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bdr8精品都市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二十二章 集團化的設想 (更新完畢)讀書-0r1qy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行,等过一会儿,我到青铜器修复室那边去看一看那把剑是怎么一回事。”
吐槽归吐槽,向南最后还是点头应了下来,他轻轻吐了一口浊气,似乎是把心里的不爽给吐出去,看着许弋澄问道,“第三件事呢?”
“哦,第三件事是文物修复培训学院那边的。”
许弋澄低头看了一眼记事本,连忙说道,“咱们公司这边原先不是有一批各个博物馆送来培训的文物修复师吗?后来我觉得放在公司这边,还是不大合适,也缺乏系统性管理和培训,和几个博物馆商量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将他们全都送到了文物修复培训学院那边,分派到各个培训班里进行系统化的培训。”
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另外,现在已经七月份了,等到九月份开学以后,魔都艺术学院文物修复专业的大三学生,可能就要到我们文物修复培训学院里进行为期半年的培训了,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一些博物馆,也会将他们新招的一些文物修复师,送到咱们这里来进行培养。”
“这么一来的话,咱们文物修复培训学院的师资力量就严重不足了,光靠那些退休了的资深修复师肯定是不行的,他们年纪大了,精力和体力都不一定能吃得消。”
许弋澄端起桌上的一次性茶杯,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喉咙,继续说道,“所以,文物修复培训学院得招人!”
“你不是文物修复培训学院的副院长吗?”
向南一脸诧异地看着他,说道,“学院招老师这种小事,不是应该你副院长或者院长来决定了吗?怎么还要我来拍板?”
“不是,招老师咱们是已经确定了,肯定要招的,但我们不知道从哪儿招啊!”
许弋澄讪讪一笑,说道,“文物修复师又不像其他学校的老师,基数本来就少,而且,从博物馆挖人,似乎也不大合适,人家还不一定愿意来呢,所以,我们想来想去,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向南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问道:“那我们以前办文物修复培训班的那些老师都是哪里来的?”
“那不一样,那都是临时请过来的兼职的……”
许弋澄这话还没说完,忽然脑子里一亮,他抬起手来一拍脑袋,眼睛发亮地看着向南,“老板,你的意思是找博物馆的修复师来兼职?”
有壹只貓叫許諾 晨霧貓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
向南一脸淡然,平静地说道,“多请一些博物馆的文物修复师来兼职就是了,白天没时间,晚上也可以上课嘛,咱们是文物修复培训学院,作息时间没必要跟大学看齐,周六周日咱们也可以上课,平常的时候再休息就可以了。”
“行,这事就这么办!”
许弋澄一脸兴奋,喜滋滋地说道,“一会儿我就跟齐文超齐院长打电话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多请一些文物修复师来兼职,没准齐院长还能有机会跟老朋友聚一聚呢。”
十界邪神2 南山
见许弋澄说完了事,还坐在对面没有起来的意思,向南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问道:“你还有事?”
“哦,对了,有个事我忘了说,朱熙被孙教授召到金陵去了,忙活那个文物修复研究所的事情去了。”
许弋澄抬手摸了摸头发,说道,“具体什么事情我不大清楚,反正去了有一段时间了。”
“哦,这事我知道。”
向南想了一下,晃过神来,这事之前孙福民给自己说了一声,他当时没太在意。
联想一下文物修复研究所的第二款产品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快要开始进入试用阶段的事实,朱熙大概率是过去忙活这事去了。
“哦,那好吧。”
许弋澄想了想,又支吾着说道,“老板啊,其实我还是有个想法。”
他抬起头来看了看向南,见向南一脸平静地看着自己,许弋澄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那朵花还是来了
仲夏纷音之命定守护者
“你看啊,老板名下的公司和机构其实不少了,魔都这边,有一个文物修复公司,一个文物修复培训学院,金陵那边,有一个文物修复研究所,我估摸着还应该成立一个文物修复实业有限公司。”
“这么多的公司,要是没有一个统一的管理,很容易乱套不说,而且还很容易造成各种资源上的浪费。”
顿了顿,他又说道,“所以我之前和齐院长闲聊的时候,我们两个人都觉得咱们应该成立一个集团总部,将这些公司、研究所之类的全都进行统一的管理,这样才能实现资源的优化。”
向南低声呢喃:“集团总部?”
“是啊,这样一来,各个分公司都有一个专门的团队来负责管理和运营,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汇总到集团上来。”
许弋澄此刻是滔滔不绝,他说道,“而且,集团化管理比现在可省力多了,你要是做了董事长,可以说基本上除了偶尔签签字,基本上什么都可以不用管了,可比你现在清闲多了。”
“这个再说吧。”
冷总裁,你好狠 云绘
向南想了想,这才说道,“等这段时间忙完了,咱们开个会再好好讨论一下。”
余生嘆 廟城
“好。”
落叶夕阳
非凡校女 欧诗芃
许弋澄点了点头,集团化的事情说急也急,说不急也不急,并不是特别紧要的事情,现在提出来也只是给老板作一个参考罢了,只要老板心里有这么个事情就行。
—————
说完了正事,许弋澄这才想起了其它事情,他笑着问道,“老板,这次出差去博临,很潇洒吧?是不是博临那边都参观遍了?”
“别人倒是参观了很多地方,我是哪都没时间去。”
向南想起这事都觉得有些亏得慌,他撇了撇嘴,说道,“我去的第一天,就被当地收藏家拉去交流文物修复技术了,回国前一天都还在忙。”
“交流文物修复技术?不就是修复文物?”
许弋澄开心得大笑起来,连眼泪都快笑出来了,他说道,“这岂不是说,你这次出去访问,其实就是换了一个修复室里而已,做的还是文物修复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