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f57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起點-一六九 豹子被逼離開豹窩,熟人作案輕而易舉熱推-oal4m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蔑世录 李质子杨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9场第1场次——豹子逃离老窝。
豹子找啊找啊,一无所获,差点跪下去石像女开口说话、指点迷津,可是一切都是徒劳。
他红着眼睛怒吼:
“他个奶奶的,全跑路了,是什么个情况呢?你们是……小菜鸟背叛了我,一起跑路的?还是糟老头子被鬼救走了,顺带着捞走了小菜鸟?还是人看丢了,小菜鸟吓得自个跑了?”
“他奶奶的,反正是跑了!我也跑路吧!等着挨宰呢?可是,祖传的宝贝还在小林总的手里押着呢?算了,跑路后还能落下个家当——五十万,连欠大哥的二十万也一笔勾销了!”
“砰砰……”豹子又开始了一顿的乱砸,边砸边骂:
阴魂未散 刀来
“奶奶的,多亏都跑了……跑得好!跑得还提醒了老子,还是脚底抹油——溜之大吉吧!”
他想好了这一切,对陪伴了他几年的几尊仕女石像还有些许不舍之情。摸摸这个脸蛋,捏捏那个鼻子……还有新添的一尊“东方维纳斯女神”,他说了一声:
“对不起,都是今早的那个鬼搅得我心烦意乱,打断了你一个胳膊,不过,这个造型怎么看着更美丽了呢?”
他也没啥可收拾的,胡浪荡了多半辈子,没家没舍,就窝在这个“豹子窝”里有十年的光阴了,乍说离开,竟生出了许多离情别绪……
他锁上了门,走出了巷子,天大地大,两眼茫然,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9场第1场次——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第二天夜幕降临了,花璟末领着白世雄、武颖儿、小蔡三人,登上了南下的轮船……
一声长汽笛声响起,花璟末他们知道轮船要开航了,心里的担心都放了下来。武颖儿和小菜鸟在自己的客房睡着了,花璟末来到了船舱。
他看到了西面夕阳落下去了,还染黄了天际尽头的一线水域,那一条黄色带子越来越浅,越来越暗,直到夜色越来越浓……
船上风大,吹得他的头发迎风飞舞,他伟岸的身躯衣袂飘飘,还有他沉思……或者叫融入海河夜景的样子,真是一道迷人的风景线!
“船上风凉,怎么没披上外套呢?”一道慈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是你呀!白伯伯。你看,河海上望去,那天上点缀的星星,像一个个蓝宝石,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好像一伸手就能摘到!”
“是呀,是因为海河辽阔吗?胸怀宽广?还是内心纯净、心底透亮?水上的星星似乎更明更亮,也更大!”
他们默默地站在船舷边,看了好一会儿星空,花璟末笑着说:
“是因为现实生活太污浊不堪吗?怎么也收回不了投在星空里的眼睛!”
“是啊!人心、人性,若如这星、这天、这水,该有多好!”
最终,花璟末不得不回到现实中来,问了一个他沉思良久的问题:
“伯父,那天您去找市纪委的武书记,怎么会经历失踪、绑架呢?”
“我根本没就没有见到他。”
“哦?”花璟末吃惊不小。
“璟末,我跳楼自杀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妇孺皆知。后来,我被你所救,他们对我早就起了戒心。”
“他们……是些什么人?”
“是这几年和我有利益纠葛的人,他们没有想到我得了严重的抑郁病。要是死了,他们就放心了。侥幸,我躲过了一劫。”
“所以,他们对你的自首早有防备之心?”
“璟末,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手伸得很长,连武书记那里,都有他们安插的人,或是腐蚀,或是吸收,或是拉拢来的。”
“是武书记身边的那个于秘书吗?”
“你怎么知道的?”
“丽华她下午六点多去了市政统办大楼那里 门房的一位保安说见过你,还有和你一起进去的于秘书。”
“璟末,我头一天还在跳楼,第二天却去找市纪委书记,让人不得不浮想联翩,逼得人家下手。”
花璟末在心里思索:这个于秘书有问题,有胆魄,有决策,他没有因优柔寡断而错失良机。他坚决拿下了白伯父,直接切断了,白伯父的自首之路。
“白伯父,你和于秘书是一前一后进了大楼吗?他肯定是听见了你和门房保安的问话。”
“是的,门房老董问我怎么来得这么早?我告诉他来找武书记。恰在这时,于秘书走了进来 听到了我们的对话。”
花璟末在猜想着这个于秘书接下来行动,是安排在办公室坐等武书记,还是以某种理由带离了这里?或是以某种理由阻止他们见面?
白世雄一边回忆,一边告诉他:
“记得我走在前面,他略迟我两步,我们穿过中间好长一段路的院子时,还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记得在……我瞥见他似乎拿手机在一直发信息。”
跨上大楼台阶的时候,他突然叫住我说:
“白局长,你今天是等不到武书记的。他今天去清河县的白羊镇出差了,我上去拿个资料,要给武书记送去。如果你的事情比较着急,你可以跟着我的车去。在他空闲的时候,你们再聊!”
“我当时没有多想,他让我在大楼后面的停车场等他。我就绕到了楼后……”
“你在停车场有没有遇到熟人?”
“当时,时间尚早,上班的人较少,没有碰到人。几分钟他就下来了,我就上了他的车。”
“白伯父,你再想想他的行车路线。”
“他没有走捷路从老董守的正门出,而是选择了东北角的小门出。”
“伯伯,他在掩人耳目,他早已打算要绑架你,当然不能从正门出。不过,一般停车场都安有监控器,这个我回去调去取证。之后呢?”
“之后,他的车一直朝北面开,我就纳闷,清河县不是在南面吗?我就问他是不是走错方向了?”
“他是怎么说的?”
“他说先去北面的石料加工厂,那里有一个小石像是武书记送给白羊镇新开业的农副产品厂的礼品,让我去的时候捎带着。”
“哦……然后呢?”
“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就到了那里,他的车子一直绕到工厂最后一排的仓库前,他让我进去和他抬石像。他让我先进去,他打一个电话。”
“等你进去的时候,门当啷一声锁上了。接着豹子就捆住了你的手脚……”
“是啊!我就这样被人家轻轻松松地绑架了。”
”这就是人人常说的‘熟人作案’轻而易举 。对于所谓的“熟人”群体,不能毫无保留地信赖。为了不受到侵害,预防是重中之重。”
“璟末,这是不是人常说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是啊,伯父。夜深了,你进去休息吧!我在这里再捋捋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