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金色茉莉花-第五百五十九章 傳染性很強熱推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李呆毛:我今晚回来
收到这条消息,周离不由眨了眨眼,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于是扭头对槐序说:“楠哥说她今晚回来。”
“是吗?”
“她说的。”
“怎么今晚回来了?”
“我问问看。”
周离放慢了脚步,开始打字询问。
回复来得很快。
李呆毛:吃坏东西了,上来看看
周离:严重吗?
李呆毛:不严重,不出意外的话,今晚还可以开黑
周离:又是吃太多了吗?
李呆毛:/发怒
李呆毛:这次不是
周离:哦
李呆毛:到时候给你发消息
周离:不影响吗?
李呆毛:不影响
周离:好
李呆毛:不准只回一个字
周离:好的
老妖怪已经走到了前面,走在河边的护栏上,护栏上面是一根长长的钢管,直径只有十公分,在她脚下却犹如平地,用小郑姑娘的形象做这种事真是违和感满满……又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李呆毛怎么说?”
“说晚上可以一起打游戏。”
“嗷……”
大约晚上十点钟,和姜姨说好要去网吧打游戏的周离大大方方的出门了,他觉得比偷偷摸摸更好一些。
“注意安全哦!”
“知道了。”
楠哥和他约在一家电竞会馆门口。
周离还没过马路,就看见了一个蹲在网吧门口发呆的女流氓,不仅蹲着,还左摇右晃的,不出意外应该是自己女朋友。
走近一看,果然没错。
虽然因为光线原因,她的整张脸都笼罩在阴影下,但头发却是被路灯直直照着的,那根天线十分显眼。
“蓝哥!!”
团子在周离怀里兴奋的喊着。
听见声音,楠哥抬起头来:“来惹?哦这是小郑还是槐序?”
“来了的喔!”
“我是小郑!”
“是槐序,你等多久了?”
“刚照……”
“刚照是什喵?”
“你说话怎么这样?”
“昂……”
“嗯?我看看……”
周离发现不对,定睛仔细的看向她,见她扭头避开,又往旁边跨出两步,绕到她正面。
这次她倒是没再躲了。
知道躲不过。
周离很好奇的问:“你嘴巴怎么红肿了?”
“类似郭敏……”
“你说得好含糊。”
“是肿样的……”
“你吃了什么?”
“少会话,开机纸……”
“好。”
周离随她一同走进网吧,期间不断用余光偷偷打量着她。
而她则不断瞥着槐序,不知在想什么。
难怪敢叫电竞会馆。这家网吧装修得很好看,有种很清新的风格,种着好多盆栽,多是薄荷和绿萝,座椅间距更大,机器看起来也是性能很强的样子,当然价格也更贵。
一行三人一只猫,槐序拿着不知哪里偷来的身份证,在前台办理开卡手续。
周离发现楠哥目光一直往上瞟,瞥着头顶的吊灯,于是他抿了抿嘴说:“这里装修得还挺好看的,感觉也没什么味道。”
“招股李……”
“吊灯也挺好看的。”
“?”
“怎么了?”
周离莫名有种自己说错话了的感觉。
来到座椅上坐下,周离坐在中间,本来他是抱着团子的,结果团子跑到了楠哥腿上去。
刚打开电脑,突然有铃声响起。
周离左右瞄了眼,发现是楠哥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老郑’两个字。
“你爸爸给你打电话了。”
“多半是哦妈,来问哦情况的……”
“你怎么不接?”
“这里好吵……”
楠哥知道周离和槐序听力都很好,便找了个理由,拿起手机起身走出网吧才接通。
周离有些疑惑,但也没多在意。
很快——
楠哥风风火火的走了回来,脸上似乎有着按捺不住的喜悦,又有些急:“哦要去医院一趟,你们先玩……”
“医院?”
周离立马也起身道:“又怎么了?”
楠哥想也没想就回答道:“哦四熟也被灯泡卡住追巴了哈哈哈……”
“?”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周离迟疑了下:“也?”
楠哥表情瞬间僵住。
接着她表情顿时严肃起来:“你都听到了什么?”
周离老实回答:“四叔,吃灯泡卡着,也。”
瞬间,楠哥上前两步,抓起他的手腕,一脸凶悍的威胁道:“走!哦金瓦上就要把你给糟蹋了!”
“……”
周离无语了,扭头看着槐序和团子,还有对面一桌的人也抬起头了,他只得低声说:“我错了。”
“哼知道错了就好……”楠哥这才放开他的手,“那就快坐回去,先打折游戏,哦去看了哦四熟滴笑话就回来找你们……”
“不过你们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要你寡!”
“哦,你慢点。”
“晓得了。”
楠哥走了,急匆匆的。
周离默默坐下,将团子抱过来揉捏着,并不着急,只扭头问道:“我们先打一局吗?”
槐序说道:“等李呆毛回来一起呗!两个人打有啥意思?”
不出所料。
周离盯着屏幕,安安静静的等着。
外面有滴滴将楠哥接走了。
雁城不大,这里离人民医院尤其近,坐车就两三分钟的路程,想来楠哥刚才也是从人民医院出来、才约到这里的。
没多久,槐序起身道:“我去洗个手。”
拙劣的谎言。
然而周离只瞄了她一眼,并未拆穿。
约莫十分钟后。
老妖怪回来了,开始绘声绘色的给他描述。
大意为:两个小时之前,全村人都知道了老李家的漂亮孙女吃灯泡结果取不出来的事情,两个小时之后,全村人又都知道了老李家当军官的小儿子回来后不信邪、也吃了个灯泡结果取不出来的事情。因为老李家没人开车,还叫醒了邻居让帮忙送,由楠哥的大堂哥陪同一路,现在四叔也不好意思回村了。
周离听完后的心情真是难以言表。
一想到以后可能会有这么一个玩意儿混进自己后代的基因里面,他就更蛋疼了。
十一点钟,楠哥回来了。
周离还是关切道:“四叔怎么样了?”
“跟哦差不多……”
“你们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干你毛四……”
“……”周离沉默了下,“我好奇。”
“……”楠哥也沉默了下,“哦也是。”
“原来如此。”周离点点头,“那还可以正常吃饭吗?”
“阔以,就是不阔以啃骨头吃辣的,春节莫得外卖,哦四熟又不会煮换,哦明天还要给他煮换……”
“那……”周离犹豫了下,“我明天去看看他么?”
“你也想笑他?”
“不是……”
“好!”
楠哥拍拍他的肩膀,满口答应下来,虽然说话囫囵不清,但她依然很豪气:“不要会话了,上游戏,快快快……”
三人这才打开游戏。
次日早晨。
周离提着心爱的科迪牛奶来到楠哥家的院子,看见嘴巴红肿的四叔和大堂哥,他没有多说什么,只低头喊人。

7afyc精品都市异能 這隻妖怪不太冷-第五百一十三章 晚上熱推-x0s3f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小路狭窄,只能单人通行,于是他们排成一列长队,往回走。
郑芷蓝和清和走在前面,但不是最前面——大黄多半担心楠哥这个坏人会对它的主人不利,在他们离开一段时间还没回来后,终于在惶惶不安中叫上了最能打的罗威纳跑来接应,为此丢下了放羊的工作。
此时它们走在最前头。
然后是楠哥、团子、周离和槐序。
团子走走停停,时快时慢时左时右,还老爱停在周离正前面,仰头问他问题,总让周离担心踩到她。
“团子大人小心点。”
“团子大人小心的。”
“那就不要这么乱跑。”
“团子大人知道的。”
“……”
周离抠了抠头,奈何不得她,只得自己注意,同时扭头看了看身后四位小山村的新住民——
星回和季白都优哉游哉的,一边走一边欣赏着路旁风景,小声交谈。
老灰性格沉稳,专心走路。
小圆变成巨兽走在最后面,肩上扛着一支柏树枝,走动间身后的柏树枝一晃一晃的,很有节奏。他也扭头到处看,虽然长相可怕,但搭配憨憨的表情一起食用就多了几分萌感了。
按生物来算,有十几只呢。
“怎么了?周离阁下。”
“没什么。”
“要看路哦。”
“知道了。”
木叶之莫生气
于是周离收回目光,又看向前头。
被泥石流摧毁一半的小山村看起来还是那么壮观,后山巍峨挺拔,恶神刚从上面起飞,魔幻感十足,像是一幅游戏壁纸。但这样的话,走在小路上的他们一行人就一点违和感也没有了。
周离抬着头,微微眯起眼睛。
恶神居住的山头是寸草不生的,但下方的草树却长得极好,尤其是郑芷蓝种的牧草,冬天了依然郁郁葱葱,绿油油一片。
国术之神拳无敌 有情绪的多弗
身后的星回不确定的说道:“恶神似乎有一种影响周围动植物的能力。”
周离嗯了一声,说:“是的。”
星回闻言轻轻笑了一声,觉得很有趣,说道:“听说恶神暴虐嗜血,会给大地带来死亡与灾难,我想这个传言是不假的。可他所到之处,大地却又因他孕育出万千生机,真有意思。”
“万事万物都有两面性。”
“您真有见解。”
“……”
周离觉得星回可能是受古代文化影响,或者当年她游历天下时凭的就是一手高超的‘商业互吹’绝活,总之他有点不适应。
回到院子里。
柴已经砍回来了,但还要劈,劈完还要将之整齐的码在柴房里。
这依然是个大家共同出力的环节。
周离又挥起了斧头,心无旁骛。
“哐!”
一截木头便被劈成两半,干净利落,然后他拾起木头,将之立在木墩上,继续瞄准一斧头下去。
“哐……”
盖世行者
被劈开的木头飞出去,在地上滚动。
周离耐心的将之捡回来放到一旁,然后闷头继续着这机械式的劳动,连楠哥在旁边喊让她也来试一试他都当做没听见。
这种劳动不用费脑,对于他来说体力难度也不大,熟悉了之后有种莫名的节奏感,居然还挺有趣的。主要是自己亲手劈出来这么多柴,想烧火的时候偷点懒就把柴劈大一点,想烧得旺一点就劈小一点,非常有成就感。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难道这就是DIY的魅力?
“呼……”
劈得多了,多少也有点费体力,周离停下休息了下,扭头看向旁边。
郑芷蓝还是用金丝切割,她能轻易将木头切割出光滑的平面,可因为视力问题,效率并不算高,她必须用手摸索着找到木头及切割点。算起来效率并不见得比周离高很多,只是切出来的木头很规则。
规则也不一定是好事。
方方正正、切面光滑的木头块,总感觉火焰附着上去要困难一些,多半没有劈出来的好烧。
错觉?不管。
反正周离的成就感又多了一丢丢。
不远处的老灰伸出爪子,在木头上一抓,有白光闪烁,也能将木头切开,只是这种能力对他来说损耗并不算小,因此效率还要低些。
清和则在收拾树枝,用手即可折断,折成接近的长度,再用茅草捆起来。
这个活比较细致。
余光再一瞥——
“!!”
只见老妖怪无聊的坐在小板凳上,一手拿着他的短刀,一手按着一截木头,嗤嗤两刀下去,像是切豆腐一样,便将木头切成了四份。
周离默不作声的收回目光,当做什么也没看见,并再也不往那个方向看。
两个小时后,下午已过。
柴房门口。
周离拍了拍身上的灰,看着里面垒得整整齐齐、像是墙壁一样的木柴,还有地上堆成小山的松果、成捆的树枝,他感到满足极了,甚至有种留在郑芷蓝这里把这些柴全部烧完再走的冲动。
“啪!”
楠哥在他肩膀上打了一下,好笑的说:“有那么值得开心吗?”
周离扭过头,表情平静:“什么?”
楠哥打了个呵欠:“不要以为你没有表情我就看不出你心里的雀跃,承认吧小松鼠,我不会笑你的。”
“小松鼠是什么?”周离不懂就问。
“不知道,随便想到的,脑子里莫名就出现了小松鼠的形象。”楠哥抠了抠头,似乎也有点疑惑,“还有那个修水坝的那个动物叫什么?”
“河狸。”
“哦就是。”
“……你这就是在笑我。”
“承认了?”
“我没有。”
“无聊。”
“要去烧火了。”
周离拉着楠哥的胳膊离开这里。
灶屋的火光又亮了起来。
周离烧着今天自己刚砍的柴,虽然还有老柴没有烧完,虽然新柴还不够干燥,但也无法磨灭他的热情。
对此郑芷蓝也没有反对,只是抿笑着,由着他来。
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烟子大,熏眼睛。楠哥本来挨着他坐的,都被熏走了,团子也哎呀叫着跑掉了,只剩他一个人在倔强的忍耐着,还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没有什么,只有一点点熏,能接受的。
“明天要买些什么?”槐序拿着一支笔和一个小本子,走到郑芷蓝身边,“我等下挨着挨着去买。”
“我想想……肉是不缺的,不过买点排骨吧,再买点那个,那个煮在火锅里的……”郑芷蓝求助的扭过头看周离,“我不知道叫什么。”
“我知道的。”槐序低头在本子上写,一边写一边小声念,“排骨,煮在火锅里的东西。”
“你知道吗?”郑芷蓝不太确定。
“放心,虽然我也不知道那些叫什么,但我晓得的。”
“那就好。”郑芷蓝继续想着,“菜要买点,你们喜欢吃什么菜?我这里有的不用买,买那些没有的……对了再买点蘑菇吧,清和爱吃,城市里的超市里冬天也有蘑菇的吧?”
“有的,什么都有。”
“山里就没有,不知道他们冬天怎么种的。”郑芷蓝小声说着,“买点香菇和蘑菇,还有金针菇,还要孜然粉、胡椒粉、五香……”
“写字好烦,你念慢点。”
灶前的周离闻声抬起头来,揉了揉眼睛:“你为什么不用手机的便签功能?”
槐序闻言愣了下,僵硬的扭过头,周离这个问题就显得他很蠢,弄得他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于是他粗着嗓子回答:“我的手机没有这个!”
“每个手机有的。”
“我删掉了!”
“删不掉的。”
“我就是删掉了!”
“那也可以用QQ、微信。”
“我……”槐序咬着牙强调道,“我!是!古!代!人!”
“哦,理解。”
周离继续低头烧火了,期间咳嗽了两声,他不忘抬头解释说是下午累着出了汗、风一吹可能稍微着了凉,以说明和柴冒出的烟无关。

2i2f8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這隻妖怪不太冷-第五百一十二章 砍柴展示-tymh5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诶嘿嘿嘿~~”
“你笑什么?”周离好奇的扭头问,“笑得好傻,像蜡笔小新。”
“这小孩儿挨打了嘿嘿嘿~~”
“有这么好笑么……”
“看小孩儿被打哭最有意思了。”楠哥解释道,“这小孩儿好皮的,平常说话跟个小大人一样,还和他爸妈顶嘴,这种小孩儿就该打。”
最强兵王混花都
“打孩子是不对的。”
“那也得看情况,你看这小孩儿刚才那么倔,打一顿就乖乖走了,说明这还是有用的吧?”楠哥说道。
“没有的。”周离继续说,“他并没有明白为什么他不该撒泼耍横非要留下来或者带上你走,他只知道这样做会挨打,所以他并不是懂得了这其中的道理而不去这样做,他只是畏惧暴力而不敢这样做。而且,这是父母对孩子而一次言传身教,教会了他暴力能解决问题,你看,他爸妈就刚刚用暴力简单搞笑的解决了一个问题。”
“那我平常打你还不是有效!”
“我不一样的,我已经长大了,已经有成熟的三观了。”周离平静答道,随即偷偷在心里说,你打我也没能改变任何事情。
“懒得跟你扯!”
“我也是。”
“?”
“对不起。”
“哼……”
这是周离和楠哥第二次就‘教育孩子’的话题进行讨论。
仍然没人说服对方。
这个时候山上的太阳已经很大了,照得人全身发烫,颇有些春明的样子。
楠哥转过头看向郑芷蓝,只见这个姑娘依然站在院子边上,微侧着身,转头看向小叔小婶他们离开的方向,但他们早已不见人影了。于是楠哥走过去揉着她的头发玩,似乎觉得好玩,她咧开了笑意。
天外终有天 无限大道
“怎么不留他们多玩两天?”
“他们只是来看看而已。”
“本身就是来看看啊,还有什么?”楠哥不解的问,这又不是演电视剧,她觉得现实中是没有那么多真情流溢的,大多数东西都很平淡,感情也好相处也罢,大多都是平淡的,小叔小婶兴许也不过是许久未见这个侄女了,想见见了,就来看看罢了,“但还是可以多留两天。”
“要上班上学。”
“也是哦……他们不像我们放寒暑假,而且寒假放这么早。”楠哥点点头,“那他们下一次来是?”
“明年吧,不知道。”
“明年了啊……”
“还有人会来的。”
小郑姑娘轻轻的叹了口气,又盼着他们来,又觉得头疼。
这是对她的车轮战。
周离来到她身边:“今天天气真好啊,是不是家里木柴不够了,趁着出太阳,我们去对面砍柴吧?”
“会很累的。”郑芷蓝声音很轻。
“楠哥就爱吃苦。”周离扭头看向楠哥,“楠哥你说是不是?”
“你是不是傻逼?”楠哥问。
“她没反对。”周离对郑芷蓝说。
“好吧。”
小郑姑娘点头答应了,接着她上下左右仔细看了看,辨别了方向,便指着右边的云海深处:“这次不去对面砍了,那边的树刚长起来。你们来的路上是不是经过了一片松树林?听清和说,有很多枯死的树,我很早之前就想把它们弄回来了。”
周离伸出手,握着她的小臂,微微再往右挪了一点点:“指偏了。”
“对不起。”
小郑姑娘脸微微红,很快又抬头说:“那边还有柏树,再弄点柏树枝回来,熏腊肉香肠。”
“为什么不用松树和杨树?”槐序问。
“柏树枝好。”郑芷蓝小声答。
“为什么呢?”槐序好奇追问。
“不知道……”郑芷蓝弱弱的摇了摇头,“大家都用柏树枝。”
求胜之路
“嗦嘎,原来你也是个傻子。”槐序点点头说,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他不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了,又继续眺望远方。
“……”
“槐序脑子有问题的,你不要理他。”周离说。
“……”郑芷蓝悄悄瞄了槐序一眼,见槐序依然在眺望远方,似乎全然没听见周离说的话,但害怕被槐序发现,她还是飞快将目光收回,“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带一点水,害怕渴了。”
“有槐序在,不用带。”
“我忘记了……”
“走吧。”
一行人拿上绳子便出发了。
·
锁侠 高渔
在路上碰见老灰和小圆,又碰见星回和季白,都问他们去干什么,听说他们去砍柴后,老灰和小圆拍着胸脯要帮忙,星回和季白这两个老江湖则纯属显得没事做要去凑凑热闹,于是队伍越壮越大。
“你们的斧子都好钝了。”小圆步伐迈得很快,以跟上周离的走路节奏,扭头看到斧头他不由有些担忧,“能砍得动吗?”
“这只是个装饰品,用来寻找砍柴原味的娱乐工具。”周离说道,“其实我们不用它砍的。”
“就是哦!”小圆一拍大脑袋。
“小圆你今天还没有见过团子大人喔~~”周离的肩膀上传来了团子的声音,轻轻细细,带着淡淡的奶味儿。
苍穹魔尊 寂寥半浮生
“见过团子大人。”
“好的喔!”
“……”
西游太小了
人多始终是要热闹一点。
松树林离郑芷蓝家并不近,看着近,实则有几里路的距离,但目前也只有这里才能砍到大量的枯树了,另一处柴地正处于修整期,其余地方还没枯死的树郑芷蓝是舍不得砍的,要留着看。
阳光照下,松林中光影婆娑,光线不佳,地上铺了厚厚一层松针,已干透了,踩上去发出轻微的声音。
此外还落了许多松果。
也真的有很多枯树。
楠哥扶着郑芷蓝的小心走着。
周离抱着团子,扭头到处看着,眼睛里亮晶晶的,像是到了一个藏宝洞:“松树到处都是宝啊,主干可以当大柴,枝丫可以当棒棒柴,地上落的松果和松针也很好烧的,发财了。”
“出息!”
“嘿嘿嘿……”
砍树倒是轻松。
郑芷蓝的金丝妙用很多,可以很轻易的将树枝切断,缺点在于不好控制树往哪边倒下。
往常的难点在于将木柴运回去。
郑芷蓝一次会砍很多柴,堆在柴屋里慢慢烧,有时木头有些湿也没关系,可以等它慢慢放干。所以哪怕清和力气大、速度快,往常也需要跑很多趟慢慢的将之背回去,郑芷蓝当然也是要背的,有时狗帮成员有空,也会倔强的跑过来用嘴叼,每次只能叼一根枝丫,重在参与。
单程几里路,是真的很累的。
所幸郑芷蓝和周离一样耐心很足,她会挑一段没有事做的时期专门用来准备柴火,她可以用好几天乃至一个星期的时间,慢慢做这件事。
灵神幻界
反正也没有事做,她也不觉累。
今年冬天比往年更冷,郑芷蓝烤火耗柴也不少,所以需要更多的柴。
今年的效率则比往年高太多了。
当爱情来敲门 期海飞鱼
除了郑芷蓝使用青丝和清和一起砍伐外,周离也在挥舞着斧头做些过场。小圆和老灰奋力收集松果,堆在边上。星回大人只手一挥,便有一阵无形的风将地上干枯的松针卷起,也堆在一起。
楠哥用背篼将之装起。
槐序则负责将之全部运回去。
团子负责东跑西跑,这里看看那里也看看,往往还要停下来问劳动者几句问题,以满足她的好奇心。
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就做完了小郑姑娘以前要好几天才能做完的事。
出力最大的无疑是槐序。
最小的是团子。
如此,周离也算是居中吧。
于是他提着锈迹少了很多的斧头,晃晃悠悠的,为自己的劳动感到自豪,扭头继续到处看。
刚才也只砍了几棵树,但已经够烧很久了,再多柴屋就装不下了,松树林看起来还是那么密集。
林子里还有不少墓,是地上凸起的小土包,有些前面立着墓碑,有些则没有,年生已不短了,基本上都已经被杂草覆盖。听郑芷蓝说,以前村里有些人死后会埋在这里,加上松林遮天蔽日,一个人从这里过还真会觉得有些阴森森的。
不过小郑姑娘自是不怕的,她也有亲人长眠于此,而在她眼中,人死和死人都实在是一件再正常不过了的事情。
很快她抿了抿嘴:“回去了吧。”
“好的。”
“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
“不要客气。”星回微微一笑,“以后干活请都叫上我们,这是我们说好的。”
“嗯嗯嗯!”小圆连连点头,“小圆力气很大的!”
“知道了。”郑芷蓝点头。
“松树好烧吗?”周离问道。
炮灰王妃不安分 俊辉
“我不知道怎么说,它是很好烧的,但是有时候烟子会大一点。”小郑姑娘小声回答,“我觉得应该也是好烧的吧。”
“哦……”
周离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aeime精华玄幻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txt-第五百一十一章 中午讀書-hekqb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郑芷蓝炒菜。
楠哥切菜。
两个人完全应付得来。
郑梓豪依然极想和楠哥说话,但楠哥有事情做就不想和他吹牛,让他一边儿玩去。小朋友无聊之下只得在堂屋和灶屋间来回晃悠,一会儿一趟子小跑到堂屋去找他爹妈,一会儿又走回灶屋和他们说两句话,很是开朗。
而往常专职给郑芷蓝打下手的清和此时却只能站在角落里,默默看着他们,有时还得注意着避让乱跑的郑梓豪,孤独得很。
更可气的是老妖怪就站在旁边学他,学他的站姿、表情,一举一动。
现在还没到十点。
人多要弄的菜就多,还要弄得丰盛的话,是很费时间的。
冥女
就比如羊肉,郑芷蓝分了两种做法,羊肉羊杂用来煮羊肉汤,冬日里吃再合适不过了,羊棒骨则用红烧的做法来做,是桌上的一道大菜。这两道菜都是很需要时间的,费时费力。
所幸有楠哥帮忙,一边做饭一边和她说话,声音停不下来,倒也不无聊。
“芋儿切这么多够不够?”
“多少……”
站在角落里的清和微微摇了摇头,于是旁边的槐序也微微摇了摇头。
楠哥无视他,继续描述着:“这个……铁钵钵的三分之二。”
“够了吧。”
“那我就切这么多了哦,我再把酱牛肉切了,你这酱牛肉还做得挺好,和我们家做的不是一个风格。”楠哥从旁边拿过酱牛肉,切下第一片就送进自己嘴里尝了尝,“晒得很干的样子,快赶上风干牛肉了。”
“我自己摸索着乱做的。”
“嗯我喜欢……”
“你喜欢就好。”
“别去城里相亲了,嫁给我吧。”
“……”
小郑姑娘哪里经得住她这么调戏。
半调阴阳 嘉陵希渡
于是灶屋里便充满了楠哥得逞的笑声,和锅里升腾的油烟气及香味一起,从瓦顶散溢出去,和烟囱里升起的炊烟一起消散于半空中。后山坡上正在工作的狗帮成员显然也对这番热闹感到稀奇,扭头疑惑的看过来,只一会儿又继续做自己先前的事情。
就是团子也在周离腿上伸长脖子,好奇的要看楠哥在笑什么,是不是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偷偷不告诉她。
只有周离对此置若罔闻。
两耳不闻身旁事,一心只在灶孔里。
然而他的清净终究只能是暂时的,因为楠哥已经开始切熟食了,投食时间到。
遵从就近原则,楠哥逐一投喂,先是尚在羞赧中的小郑姑娘,弄得小郑姑娘更加不好意思,然后是团子、周离和槐序,清和也有份的,正好跑进来视察的郑梓豪也运气好吃到了一块。
然后是香肠腊肉。
楠哥笑呵呵问:“好不好吃?”
周离:“好吃。”
团子:“喵~”
郑芷蓝专心炒菜。
清和没吭声。
槐序也没吭声。
楠哥有些疑惑的问道:“只有你们两个觉得好吃吗?槐序?”
槐序平静道:“我叫清和。”
清和:……
扭头就走!
槐序愣了愣,但还是站在原地不动,只有眼珠子在转动,视线跟随着清和,直到清和离开灶屋,他才将目光收回,摇摇头对郑芷蓝说:“你养的这只妖怪太小气了,要好好调教。”
双生萌宝:总裁娇妻惹不停
“他不是我养的。”郑芷蓝摇摇头说,“要说起来,我是他养的。”
“那不是和我和周离的关系一样?”
“我不知道……”
郑芷蓝回答得很老实,答完后她不由抿嘴笑了下,然后目光随意的往前一瞥,只见周离依然埋头坐在灶前的小板凳上,专心烧火,似乎对槐序说的话并不在意,又似乎是完全不想搭理他。
龍 帝
这时楠哥又走了过去,停在他身边,手上拿着半截香肠和一根腊排骨:“大哥又来了,给你的烧火再多增添一抹乐趣。”
“没有增添空间了。”
“大哥说有。”
“怎么增添?”周离把手里的火钳插到灶孔下的洞里,抬头看楠哥,开始有了点好奇。
“你把这个用火钳夹着,放灶里烤,烤出来喷香。”楠哥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他,“等下我再用油辣子给你调一个烧烤料汁,你涂在上面,保管你烤出来的比外面烧烤摊都好吃。”
“好的!”
周离连忙接过,照她说的做。
倒确实能再添一抹乐趣。
无声无息间,老妖怪已来到了他身边,直接蹲了下来,偏着头往灶里看。
重生之逆旅
香肠和排骨本身就是熟的,现在还有点热乎,经火烘烤逐渐往外冒油。等楠哥的料汁调好,往上一涂,红油浸透香肠排骨,将之染红,表面的油迅速起小泡,上面的辣椒让人胃口大开。
老妖怪保持着一样的姿势不动,偏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像个小孩子。
“还没好吗?”
“好了吧。”
“我要吃我要吃!”
“小心烫!”
“我不怕烫!”
“还有团子大人呢。”
鑽石 王牌 之 強 棒 駕到
“知道知道……”
“……”
也许有一定的心理作用,周离居然真的觉得比外面烧烤摊的好吃很多,可惜量太少了,既要分给老妖怪又要分给团子,也只能尝个味儿。
吃完后一手的油,周离随手抹向旁边的老妖怪,在他身上擦。老妖怪低头看着他擦,也不在意,只砸吧着嘴。反正他的衣服也是变出来的,稍微一个小操作就重新变得干干净净了。
“你们要是喜欢,晚上或者明天可以多煮一些给你们烤。”郑芷蓝说道,“或者我们架上烧烤架,像上次一样做一顿烧烤。”
“这个好!”槐序立马说。
“同意。”楠哥举手。
“喵呜喵呜~”团子跟着楠哥学。
“同上。”周离虽然觉得烧烤架少了一点灵魂,但也可以接受。
“好。”郑芷蓝点点头,“那我们要做些准备才行,安排在明天吧,烧烤用的调料好像已经没有了,也需要下山买点肉和菜,看明天能不能叫筷子它们去山上捉点能吃的野味,冬天了不太好捉,但野鸡多。”
“你也太好了吧!”槐序流口水了,“我去买我去买!”
“好的。”
農 門 悍 女 掌 家 小 廚 娘
小郑姑娘脸又红了,扭头移开话题:“菜差不多快好了,能不能麻烦你给他们送一点过去?小圆和老灰大人,星回和季白大人都要送。”
周离觉得她脸皮比自己还薄。
中午十二点,终于开饭,比小郑姑娘家平常晚了一点,周离起初以为是菜太多了费的时间太多,但很快就听小郑姑娘红着脸说,是因为她现在晚上听小说睡得比以前更晚了,早晨也起得晚了一点,早餐推迟,午餐也就自然而然的推迟了。
有点可爱。
午饭有一大桌。
一锅羊肉汤,一盆羊棒骨,一盆芋儿鸡,都是很大一盆的,就已经够平常一大桌人吃了,再加上香肠腊肉和酱牛肉,还有几个小炒,典型的农村逢年过节吃饭的风格,要是寻常人家,得吃到明天。
不过他们只吃了一顿。
吃完饭洗完碗后,小叔和小婶又偷偷拉着郑芷蓝上楼聊了一会儿,聊的还是昨晚的事。
周离听力敏锐,听见基本都是小叔小婶在说话,郑芷蓝不吭声,只是他们一直没能说动她,所以一个劲的说她怎么那么倔。
下楼后他们就带着郑梓豪离开了。
小家伙还哭丧着不想走,威胁他爸说要带楠哥跟他们一起走,被心情不好的他爸打了两下屁股,这下老实了,一边哭一边跟着走了,但走的时候还是屡屡回头看楠哥,涕泪横流,表现出对楠哥的不舍。
这个时候的楠哥在他心里已经不只是一个普通大姐姐了,楠哥是他的知己,是他的至交好友,楠哥还是他的战场前辈,他的奥特曼大哥。
只是不知道他看见楠哥在偷笑时作何感想。

coog4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金色茉莉花-第五百一十章 上午熱推-7h9wk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
堂屋。
小婶坐在一条高板凳上,正在给郑梓豪整理衣领,一边理一边碎碎念的埋怨小叔给孩子穿个衣服连衣领都是塞在里面的。
求心道
周离在她对面坐下,十分乖巧。
小婶停止了碎碎念,抬头对他笑了笑:“在哪读书啊?”
“春明。”
“噢春明……哪个学校?”
“彩云大学。”
時光深處終遇妳
“是个好大学呀!”
“将就吧。”
“家里有几个啊?”
“还有个弟弟。”
“弟弟读……”
“比我小一级,也大一了。”
“在哪读啊?”
“清华。”
“哦哟那不得了!”
“是,他比我厉害。”
“你也厉害你也厉害……”
“我不行的。”
周离从小虽然孤僻,但这一类的对话他也经历过好多次了。老周那些生意上的朋友们就喜欢这样问他,讨厌死了,现在看来,可能全国的长辈面对陌生晚辈都喜欢问这样的问题。
“你们三个是一个大学吗?”
周离耳朵动了动,听见身后传来的带着楠哥特征的脚步声,他保持着平静的表情,语气温和,继续回答:“也是一个高中。”
“那不错啊!你们放假了吗?”
铸圣庭 邪影
一只手从周离后脖颈伸了过来,放在他脖子上,像是在取暖,但手却非常暖和,比他脖子还暖和。
靠在小婶腿上的郑梓豪见状立马跑了过来,跑到他身后,学着他和小郑姑娘的称呼喊着楠哥,似乎已经将昨晚的事忘掉了。
周离不动声色:“前几天就放假了,连夜回的雁城。”
“那挺早啊。”
“是。”
接着身后传出楠哥的声音:“今天天气挺好啊,大清早就出太阳了。”
小婶点点头回应:“这几天天气都挺好,在城里难得看到太阳,最近天天都有,就是只晒中午和下午那么几个小时。山上就不一样了,这个冬季里十天有八天都会出太阳,从早照到晚。”
“光线充足,果子甜。”楠哥话里带着笑意,让人听了很舒服,“小郑最近重了好多果树。”
“就是,等明年果子熟的时候我再带郑梓豪来摘点。”小婶也笑呵呵的。
“那感情好啊。”楠哥依然笑着,“自家种的果子纯天然无公害,而且这山上种的,说不定比外头卖的还甜。还可以来看看小郑。”
“就是就是!”小婶的想法被她完美戳中,“你们也可以多来呀!只要有果子熟的时候就来,管他的哟,一个摘一大包、摘三大包回去,反正郑芷蓝一个人在这里她也吃不完,烂地里不如烂肚子里!”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这句话好,烂地里不如烂肚子里!”
“可不是嘛。”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聊了起来,在此期间楠哥的手依然放在周离脖子上,让他只得老老实实的坐着,不敢动弹。
和先前小婶对周离的审问不同,现在进行的话题无疑要有意思得多,小婶的神采也大不一样。在楠哥的主导下,她们又换了好几个主题,都是很接地气的,无缝衔接,有些周离都听不懂,比如什么独生子女补贴和祖遗宅基地,但显然小婶非常感兴趣。
她们聊得非常高兴,沟通完全没有障碍,以至于周离差点以为楠哥已经将先前的事忘掉了。
“妈妈~~我饿了。”
“饿了呀?我去看看面煮好没得。”
偽童話之少年我悔了 琉璃殤彼岸
小婶点头对楠哥笑了笑,起身往里走去。
周离也立马起身,闷头跟在她身后,可只走出两步,就被楠哥揪着脖子拉了回来,被硬生生按着坐回板凳上。
随即脖子上的手开始用力。
“你去哪?”
“我去看看面煮好没有。”
“你也饿了?”
“郑梓豪饿了。”周离目光往上,悄悄瞄了眼楠哥脸色,稍作沉默,“楠哥你好厉害,多亏你了。”
“啥?”
“刚才你没出来之前,我都尴尬死了,不知道说什么。”周离老实说道,并适时的投去不解的眼神,“你为什么和每个人都那么聊得来?而且你知道他们会对什么话题感兴趣。”
“哪里哪里,你这转移话题的功力也不赖嘛!”楠哥笑眯眯的说。
“……”
周离感受着脖子上传来的力道,他又沉默了一下,随即将自己的手放在了楠哥手背上,手已经没有刚才暖和了,于是他说:“都凉了,怎么你的手这么容易凉?还是把手缩到外套里面去吧。”
殭屍,快跑 萬千均
“老子要捏死你!”
“?”
怎么取到了反效果呢?
周离紧皱着眉,百思不得其解。
幸好这时小叔从里面走了出来,还端着一大盆面,楠哥这才放开周离脖子,并给了他一个威胁的眼神。
周离扭头看向别处,站起身:“我去里面端碗。”
“有人端了。”小叔说。
“哦。”
早上煮的是鸡蛋面,煎鸡蛋用的猪油,煮面的时候又放了盐,加上豌豆尖,再洒上一搓葱花,其实就这么吃也是有盐有味、鲜味十足的。像是槐序就什么也不放,端着一大盆面便呼噜呼噜的吃起来,每一口都是一大夹,吃得香极了,给周围所有人源源不断的提供‘好胃口’的buff。
周离本身也懒得放什么的,但他见到楠哥把昨晚吃剩的青椒鸡倒进了碗里,立马就得到了一碗青椒鸡肉面,他也跟着学。
然后楠哥端着碗走出去,坐到门口吃,他还是跟着学,和楠哥坐到一起。
现在还早,山上的晨雾远未散去,堆积在山谷里,淡金色的阳光照着雾气升腾,似乎也对胃口有不少增益效果。
麻煩 竹西
“呼噜~~”
楠哥斜着眼睛瞄了他一眼,似有些嫌弃。
“楠哥你吃豌豆尖么?”
“昂?”
“我夹给你。”
“你不吃昂?”
“你吃。”
“懂事。”
闷骚古板总管 乐颜
于是楠哥便将碗伸过去,看着他将豌豆尖往自己碗里夹,同时砸吧着嘴:“这山上的豌豆尖好像比我们山下的更好吃。”
“因为山上温度低。”
“嗯?”
“你少旷两节课你就知道,一些蔬菜在低温环境中会合成麦芽糖酶来保护自己不被冻死,吃起来就会有甜味。”周离解释道,“植物生理学的老师就讲过这个东西的,最典型的代表就是白菜,俗话说霜打的白菜……”
电竞纪元之不败传奇 ymyw
“闭嘴。”
“好的。”
“明天多掐一点。”
“知道了。”周离老实点头,“那还有好多呢,只是我好像看见有一支开花了,开花了是不是就不能吃了?”
“哦哟你在问我?你不是很懂么?你翻开书查课本啊。”
“小气。”
“你才小气!”
“……”
周离专心吃面,不再理她。
神鬼再现
吃完早饭也不是说就闲下来了,洗完碗后,郑芷蓝还有很多小动物要喂,大到牛马,小到鹌鹑,中间还有许多家禽家畜,还是比较忙的,要是遇到农忙时期要做的事情就更多了。
黑色天使的号角
周离和楠哥跟着她转了一圈,回来休息一下,又要开始准备中午的饭了。