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a6i0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道門小天師笔趣-第四百二十六章高僧圓寂閲讀-ragqu

道門小天師
小說推薦道門小天師
杭城灵隐寺是传承了千年的大寺,在佛门之中具有极为特殊的地位,民间传说中的济公和尚就是出自此寺,千年以来,也一直都香火鼎盛。
正是有着千年底蕴,灵隐寺一直都保持着特有的地位以及强大的实力,每一代都有顶尖高手坐阵。
而这一代的顶尖高手法号明悟,乃是寺中老祖宗辈分的和尚,明悟和尚已经多年不理俗物,一心修行,所以明悟和尚甚至让人把自己的名字隐藏,即便是灵隐寺内部很多人也未必知道有他这么一号人,遇到了也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和尚。
明悟和尚需要清修,而灵隐寺和其余名川大山的寺庙一样,早已是当地著名的旅游景区,游客络绎不绝,所以明悟和尚只是寄居于灵隐寺边角的偏殿里。
这一晚,明悟和尚如同往常一样正在做晚课,手持佛珠诵经,可诵到一半,跟随他多年的佛珠突然断掉了绳子,佛珠滴滴答答的掉落了一地。
这个事情让明悟和尚睁开眼睛,他心中有一股发疾的触感,心头一阵阴霾,明悟和尚精通周易,掐指一算,顿时察觉到了一股危机感。
“我的劫到了”
明悟和尚长叹一声,脸上依旧是平淡无奇,把佛珠一粒粒的收起来,随后继续盘腿打坐着。
过了不知道多久,明悟和尚的触感之中察觉到有人接近,立马睁开了眼睛,说道“贵客既然到了,何不出来一见”
明悟和尚的话音刚落,屋内的烛火一阵摇拽,似乎暗淡了许多,一道身影出现在明悟和尚的面前。
“明悟和尚,还记得我吗?”
“如何不记得,郑轩师弟”
明悟和尚回答道,这个回答让郑轩充满了笑容,只是眼神依旧是凌厉。
说起来,他和明悟和尚还颇有渊源,当年他大学毕业之后并没有走上工作岗位,而是开始了寻仙问道之旅,一开始也曾拜访过刚刚火热起来的各大寺庙,其中就有灵隐寺。
他来灵隐寺之后,一开始也受到了比较好的接待,他悟性非凡,当年的掌门有意引他入门,收为弟子,然而就是明悟和尚在和郑轩交流的过程中发现郑轩心怀异志,所以跟当年的掌门说明,让明悟的灵隐寺之行吃瘪,只能另投他处。
等到多年以后,郑轩已经被人称作红魔,受到六处通缉之后,明悟和尚也参与过对郑轩的围剿,曾经击毙过一个受郑轩极为重视的弟子,两人就结下了不解之仇。
“你记得我就好了,十一年了,我徒儿的仇该报了”
郑轩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心中仇恨的火焰却燃烧到了极致,当年他收了一个天资极为出色的弟子,修行天赋之高,举世罕见,短短数年时间,修为就登堂入室,被郑轩寄予厚望,觉得这个弟子比当时他创造新世界的左膀右臂,然而没等他这个弟子成长起来,就因为消息走漏,被六处围攻,还是明悟和尚亲手打死的,让郑轩极为遗憾。
“自古正邪不两立,郑轩师弟,回头是岸”
“这句废话你已经说了数十遍了,你信吗”
“为何不信”
“那好,今日我们就来了结这一段因果如何,要么你渡我成佛,要么我化你为魔”
“好”
明悟和尚极为干脆的就答应了下来,他心中已经有了准备,更何况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见明悟和尚答应下来,郑轩二话不说,身后有无数红潮如同血水一般涌来,将明悟和尚包围住了,那些红潮无孔不入,开始往明悟和尚体内入侵。
“阿弥陀佛”
明悟和尚念了一声佛号,身上金光大作,整个人似乎是化作了一尊金佛,将那些红潮全都抵挡在外。
不过郑轩并不着急,一个顶尖高手没有那么好杀,他们已经是选择了最直接的手段了,要是寻常斗法,那动静不知道会有多大。
红潮如水,金佛如石,水冲礁石,礁石挡水,两人就这么较劲起来,不过这只是最表面的斗争,暗地里的斗争早已激烈起来。
他们这一次是性命相搏,自然不是简单来的,那红潮是郑轩的本源魔气所化,蕴含着无数的负面气息,如果是普通人,不需要三秒钟,就会被魔化,成为行尸走肉一般的存在,甚至神魂都会被抹杀。
三小姐的唯美式恋
而金佛则是明悟和尚毕生修为所显化,蕴含着佛门无上的佛法,渡人成佛,足以令穷凶极恶之辈改邪归正。
此时郑轩是采取主动进攻的态势,红潮虽然被抵挡在金佛之外,可那些负面气息却钻入了明悟的心理,一遍又一遍的冲击着明悟的心神,一旦明悟的佛心动摇,那么金佛必将崩溃,明悟和尚的性命也会被收割。
“什么是佛,什么又是魔,这是谁来定义的”
“佛经上说,因果循环,那么什么是因,什么是果,今世苦难的种种,如果都是前世的因,那么今世和前世······”
“一个扶老人被讹诈的事件,让无数人老人跌倒之后再无人敢扶,甚至有不少老人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那么这些老人的因又在哪里,为何要吃这种苦果·····”
郑轩通过红潮传递着自己的负面价值观,传统的负面气息无法就是财色权势这种东西,可郑轩很清楚,对于修行有成的人来说,这些都是过眼云烟,真的没有任何的作用,但凡道心佛心坚定一些的人都会不为所动,更何况是已经达到顶尖高手水平的明悟。
所以郑轩传达的负面气息是价值观上的引导,佛不是要引人向上吗,佛不是万能的吗,那么你来解释解释这些社会问题吧,是不是出现这些社会问题的人只要一心向佛就能解决问题,如果不能解决,那是不是代表佛是不存在的,或者不是万能。
这种类似哲学的社会问题是很多无法解决的,不管怎么回答,都会有无数的坑在等着你,而且你不回答还不行,现在可是在斗法,不是你不回答就行的,那些负面气息在明悟的脑子里不断的放大,迟早要把他的佛心搞崩溃掉。
明悟此时才算是知道自己已经上当了,如果放弃这种斗法方式,真刀真枪的打起来,他还有五分胜算,可现在,他自保已经难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明悟身上金佛的金光开始黯淡下来了,因为他无法回答郑轩的那些问题,那些问题不是他能够解决的,很多都是无法回答的问题,只要有一个问题无法回答,那么他的佛心就会有裂痕,裂痕越多,他的处境就越发的危险。
“郑轩,我小看你了”
“所以,你准备投入我麾下了吗?”
“阿弥陀佛,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明悟和尚摇摇头,留恋的看了一眼周围熟悉的事物,再次看向郑轩时,他的眼神充满了坚毅的神色。
“老和尚,你想干什么”
郑轩突然感觉到不好,怒喝出声,红潮迅速的回归,布满全身,做出防御的姿态,而明悟和尚,只是灿烂一笑,随后他身上的金佛爆发出璀璨的光芒,紧接着金佛就炸开了,在炸开的金光之中,一尊小一号的金佛冲破了红潮的阻拦,钻进了郑轩的身体中。
“啊,啊····”
武魂冢 古三風
郑轩痛苦的嘶吼起来了,他感觉到了疼痛,像是调入了油锅一样的疼痛,逼得他不得不把所有红潮收入体内,去压制体内的金佛。
不知道过了多久,郑轩才稳住了体内的状况,此时的他已经冷汗淋漓,十分的疲惫了,恨不得找个床立马躺下来休息。
“师祖,师祖····”
忽然,门外传来一个和尚的声音,郑轩这才发现天已经亮了,也不知道是过了一晚上还是几天了。
郑轩回头看了一眼明悟和尚,明悟和尚端坐在蒲团上,面色潮红,但已经没有了生息,他死掉了,不是郑轩所杀,而是自杀。
明悟和尚明知道自己不是郑轩的对手,上了他的当,再比斗下去也是一个死字,所以明悟和尚很果断的自杀了,当然,也可以说是要拉郑轩同归于尽,因为明悟是将自己毕生修为凝为一道佛意冲入到了郑轩体内的。
有着这道佛意的牵制,郑轩根本没有办法跟人动手,一旦动手,他的佛意就能将郑轩杀死,可以说,现在只要六处找到了郑轩,就能轻易的把郑轩杀死了。
这种状况会持续很久的,直到郑轩把这道佛意磨灭了才能结束,但明悟身为顶尖高手,佛心何其坚韧,佛意岂能会短时间内被磨灭。
郑轩恨恨的看着明悟,举起手想要毁掉明悟的尸体,但最终还是没有动手,这么做是无能狂怒的表现,他还不至于这么low。
郑轩闪身出了偏殿,迅速的离开了灵隐寺,而门外的小和尚在喊了几声之后,见明悟和尚没有回答,轻轻的推开了门。
“师祖,师祖”
曹魏
只手遮 我本幕
小和尚走到明悟的身边问了几声,见明悟还是没有回答,心中顿时感觉到不妙,伸手在明悟的鼻子上探了一会儿,顿时脸色大变。
洪荒之紫虛
“不好了,师父,师兄,师祖圆寂啦”
小和尚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偏殿,立马大叫了起来,很快,灵隐寺的大和尚们都被惊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