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b0r超棒的小說 西遊:人在天庭,朝九晚五-第435章佛祖垂淚!讀書-1k7tn

西遊: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小說推薦西遊:人在天庭,朝九晚五西游: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什么都没有!?”
太上老君所见,如来佛祖跟兜率宫的毁灭真的扯不上关系!
要知道,太上老君用的可是功德之力,可不是简单的法力,这可是只有圣人才能驾驭的存在。
以功德之力可见三界众生万象之联系,只要如来佛祖跟兜率宫的破灭有半分干系,必然会显露出真相来。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如来佛祖与兜率宫的破灭真的毫无相干。
楚浩愣了一下,赶紧收拾东西,准备跑路,瓜子壳就留他们当礼物了。
终究还是错付了,这如来佛祖好像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卑鄙无|耻,没有下限。
难道他刚才的演说,是流露真情的?
楚浩摇摇头,不关我事,我要溜了。
然而,太上老君却怒然,拍案而起,
“多宝道人,你老实说,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我不管你承不承认,我要你把兜率宫的东西拿回来,什么太极丹无极丹我不要,其他东西还给我!”
“东西拿回来此事还则罢了,如若不然,你这如来尊位,也不用做了!”
太上老君查不到结果,却恼羞嗔怒,竟然直接怼着如来佛祖骂!
而且,还是在三千诸佛面前骂,简直不要太疯狂。
楚浩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太上老君这一次是真的要发怒了。
他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认定是如来佛祖盗走,就是怼着如来一顿臭骂。
毕竟,在圣人眼中,再强大的佛陀,也不过就是一只大些的蝼蚁。
甚至,如来佛祖还是太上老君亲手帮扶上位的晚辈,所以太上老君一点都不给如来佛祖颜面。
当着三千诸佛,当头怼脸地骂!
楚浩又坐下来,跑路未遂,好几次。
“看来,这一次真的是出问题了,太上老君火气怎么这么大?难道炼的是功德丹?不至于吧?”
“不过看如来的亚子,似乎很委屈,难道真的不是他偷的?算了, 不管是不是,这等脏水先泼为敬!”
楚浩站起来,直言道:
“老君不要为难如来佛祖了,既然真相大白,我想如来佛祖肯定有他的苦衷,他隐藏真相,自然是不想要让你知道。”
“法律是保护他隐私的,咱文明人,君子动手不动口。”
太上老君当时就怒了,又是怼着如来佛祖怒喝道:
“枉我当年将你渡来西方,原来你也不过只是定光仙之流!”
“你既然说我是你恩人,你又为何要毁我兜率宫?!你知不知道你这比杀了我还难受!”
如来佛祖就像是被当众训斥的小学生一般。
在场三千诸佛都不由得有些皱眉,
没错,太上老君是圣人善尸,高高在上,但是在西方灵山大雷音寺之中,大骂西方教明面上的掌权人,这可就太过分了!
西方教,也是有两位圣人的!
如来佛祖,更是两圣之徒,被太上老君如此训斥,只怕是有些逾越了。
这让如来佛祖以后面子往哪里摆?
而且,说好的圣人不准插手三界之事,尤其是三清,早已经被道祖带到三界之外,勒令不准再事端。
但是现在明明是太上老君先插手西游,神灵丹、太极丹,还直接打到大雷音寺,这事情之严重,显然已经背弃诺言了。
当然,大家看在眼中,却也没有人插嘴说一句公道话。
情迷心窍:BOSS请认栽 红尘飘雪
说个屁公道话?
那可是圣人善尸啊,再说了,世尊如来,也可以换我来做嘛。
三千诸佛各怀鬼胎,没有人出口。
而自始至终,如来佛祖挨骂,没有还半句口,只是低着头,闭着眼,不露半点喜怒哀乐。
好半晌,如来佛祖抬起头,眼神变得有些淡漠,却还是恭声道:
“好,既然老君认定是我,我无话可说。”
“容我一段时间,兜率宫所有宝物,我如数奉还!”
“我剥离自己体内千万功德,为我此番盗毁兜率宫谢罪!”
“如此,老君满意否?”
如来佛祖的声音,说是恭敬,却更是冰冷机械化,再没有方才一丝真情实感。
下一秒,如来佛祖猛然将手刺入体内,一枚豁达的功德光团从如来佛祖体内飞出,飞到太上老君面前。
如来佛祖抽离功德光团之后,嘴角涌出鲜血,修为瞬间暴跌!
本来如来佛祖已经可以冲击三界至强者的修为实力,但是如此一剥离,自此便再与那至强修为无缘。
甚至,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如来佛祖都会保持虚弱状态,必须要泡在功德池才能够稳住修为。
一个准圣大能,丢失千万功德,这可比大罗金仙被削去顶上三花,胸中五气要难受多了。
但是,如来佛祖脸上却只是面无表情,无喜无悲,只是默默地看着太上老君。
也许,刚才那个才是如来,也许,现在这个才是如来,谁又知道他内心什么想法?
太上老君冷冷盯着如来佛祖,好半晌,太上老君一拂袖,拿走千万功德的光团。
“狱神阁下,我们回……”
太上老君一回头,却发现楚浩已经消失不见。
楚浩见势不妙,早就跑路了。
恋上你的劫 白宝香
反正这一次东西也拿到了,自然也不打算让佛祖留自己过年。
太上老拂袖而去,冷冷留下一句话,
“记住你的承诺,我势要见到那兜率宫所有东西,否则誓不罢休!”
太上老君离去。
而如来佛祖面对着太上老君远去的背影,微微鞠躬,面无表情,
“恭送老君!”
三千诸佛也不敢怠慢,齐声道:
“恭送老君!”
直到太上老君去后,如来佛祖又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继续安排西游之事道:
“陈玄奘即将苏醒,观音菩萨,你立即带他下界去。”
“另外,五方揭谛,你们临阵脱逃,本该治你们死罪,现在你们戴罪立功,我要你们去暗中守护陈玄奘,这一次再有逃跑,必要你们魂飞魄散!”
“散!”
如来佛祖一声令下,所有佛陀不敢怠慢,全速离开。
开玩笑,此刻如来不知道胸中多少愤怒憋屈之意,谁愿意在这讨不自在?
直到大雷音寺所有佛陀离开之后。
如来佛祖端坐在首位之上,怅然若失。
良久,他缓缓抬起头,眼角滑落一滴泪水。
重回天灵界 矫枉
泪水从脸庞滑下,仿似冲走了如来佛祖一辈子的坚强,最后溅落在地上。
佛光照耀之下,泪水碎成粉末。
如来佛祖叹了口气,
“太清圣人,何至于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