老夫觉着心情极好。”
“哈哈哈!”
三嫁帝王妃 小白菜
“金春秋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回头能吐血。”
这就是整日喊着狼来了,狼没来。结果狼真的来了,可没人搭理。
“卢国公。”
李敬业来了,见大伙儿都笑的很是开心,就说道:“阿翁请卢国公议事。”
“何事?”
程知节笑的很是开心,“敬业如今看着越发的懂事了。”
我最近果然是成熟了……李敬业心中暗爽,“卢国公看着越发的精神了,白胡须都多了好些。”
程知节:“……”
这倒霉孩子,迟早会被打死!
贾平安觉得这事儿干的太漂亮了。
“武阳伯,昭仪要见你。”
阿姐才将回到宫中,此刻应当是养胎吧?
贾平安回想了一下,觉得自己这阵子堪称是遵纪守法的典范,于是就放心的跟着进宫。
武媚的肚子微微挺着,坐在殿外,看着阳光发呆。
“阿姐!”
贾平安觉得阿姐一定有做哲学家的天赋,至少在发呆上比自己更虔诚。
他前世二十岁之前发呆很虔诚,没有丝毫杂念,后来踏入社会后,各种毒打,各种诱惑,于是渐渐失去了那份专注。
武媚抬头,“原先去天台山前,我寻了个先生给你看日子,就差不多在这个时候。可后来陛下要去天台山避暑,我想着我不在,你成亲终究冷清了些,就压了下去。”
贾平安一脸纯良,“阿姐,成亲不在一时。”
武媚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如此便改在明年吧。”
明年?
看样子明年辽东就会有战事,到时候他哪有时间成亲?
贾平安干笑道:“阿姐,其实我觉着……人做事吧,就得要雷厉风行。”
这个小子,果然是急不可耐!
武媚板着脸,“婚事不可轻忽,对了,卫无双今日就要出宫,在家待一年我觉着也不错。回头我让她给你做几身衣裳,明年成亲也能风光风光。”
别啊!
贾平安此刻只想去迎接大长腿出宫,外加去看看苏荷。
武媚看着他,板着脸道:“去吧。”
贾平安把肠子都悔青了,一步三回头。
邵鹏心中欢喜,“昭仪,武阳伯就是这般嬉皮笑脸,奴婢以为,明年最好。”
“那只是吓唬他。”武媚想到了贾平安的反应,“让卫无双晚一个时辰……不,半个时辰出宫。”
于是在宫门外等候的贾平安就被多晒了半个时辰。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